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九

太虛幻境更為雲深霧重,縹緲飄逸的更如仙境。

事實上,那是灌愁海大爆後,所有靈氣之水都化為蒸汽。使得整個太虛幻境非常的熱,原來灌愁海的上空燙得不能接近,連神仙都汽化得了。

灌愁海原址,只剩下乾枯的巨大窟窿。

準人瑞和絳珠避到太虛幻境的最中心,佔據視野最好的假山。大殺後,都有點脫力,疲憊的坐在假山頂端的大石上。

【Google★廣告贊助】

絳珠帶著溫軟的笑,緩緩的倒在準人瑞的肩上,「…對不起。」

「吭?」

「本來不用這麼激進…搞到這樣,回不去了。都是我帶累了羅仙家。」

準人瑞雙眉一揚,眉目舒展的帶笑看人,「也對喔。最好就是武力展示,逼迫這群欺善怕惡的東西放我們回去。秦兼美之流干我們什麼事。」

「這樣比較聰明,可我不喜歡。」

「命運播弄,那是沒辦法的事情。但終有『人定勝天』的機會。可神仙憑什麼加碼播弄人類的命運?太虛幻境管的可是人口一半的女性命運。誰給他們權力,多大臉?還不准人掙扎、不准人改變?』

「絕對沒有這回事。」

「再說,我們這次和稀泥過去,將來就沒事了嗎?瞧瞧我多厲害啊,敢說是此界的巔峰…但又怎麼樣,該被引魂還是引魂,該找不到歸途還是找不到歸途。」

「拳頭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是可以解決這裡的問題。而且也剛好給妳點實戰的機會。我若走了,就得換妳獨挑大樑。」

對待不講理的人和仙,溫儉恭良讓屁用也沒有。要有實力,足以碾爆一切的實力,讓那些不講道理的東西撞壁兼擼壁,才有機會坐下來講道理。

妳可是有一大家子放在心上的人啊。

枕在準人瑞肩上的絳珠笑了起來,非常舒心快意,不怎麼淑女,卻非常開心的笑。

似乎跟羅仙家在一起,什麼事都不算事。

「蒸汽好像要散了。」絳珠看著漸漸蔚藍的天空…和天空那頭忽隱忽現的龐大援軍。

她抽出葉刃。

準人瑞卻沒有動。「呿。只有他們有援軍,我們沒有?別太瞧不起人。」

半成廢墟的太虛幻境顫抖、鳴動、地震了。

境內迷津逆流,烏黑的溪水咆哮如龍…當中真的竄出一條白蛟。稚嫩的吟叫似春雷,太虛幻境倖存的屋舍又震倒不少。

準人瑞揚了揚指端的喚龍符。

白蛟喊,「黛黛!羅!」俯衝下來,前爪一只抓一個,飛快的又衝往迷津。

絳珠呆了好一會兒,「…公子白?你怎麼化蛟了?!」

「啊?」白蛟迷惑了一會兒,大驚,「是啊,怎麼回事?!就是爬了趟迷津而已…怎麼會呢?」

準人瑞無言以對。

 

在林府,黛玉一睡不醒,已經是第七天。

林大人頭髮白了大半,憔悴的不得了。他的玉兒,這一生就沒幾天平安。若是這樣一夢而終,拋下老父,他怎麼受得住。

活不成了呀。

當公子白滿臉嚴肅的跟林大人說,阿爹,上窮碧落下黃泉,他勢必要將黛姐兒帶回來,千萬看好她的身子。

他知道,女兒跟這些神祕是分不開了。但是不要緊,只要她能回來,他就會修建道觀,讓女兒入道為女冠。

只要她能活下去就好。

熬到第七天,原本氣息日益衰弱的黛玉突然睜開眼睛,望著憔悴的老父親。

林海大哭,讓黛玉也淚盈於眶,苦於昏睡多日,喉嚨乾枯的說不出話來。

 

同樣想哭的是公子白。

他知道羅的存在,卻是頭回在現實中見到她。他本能的知道,羅要走了。

從白蛟化身為小童,哭著伸手給羅,她嘆著氣將公子白抱起來,公子白將臉埋在她頸窩嗚咽。

「嗚嗚,不要不要…羅,帶我走吧。」

「…那林大人、黛玉、雪雁怎麼辦呢?」

公子白嚎啕。

唉。神氣的白蛟大人哭得快背過氣,這可如何是好。

「理論上,我的壽命是無限的。我也聽說,有些非常非常厲害的神獸能穿越三千大世界。」準人瑞哄他。

公子白哭得一抽一抽的,勉強接受幾乎不可能的安慰。

 

準人瑞本來是很難過的。可是哭得臉都花了的公子白最後抱著她的脖子,依戀的喊,「娘!」

…坦白說,她雖然不知道公子白的真實年紀,可照描述大約離盤古開天沒有很遠。就是孵化得比較久而已。

只能無言,而所有的難過都蒸發不見惹。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