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

林大人每天飯後都要練上半個時辰的書法,這就是公子白的巴結時間。

這天林大人真的受到了不得的衝擊,最終還是草草了事,避著公子白拉著黛玉非常嚴肅的想談談。

養蛇已經快突破他的上限了,何況那條蛇還長角,必是妖怪無誤了。

這讓林大人怎麼淡定得了。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有點頭疼。想了想還是決定刪刪減減將公子白的來歷說了。公子白怎麼可能是妖怪,他血脈尊貴,若不是白余子橫插一槓,公子白早化蛟了。

雖有波折,他還是靈獸。將來會化蛟,成龍,遨遊於九天之上,有可能與天地同壽。

「只可惜,」準人瑞很遺憾,「人類壽算淺薄,大約是連他化蛟那天都看不到了。」

林大人是個傳統文人,感情豐富。他也沈默下來,讓黛玉早點睡,就默默離去。

第二天他看到一隻白貂在書案上忙碌,洗筆鋪紙那一整個殷勤。抬起頭,一對鹿茸,原來是那條小白蛇。

變成白貂,表情也豐富了,微笑很明顯。

兩個小爪子抓著墨條,吭嗤吭嗤的磨墨,墨點濺到臉上很滑稽。

日日都能見到這小東西,好像永遠都會看到他,其實不然。

所有的緣份,其實都很淺薄。

最疼愛的女兒勢必要出嫁,永遠要離開他的身邊。但是小白蛇…連他化蛟都見不到,終有天會將這小東西拋下。

真不忍心。真不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啊。

哪怕多一天也好。他也想當女兒的支柱,想多陪陪小東西。

他伸手,公子白縮了縮脖子,卻沒躲開。林海的手覆在他頭上,好大,好溫暖。公子白閉上了微微上翹的眼睛。

後來林大人訂製了一個很小的茶碗,剛好讓變成白貂的公子白捧著。還有成套的小碟子小飯碗,專門分他一點點茶點。練完字會跟公子白聊聊天,喝茶吃點心。

公子白有點難過的對準人瑞說,「林大人很寂寞。」

準人瑞靜默半晌,輕嘆,「是呀。」

這時代的禮教很嚴,嚴到她這年紀的女孩子沒有多少時間能跟父親相處。同桌吃飯都算是衝擊禮教上限了。

只有兒子屬於父親。

 

回到父親身邊,絳珠特別開心,連涵養進度都是以往的十倍。但也特別內疚,依舊為了下凡導致林家絕戶耿耿於懷。

只要是準人瑞和林大人請安吃飯說話,她都拼命的清醒過來,溫柔的望向父親。但是準人瑞要讓她與林大人說話,卻死活不願意,害怕再帶衰父親。

「等渡過死劫,妳也涵養完全,有沒有想過將來?」準人瑞問,「妳也是正經林家血脈,招婿生子不太可能,但是若說好了以次子延續應該還是可以的。」

絳珠一秒就回絕,「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嫁入陌生人的家裡,人坐著我站著當丫頭的差?父母寶愛我這麼多年,就是讓我去別人家當丫頭,然後當管家婆子?若我未覺前世,或許能夠熬著,現在斷無可能。

「我能修煉,能有本事,能夠護著林家幾代。父親不該孤單,他該長命百歲,該有子送終。這是我欠他的。」

有進步。準人瑞暗暗點頭。能夠清楚的說明自己的訴求,並且不再動不動就掉淚。

「妳的心願,我已收到。」準人瑞淡淡的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