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三

勉強認命的準人瑞此時才發現頭痛欲裂。

事實上還真的裂了…額頭裂了個口子。之所以會如此,理由相當無言。她這個尊貴的四皇女半夜三更偷爬夏公子的閨樓,被驚嚇過度的夏公子推了下來。

沒摔死只在額頭砸了個坑還是因為閨樓不高的緣故。

準人瑞捂著纏著厚厚白布的額頭無言。特麼的此刻的皇女才十三歲好麼?夏小公子才十二歲好麼?咱能不這麼丟人好麼?

雖然夏小公子是未來的宰相夫人,也別這麼早秋好麼?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事實在太丟人現眼,皇帝勃然大怒,將昏迷的四皇女禁足了,還得硬著頭皮給夏太尉(夏公子他親娘)賠禮道歉,恨不得將這小小年紀色膽包天的女兒蕊死。

…其實準人瑞很想說帝母英明,快將這個蠢貨資源回收。

可是現在她得代表這蠢貨過日子渡死劫…心都灰了半截。

正在萬念俱灰毫無頭緒之時,房門吱呀一聲開了,縷縷幽香撲面而來。只見一窈窕佳人蓮步輕移,團扇半遮面,眉目輕愁的望著她。發現四皇女醒了,欣喜的說,「殿下,妳好些了麼?」

一頭烏鴉鴉的好頭髮,梳得油光水滑,點翠朱釵。兩彎細細打理的柳眉,描畫入鬢。香噴噴的脂粉勻稱,一管筆直的懸膽鼻…雖然知道是個男人吧,但的確是個美人兒--半截。

團扇一放下,只見一片青鬚根兒,還是絡腮鬍的青鬚根。她明白,她完全明白這位佳人一定是努力刮過鬍子了,但是毛髮旺盛也不是他的錯…

剛喝了半口茶的準人瑞毫無辦法的噴了,差點把自己嗆死。

然後就炸窩了。

起碼奔進了十幾個妙齡「美人」,五花八門各色不同的脂粉香氣足以將人嗆昏過去。雖說是燕瘦環肥,但是並不妙語如珠…變聲期的公鴨嗓真是讓人傷不起。

而且,底子再不錯,太用力的化妝術也足以讓準人瑞有種被如花(們)包圍的錯覺,並且身在最吵雜的菜市場。

再碰我一下我宰了你們全部!!

終於暴怒的準人瑞怒吼,「通通給我滾!」然後,然後抱著腦袋無語。

她好像將傷口吼裂了。

兵荒馬亂後,她終於能重新裹傷喝完湯藥再次躺下,已經被這嚴厲的文化衝擊打擊到生無可戀唯求一死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終究是個皇女是吧,所以她嚴厲要求將所有如花…不是,侍婢(註)趕出去,換幾個女人來服侍,還是辦成了。

穿著軍服的侍衛嚴肅而且笨手笨腳的滿足了她想洗臉洗手的要求,更莊嚴肅穆的守在門口。

準人瑞第一回覺得安靜如此可貴。她躺著一動也不動cosplay屍體。黑貓小心翼翼的戳了她幾下她也沒動。

「…文化衝擊很驚人吼。」黑貓乾笑兩聲,「我頭回見到女人塗脂抹粉做小鳥依人狀也嚇得差點精神錯亂。」

花崗岩般的準人瑞眼眶溼潤了。「…咱們還是一起死吧。」

黑貓異常冷酷的拒絕她,「羅,逃避現實一點都不現實。妳只是不習慣,習慣了就會覺得挺好的。」

結果三個月過去,準人瑞只是成為一個面癱,一點都沒覺得哪個地方「挺好」的。

她對此界的女人沒有一點意見,相反的還感覺很棒。

在她本世界吧,有個舞曲MV叫做「姐姐」,主唱是謝金燕,她在MV中分飾男女兩個性別。

此界的女人精神面貌就像是「姐姐」裡頭的男性裝扮。既美又強,風流倜儻,身為強勢性別卻保留女性的妖媚和男性的剛強。

但是在此界後宮女性很少,絕大部份是男性。

皇帝有一后四妃六夫人十貴夫。準人瑞的傷好了也解禁能出門了,撲面而來就是一大群爹,每個都要恭敬問安。

每天早上醒來她都要提醒自己,千萬繃住了。

因為,這些塗脂抹粉的爹們,有的厚厚的脂粉都還能竄出鬍渣,有的留美髯,還是六綹美髯。

糟糕的是,有的爹鬍子花白了,所以得染。大概是染料技術不過關,所以會褪色。

於是你就會看到上半截是美父,下半截是鬍父。而且此界男人十個裡面有八個是絡腮鬍。

這些就是最糟的嗎?不是,更糟糕的是她還不能笑。

她能不面癱嗎?

還有一個令人暗自飲泣的事兒。

後宮只剩下她一個皇女還沒建府開衙。而後宮有三千妙齡的幽怨宮人。勾搭皇帝可能會被后妃蕊死,勾搭皇女的危險性就小多了。

於是每天都有宮人在準人瑞面前表演一低頭的溫柔,她每天都得看十幾截雪白的脖子…短短三個月,她看到的脖子比她八個任務帶一生看得都多。

更不要提她路過哪,一路上的宮人就紛紛崴腳摔倒,比摩西分紅海還嗆。

後來她將紅寶石戒指裡的蛇蛻拿出來,打成絡子繫腰。因為公子白的蛇蛻不但辟百毒,而且還能防春藥。


註;因為優勢性別是女性,所以像是「婢」、「妓」這類比較低微的字眼其實是從本世界沒有的「男」部首。

但是創造新字也太麻煩了,所以在此說明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