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四

為了強烈的文化衝擊,準人瑞深居簡出。

雖然額頭開了個坑,但有作弊神器健康屬性運轉下,那都不算事。她一如既往的將無雙譜撿起來,進展卻有如神速,跟四皇女皇甫彤原有的內力驚人的相容,如出同源一般。

皇甫彤學的是東皇太一經,細究與無雙譜似乎是殊途同歸,也同樣的女性限定。這巧合讓她摸不著頭緒,卻也讓她難得的在幾個月就恢復到林大小姐時代的百分之百。

但是這應該足以橫掃無數小千世界的武力值,卻在此界踢到鐵板。

【Google★廣告贊助】

帝母生了四個孩子,大皇女皇甫彰、二皇子皇甫彩、三皇女皇甫彬、四皇女皇甫彤。

女尊世界有一點好,所有的孩子都是嫡出…或者說他們就乾脆沒有庶出這種概念。都是皇帝所生,父親是誰不重要,大家照著禮法來就行了。反正正夫是嫡父,其他偏室都是庶父,非常簡單明瞭。

所以可能成為皇太女的有三個,卻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父族支持…想爭那位子可說是簡單明快很多。

皇甫彤出了這醜,大皇女皇甫彰異常鄙夷,話都不跟她說,視而不見。三皇女皇甫彬逮著機會冷嘲熱諷,哪裡痛踩哪裡,顯見跟皇甫彤感情非常差勁。

準人瑞解除禁足,皇甫彬可高興了,堵著門一陣嘲諷,硬把準人瑞給拉去校練場練練…明明皇甫彤武力是三姊妹中最差的一個。

別說皇甫彬開心,準人瑞比她開心哪。飽受文化衝擊的準人瑞超悶,又不能抓著黑貓掄牆發洩。現在有人願意陪她鬆鬆筋骨,能不開心嗎?又是那種能夠打得有來有往,偏偏還輸她一籌,付出微小代價,就將皇甫彬整個拍在地上成大字狀。

真是再多的鬱悶都煙消雲散了。

就在她將皇甫彬耍得團團轉的時候,在一旁看了半天的皇甫彰將皇甫彬拎著領子往場外一扔,就和準人瑞交起手來。

然後,準人瑞吃大苦頭了。

雖然最後戰成平手,準人瑞卻完全鼻青臉腫,受了點內傷吐了兩口血…這還是大皇女皇甫彰手下留情的結果。

原本待她非常蔑視的皇甫彰態度溫和多了,「小彤子不錯。明天再來過?」

準人瑞喘了兩口氣,「後天吧。明天大約還得歇歇。」

皇甫彰笑了笑,拍拍她胳臂就走了。被她拍過的胳臂全麻了。

黑貓跳上準人瑞的肩膀,「很不錯的鐵娘子吧?」

「你的眼睛在冒愛心和小花兒。」

「哪、哪有!亂講亂講!」黑貓炸毛了。

準人瑞沒回答他,因為她正齜牙咧嘴讓侍衛幫她上藥。

等疼勁兒過了些,準人瑞才問,「照能力和排行,怎麼不是大皇女皇甫彰立為皇太女?」

「皇帝的說法是她殺性太重,有殺俘前科。」黑貓一臉惋惜,「事實上吧,彰翁主就一點不好,太完美,一點小辮子也沒給人留。還相信王女犯法與庶民同罪。讓她當皇帝,宗室有大半要遭大殃。誰讓宗室誰家沒幹一樁半件的欺女霸男?」

唷,翁主都喊上了。皇女的確也能喊翁主,但那是親暱的稱呼,不是誰都能喊的。

明明是夏天我說。準人瑞默默的想。她還以為貓咪難捱是春天。

「齷齪!下流!才、才不是妳想的那樣!」黑貓抓了她幾下就羞跑了。

「………」

好吧。充滿文化衝擊的女尊世界特麼的實在很難懂。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