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三

雖然很想,準人瑞終究沒有帶隊。她敢頂著黛玉的殼出門,林大人非瘋給她看不可。

所以只有公子白帶著雪雁巡江南替天行道。

但是最萬惡的是,公子白已經是妖怪界的食物鏈頂端,準人瑞還成了最大的靠山和幫兇…各種功用的靈符載滿了一馬車。

想想準人瑞練習畫符多久,想想那些練習作有多多吧。再想想境界不知道高到哪去…完全是欺負小孩。

【Google★廣告贊助】

連練習趕馬車,年紀才十一歲的雪雁。武力之高,凡人已經無法阻止她了。她那不科學的直覺比視覺靠譜太多,恐怕妖魔鬼怪都無法與她抗衡了。

準人瑞很放心的送他們走,然而這真是江南妖怪界的浩劫。

公子白倒沒有大殺四方。他本質上還是很純淨的幼子之心,可惜近準人瑞者歪。他很固執的同意「萬惡淫為首」,所以首先倒楣的是狐狸精。

狐妖嘛,能不採陰補陽或採陽補陰嗎?立馬撞上公子白的矛頭,直接捆了一打,滿世界找閹豬的。要不是人生地不熟,這些狐狸精下半生的幸福就此終止了。

結果吧,狐狸精的親戚好友嚇得魂飛魄散,趕緊跑回家求族裡長老出面。可狐狸長老也怕快成蛟的公子白呀!只能放低姿態苦苦哀求。

公子白也猶豫許久,和雪雁交頭接耳商量了半天,最後發現律法裡姦淫罪只是挨打徒刑,也沒有死刑之說。

所以,雪雁親自執行杖刑…一百,然後找個地兒將狐狸精一關,取個整數,刑期一百。當然,別指望公子白會管飯,自己想辦法吧。

準人瑞的靈符真的是質量保證。

採補的都這麼慘,吃人的還用說嗎?要不是臨行前準人瑞要他慎重,不要輕易殺人(妖),真的要血流成河了。

但是挨打受刑的妖怪淚流滿面。還不如一刀殺了呢!那個人類小女孩是怎麼回事,被她打過就骨碎筋柔啊!孤僻點的這日子都沒法過了,沒人送飯實在太苦。

短短一年,江南被犁了一遍。一個妖怪都沒死,但眾妖生不如死。

要不是林大人要進京述職,公子白和雪雁還捨不得回來。

他們搭船離開揚州的時候,妖怪們都來歡送,禮物堆積如山。一離岸,眾妖只覺得風也清了,天也藍了,妖生都圓滿了。

可惜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因為公子白的傳音符瞬發,說,他已經學會飛行,從京城到江南幾息可至,諸君自重。

眾妖抱頭痛哭。

 

當中詳情,其實準人瑞知道的很有限。

公子白和雪雁將她想得太善良,所以很是刪減和含蓄。雖然她知道一定沒說全,不然那些妖怪不可能歡送成這樣…但是算了,也沒鬧出什麼大事。

只有林大人黯然神傷。他完全拒絕去想那些禮物是什麼東西送的,更不想知道公子白和雪雁是怎麼「替天行道」。

他只想趕緊到京城,趕緊的替女兒找門好親事。公子白和雪雁還是留著禍害他就好了,千萬不能讓他們跟著黛玉過門。

 

秋天啟程,抵達京城的時候已是冬天。京城林宅早已經派人來打掃翻修過了,林大人死活都不肯去榮國府小住,拜見賈母還是五天後的事。

別開玩笑了,翻年黛玉就十四歲。連他遠在江南都聽說了賈寶玉的風流軼事…跟姊妹同住在大觀園,還直闖表妹的閨房哩!他瘋了才會讓玉兒羊入虎口!

連去榮國府拜見賈母,他都嚴陣以待的派了四個嬤嬤保護黛玉,特別允許她們犯上!譬如說將某個表哥從房子這頭揍到那頭之類…

雪雁沒有接到命令,卻也攢了攢拳頭。

準人瑞無言。其實就綜合武力值來說,她才是最危險的好吧?不過算了,當爹的遇到愛女智商就降破地平線,沒事,她了解。

其實準人瑞剛好避開最熱鬧的這一年。大觀園落成,元春省親。寶玉和一群姊妹搬進大觀園。像是傳得林大人都知道的閨房事件,就是賈寶玉闖史湘雲閨房幫她蓋被子還讓她替自己梳頭。

雖然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像是大觀園的規模縮小得剩下三分之一…但是金釧的命運沒有改變,還是因為跟寶玉調笑,被王夫人打了一巴掌趕出去,憤而投井了。

為什麼準人瑞能知道這麼多呢?鄉親啊,榮國府漏的跟篩子一樣,每個丫頭婆子舌頭都比身子長啊。雪雁這麼憨,幾把瓜子和銅錢就聽了滿耳朵八卦,要不寶玉湘雲的事情怎麼能傳出府呢?

賈母倒是待她很親熱,拉著她摩挲,硬等到寶玉來請安,還做球想撮合。賈寶玉一看到黛玉魂都飛了…畢竟黛玉漸漸長開,紅樓夢顏值擔當不是開玩笑的。

可惜準人瑞不配合。四個嬤嬤一湧而上,雪雁虎視眈眈,更不配合。

準人瑞邊蓄勁邊想,沒想到賈母沒放棄那蠢念頭呢…可惜得服膺天道規則,不然真想將這禍源消滅。

此時薛寶釵很巧的來請安,將賈寶玉牽走,才沒有爆發流血衝突。

然後林大人黑著臉來跟賈母拜別。他只恨居然被賈政絆住了,沒來得及拯救女兒於水火之中。

林海這種防賊似的態度將賈母氣了個倒仰,可父女倆都無動於衷,拔腿就走,根本沒當回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