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二

可很快的,準人瑞就沒心思管京城的多事之秋,因為揚州也突然熱鬧起來。

揚州地界霪雨數月後,鬧時疫之餘,還鬧起五通。

時疫倒不是很難,原本也不關林大人的事。可林大人是傳統文人,信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他不樂意女兒去涉險,但也不忍聽聞滿城哀號。

最後他捐家產給黛玉當後勤,在公子白信誓旦旦的拍胸脯保證後,異常憂心的放黛玉出門了。

【Google★廣告贊助】

十二歲的女孩兒,正是豆蔻含苞時。照理說稟希世之俊美的黛玉就算粗服亂髮不掩國色才對…區區士服能管什麼用。

可換上男裝的準人瑞,真心將嫋娜仙草養成木棉(英雄樹),英姿挺拔,清俊帥氣的一塌糊塗,儼然濁世佳公子(SS號)。看得憂心的林大人更憂心的想掩面而泣。

本來公子白想變得祥瑞點,比方說白鹿之類。可惜他沒有變鹿的天分,上半身變成鹿了,下半身卻像鰻魚,在地上打著滾爬不起來,讓準人瑞很默然。

雖然有點不對,但這是公子白版的…魔羯座啊。

「…原身就夠祥瑞了,不必再變什麼。」準人瑞哄他。

他到底不甘願,又翻來覆去,終於變成個五六歲的小童。那兩根鹿茸沒得藏,準人瑞對外都解釋是飾品。

雖然概括成時疫,事實上是流行性感冒與痢疾的綜合群。準人瑞醫術再好也不可能一個個看過去,主要是帶著大夫團教導如何甄別兩者的不同,加強隔離防範,對症下藥而已。

一開始當然沒人服她,可誰讓她爹位高權重又有錢呢?這可恨的官二代兼富二代偏偏還非常有本事,開出了能治癒大部分人的通方,將這場時疫的可怕降到最低。

人還見疫情控制住了,飄然遠去,深藏功與名。

可林大人沒兒子啊?想來是義子吧,嗯,林大人賺大了。

只有異類才能看破她的手腳。黛玉的絕世美貌被五通神盯上了。

五通神又稱五猖神。是至淫的靈物,以美男子的形象出現,專淫人妻女。江南鬧五通神已經很久遠了,鬧到揚州城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一直都為所欲為的五通神非常興奮的入侵林府。

剛把男裝換女裝的準人瑞看著這五個淫笑的「男人」,也笑得挺滿足。

畢竟只在聊齋出現過的大反派在現實現身,真不是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今年十二歲了,身量稍有不足,但也夠用了。

雪雁揍一個,公子白扛兩個,剩下兩個剛好引到巷道,打時間差輪流掄牆,真讓她掄出原形。

原來是兩頭豬、一匹馬、一頭牛、一頭驢。形體都是同類的兩三倍。

身上貼著泰山符動彈不得,口出人言拼命求饒。

黛玉小隊動作太快,等林大人聞訊趕到,只見惡貫滿盈的五通神已經全趴了。

可林大人還是腦袋為之一昏。女兒似乎往仙姑的道路義無反顧的大步前行了…

「…玉兒!!」林大人怒了。抓是抓到了,可現在怎麼發落呢這是?!

準人瑞卻有點誤會,「父親別怕。很快就能解決了。」

她原本是想宰了了事,可又覺得不甘心。哪有一死了之就算了?所以她雇了幾個閹豬的,替這五通神除了煩惱根。

然後用自製的鎖仙索當轡頭,讓你往東不能往西。民間耕牛馱獸非常不足,這群巨大的牲口可頂了大用。

原本神氣得不得了的五通神,開始了他們去了煩惱根後的苦役生涯,同時成了揚州一景--五通助耕。甚至被列為最奇呢。

 

林大人跟女兒談人生的結果,就是被女兒再次呼悠到找不到北。回房才醒悟過來。

揚州不能待了啊。已經開始有流言了…這仙姑的名義一坐定,女兒還嫁得出去嗎?!他更積極的尋求回京敘職。

準人瑞是根本沒放在心上。不過是群小俗辣,打發就打發了。

只是公子白驚喜的發現,被污的道行洗白了很多。看起來阻止時疫蔓延、打敗五通神是功德呢。

「喔,那就簡單了啊。」準人瑞點頭。

她這一點頭,大半個江南妖怪界因此雞飛狗跳的不得安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