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十九

回揚州之後,準人瑞可以說過得很愜意。

反正是無法達成的任務,完全沒有心理負擔,想怎麼過就怎麼過。除了沙包略少,小有不足,其他真沒什麼可嫌了。

是的,自從將那兩高人帶白余子沈江後,再也沒有刺殺者了。準人瑞會這麼算了嗎?當然不。記得她還留了一堆葫蘆裡的妖鬼嗎?

坦白說,返咒是個高深的神棍技能,準人瑞只是囫圇吞棗的啃了一堆書,完全紙上談兵。現在有了實驗的機會,那還不卯起來嘗試?

【Google★廣告贊助】

日常管家、替林大人調養身體、習武修行外,閒閒就搗鼓這些。運氣好的,就是不小心把妖鬼爆了,施法者頂多因為心血相連,妖鬼一爆跟著大病一場而已。運氣不好,準人瑞施法成功,妖鬼失敗抓狂返回追殺原主人,那樂子就大了。

偏偏這屬於自作自受,不算執行者殺人,天道不管。對這麼明察秋毫的天道,準人瑞都想替他點個讚。

可惜教材有點少。更可惜的是,居然沒人想來找麻煩,這讓準人瑞感到有點寂寞。

揚州的「同道」異常的少,這讓準人瑞稍微有點意外。想想也是,末法時代修煉日益艱難的環境下,依賴外物的情形就越嚴重。天下最好的藥材和靈物自然匯集在京城。

連邪魔歪道的奪人氣運福緣,品質最好的當然也是京城。傻子才花大力氣大修為奪些殘次品。

因為有公子白的存在,所以準人瑞知道揚州城有妖怪…全是小蝦米等級,連半殘的公子白都能卓爾不群、傲視群妖,可見末法時代的威力多麼不凡。

是的,公子白真的是半殘了。被人類這麼整過,神魂俱傷。雖然準人瑞讓他跟著,卻無意限制他。對公子白最好的療養不是湯藥,而是在山林中吸收天地精華。真有撈功德的機會,再將他喚來就是。

可這孩子有點雛鳥情結,對準人瑞那叫一個依戀。

偏偏他是條很俊的小白蛇。眼神冰冷清亮,眼尾微揚,右眼角還有顆胭脂淚痣。抬眼看人時,有種矇懂的無辜,讓羅清河時代養過蛇的準人瑞特別不忍。

所以不管林家怎麼雞飛狗跳,她還是默默的養著公子白,更奢侈的用各色寶石熔煉,耗費巨資的擺了個很小的集靈陣專供公子白棲息。

要不怎麼說是靈獸呢?連親爹都沒發覺,公子白卻來揚州不久很快的發現了黛玉一體雙魂。對仙草,有種肇因於靈氣的先天好感。但是卻對準人瑞充滿了執著的依戀。

準人瑞不在意。雛鳥情結嘛,沒辦法。當年她養的玉米蛇也是如此。破殼後就是她在照顧,養了將近二十年,最後撐著看她最後一眼才死去。

不喜歡其他人,不喜歡同類,只喜歡自己待著。最喜歡的只有破殼見到的那個人。

於公子白而言,助他脫離那個噁心的人魂,大約也等於二次破殼吧。

 

賈璉回京那年冬末,沒有冬眠卻異常焦躁幾個月的公子白終於解脫了。雖然身魂尚未完全痊癒,修行被污,以至於無法成蛟,可額頭鼓的那兩小包終於冒出角。

只是誰也沒想到,會是一對…鹿茸。

一條纖細的蛇,頭頂著比牙籤沒粗多少的雙叉鹿茸,一臉的無辜和困惑。

準人瑞捂著嘴,還是沒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

公子白怒了。

他盤在屋頂的樑柱上面壁賭氣,怎麼哄都哄不下來。還是準人瑞堆了一籮筐雞蛋,說好說歹,他又真的餓了,才眼角帶淚的爬下來吃飯。

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公子白誤吃食物吃出心理陰影。現在他只吃雞蛋,而且還得是孵不出小雞那種。不過那個食量就真的很驚人了。

長出角,公子白算是更上一層樓,正式成為大妖,能夠變化形體了。

第一回,他興致勃勃的想變成人。準人瑞看了,啞口片刻,感慨他從來沒見過南瓜稻草人,卻能變得有87%像實在不容易…雖然長了角。但走出去不是雞飛狗跳而是鬼哭神號了。

他自己看了鏡子也默然一會兒,改變成一隻貓。這次變得非常惟妙惟肖…只是貓頭上還是一對很萌的鹿茸。

滾來滾去,大大小小變了一圈,有的很像有的很可笑,只是頭上那對鹿茸,還是雷打不動的存在。

恢復原形,公子白盤在準人瑞膝上泫然欲泣。

摸著他還有點軟的鹿茸,準人瑞安慰他,「慢慢來,一口不能吃成胖子。」

公子白抬頭,滿眼迷惑,「我只想把角變掉,不想成為胖子。」

「…………」

 

但他們都疏忽了林大人。

公子白喜歡林大人。

起初只是怕林大人把他扔出去,聽說人類當兒女的不能違背父母,公子白很緊張的去巴結林大人。

但是林大人真的好好。喝茶的時候會特別留一碗給他,還告訴他燙,晾晾再喝。會誇獎他墨磨得很好…雖然表情有點僵硬。

結果長出角的公子白毫無所覺的去磨墨,林大人瞪著他全身都僵了。

好一會兒才一點一點的將目光從那對鹿茸挪開,當作沒看見。卻等墨都乾了也沒寫下半個字。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