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七

這場大哭後,可能是絳珠的心結解開了,在左心房的仙草,結了一個很小的花苞。

難得的進展。或許涵養靈魂真的能有進度了吧。

黛玉的死劫在十六歲。距離這時候也不過一年多了呢。

準人瑞開始記筆記。實在她沒有系統性的學習神棍技能。不過即使有些二二六六,但在這世界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至於修仙法訣…還是選了琴娘時代爛大街的太陰綱要。

不必太高深,成熟求穩最要緊。

【Google★廣告贊助】

絳珠有仙靈之氣打底,築基沒有問題,其他的真的只能看命了…畢竟是末法時代了嘛。

雖然她學會什麼,也等於絳珠學會什麼…還是想把這些整理好都給她。總會有記岔的時候,萬一因此走了彎路多可惜。

「不要把繼母當成生母。」準人瑞不大放心的說,「把她當成一個親戚…像是邢舅媽。不,我不是挑撥你們母女感情…而是這樣的距離是最妥當的。妳把她當成親娘,就會有很多要求,只要有一點做不到位,就會非常失望。

「但是妳把她當成阿姨、舅媽,對她就不會有什麼要求,只要她對妳一點好,就會覺得溫暖、愉悅。不要熟不拘禮,別有求全之毀。雖然她嫁給妳父親了,終究不是親生母親,給彼此都留餘地,才能長久相處。」

一直很沈默的仙草未語淚先流,「所以妳要走了?」

「…還不到時候。」

以為還要安慰她很久,絳珠抹了抹淚,強忍著。

越來越有進步了呢,仙草。

於是十六歲,正式跨過死劫那天。花苞成熟,緩緩綻放了。

紅色的仙草開著雪白的花,那花嫋娜纖美如亞馬遜百合,含羞帶怯的垂著頭,氳氤的靈氣和香氣相雜,一個極小的姑娘凝形在花下。

…所以是拇指姑娘或花仙子路線嗎?!

小姑娘漸漸長大,五官跟黛玉一般無二,仙草和花漸漸縮小,小到能戴在小姑娘的髮髻上。

魂魄終於涵養到位。這意味著,很快就要分離了。

那晚絳珠和準人瑞說了很多話,心情有點感傷,很晚了才真正睡去。

 

…但是說什麼也沒想到會這般「醒來」。

不,嚴格來說,她們還在睡夢中。只不知道為什麼魂魄會一夢而遊,一凝眸,石碑上書「太虛幻境」四字。

絳珠滿眼迷惑,飄飄蕩蕩走在前頭,「這裡,我來過。」

「可不是。得覺真性,大喜。吾等特來迎仙子回天…」跛足道人不跛了,癩頭和尚不癩了,穿得光鮮飄逸,很有高人氣質的漫步而來。

準人瑞低頭看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臉,伸了伸神識。有那麼點啼笑皆非。不知道是哪個同道還是法寶將她的魂魄引來…偏她的魂魄形態是各種巔峰啊。

「唷,好久不見。」準人瑞看著兩僧道皮笑肉不笑的打招呼。

兩僧道僵了僵。他們倆奉命用風月寶鑑將絳珠仙子的魂魄引回來,以完懺語。反正只要扣住絳珠仙子的魂魄不給走,凡間林黛玉的身體是空的,指使一具空身選棵樹上吊太簡單了。

絳珠是回來了,這個臉上有疤的女子又是何人?

正要喝問,準人瑞又開口,「琵琶骨還好麼?六年前沒穿個,到現在我還很惦念呢。」

兩僧道齊齊倒退一丈,全身的毛髮都豎起來。就知道笨笨的絳珠沒能耐搞風搞雨,原來是這異魂搞得鬼!!

慌了一下,又鎮靜了。別怕,人間不過是化身才會大意戰敗,現在可是真身!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我們這邊,怕她一個孤鬼兒做甚?!

「妖孽哪走!」就將風月寶鑑照了過來。這風月寶鑑能定一切冤魂情鬼,非常厲害…

準人瑞頂著清光,一個迴旋踢,讓風月寶鑑成了一團廢鐵。

算他們倒楣,引魂還買一送一,送的那個一還真如他們所說,是妖孽。沒有肉體束縛,能力登峰造極的妖孽。

準人瑞折了折骨節,「我瞧你們沒學乖,琵琶骨還是穿個吧。」

僧道二人組非常果決的乘雲就走,準人瑞空手使了雷華圓舞曲將他倆一起「請」下來。

被泰山符壓吐血的兩高人終於哭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