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八

聽著兩僧道的招供,絳珠的臉都白了。

準人瑞嘆氣,「難怪。我就說秦兼美好端端的,怎麼會一睡睡死了。」

絳珠的臉完全失去血色,全身都在顫抖,憤怒的顫抖。她是很單純善良,卻不是智商有問題。

可以說,這是頭回她犯恚怒,也是頭回這個柔弱的仙草舉起葉刃。

準人瑞說,「尋截荊棘給我。」絳珠二話不說,立刻喚了截荊棘過來,準人瑞一秒就煉化了,然後,她們倆直接殺入太虛幻境。

【Google★廣告贊助】

幾個守衛過來,被砍翻,直接踩過去。

十幾個守衛過來,被砍翻,直接踩過去。

幾十、上百,風華雷華交錯,狂風暴雨,深淵蔓延。荊棘凝結成劍,如巨大月芒一閃,淵月劍法重現,無人有一合之勇。

她在示範畢生所學的巔峰,在戰鬥中教導著柔弱的仙草。絳珠的葉刃雖然單薄,但是術法一點都不單薄,她甚至在很短的時間內使出不怎麼完整的淵月劍法。

最後準人瑞將絳珠往薄命司門內一推,將大門反鎖。裡頭只有幾個柔弱的小仙,想來絳珠能處理。

滿滿當當,離恨天守衛和諸仙合圍,將她堵在薄命司之前。

「兀那惡魂,竟敢擾我離恨天清靜之地,殺傷仙官,該當何罪?!」一聲女聲喝問,抬眼卻不見人。

「什麼離恨天啊,區區一個祕境,也敢稱『天』?這『天』太不值錢。」準人瑞輕蔑的笑笑,「還不是天生祕境,人工造的,希罕什麼?」

是的,太虛幻境不是天界,就是個人工祕境。這類祕境在琴娘世界見多了,洞府就最小型的人工祕境。用遊戲術語來解釋,那就是個副本。

壺中天敢稱「天」,是因為是法寶防禦第一。這兒就是個極大型洞府,稱什麼「天」啊。

至於這些仙官,修為剛剛築基左右。說仙都替他們不好意思。

靜滯了一下,那縹緲女聲下令,「擾天道壞天機殺無赦!」

「誰准妳代表天道了?」準人瑞笑,冷眼看著這些守衛諸仙列陣,修為不如何,倒是近戰遠法搭配得不錯,還滿有點樣子。

「真想放開手腳大幹一場。」准人瑞嘆氣,「可惜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人,斬了天道會不會生氣氣。」

嘩啦一聲,荊棘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最後滿天都是荊棘,撲上來的近戰都被靈活的荊棘刺向琵琶骨,化作人肉砲彈扔向後陣的法師,戰到癲狂之時,準人瑞像是個荊棘所化的絞肉機,薄命司之前幾成白地,血流盈寸。

修為不高,卻很耐打呢。被大卸八塊還活著!準人瑞越發放開手腳,酣戰淋漓。

離恨天守衛諸仙,心裡越來越驚,也越來越恐怖。

無解。此人無解。三千守衛團滅,兩百諸仙逃散。

只剩浴血的準人瑞站著。表情是這樣的迷離猖獗。她沒有去追趕逃散的諸仙,而是將荊棘鞭揮向好像什麼都沒有的半空,生生的從隱蔽到虛空的警幻拖出來,直接摜在沁滿血液的地面。

「仙尊饒命!」警幻非常能屈能伸,「我只是下界小仙,行動還是得受天道左右…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準人瑞將她拎起來往門牆上一摜,「編,繼續編。妳以為我是誰?」

「仙尊!大能!」警幻哭得梨花帶淚,「什麼事都要講規矩吧?情鬼下凡了結公案,怎麼可以不依判詞而行…當然您老人家不在內,絳珠妹妹也不在內…」

呵呵。原來妳妹妹秦兼美也是情鬼。讓妳喊聲妹妹真是倒大楣。

秦兼美就這樣讓妳依判詞搞死了。原本她不用死,命運線已經改變了啊。她的兒子還要人抱呢…這孩子就這麼喪母了。

先因為下凡,非要薄命不可,將原生家庭害了一遍。現在又要符合什麼鬼判詞,不知道又破損多少家庭。

「真是,想脾氣好妳也要給我這個機會啊。」

準人瑞將警幻的腦袋按在門牆上,用磨平的力道拼命擼壁。直到警幻再發不出聲音的時候,她也懶得穿了,直接掰碎了她的琵琶骨。

滿地血肉狼藉,終於火氣消下去的準人瑞抬頭,天邊烏鴉鴉一片,恐怕是援兵來了。

此時薄命司的大門開啟,絳珠滿臉血污的走出來,向她點了點頭。

準人瑞合掌,引爆了絳珠安好的雷火符。薄命司所有的檔案櫃都捲入火海中。

就在這個時候,離恨天裡的灌愁海突然湧起驚天海嘯,突然爆炸了。海水噴湧汽化,水平面不斷下降,沸騰如煮。

援兵被高溫蒸騰的水蒸汽堵在外頭。

「原來如此。」準人瑞苦笑,「一個破祕境哪來這麼濃郁的靈氣…收集轉化天下女子的愁怨為靈氣。什麼金陵十二釵冊,什麼判詞,大概就是接引愁怨的媒介吧。」

所以這裡的靈海才叫做灌愁海。燒了一司的文書就讓靈海爆炸沸騰。

「還有六司呢。」絳珠抹掉臉上的血污,微微一笑。

「走。」準人瑞將荊棘絞擰為巨劍,往肩上一扛,「今天正是殺人放火日。不讓灌愁海再無一滴水,這事不算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