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七

準人瑞悶悶的回驛館,氣得連晚餐都沒吃。最終帶團的尚書大人來看她。

其實整個御史團都對四皇女很有好感。剛開始的時候,御史團擔心得要命,害怕塞了個熊孩子進來--竊登閨樓什麼的,名聲可不怎麼好聽。

可這一路過來,不挑吃不挑穿,不惹事也不指手畫腳。可以說,安分得不像話。尚書大人感受尤其深…她曾經和三皇女皇甫彬出差辦事,現在想起來還滿心傷痕。

【Google★廣告贊助】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比較過後才知道皇甫彬帶給她多深重的心理陰影。

以至於皇甫彤揍了個農婦都不算事。沒死沒殘的,彤殿下已經太善良…小孩子家滿腔熱血的打抱不平,沒啥。

「…所以打丈夫是應該的?因為是優勢…所以可以隨意處置劣勢嗎?」準人瑞實在太憋了。這起事件帶給她非常大的衝擊。

她承認,女尊世界給她很大的驚喜,在此也如魚得水。但是這樁家暴事件打破了她原來完美的幻想。

女人成為優勢性別跟男人是優勢性別,居然都是相同的強凌弱。她不該意外,卻還是悵然若失。

 

尚書大人卻訝異了,這孩子真不像皇家女兒,善良的太過頭了吧?她微笑,眼尾紋沁滿智慧,「當然不是。打婿豬狗牛啊,只有沒有教化的無知小民才會幹這種事情,也招人瞧不起。身為兒郎已經很可憐了,百年苦樂由他人。身為妻主的不疼惜他們,那還是個人嗎?」

只能說,尚書大人能說善道,居然呼悠得了準人瑞。最少呼悠得她心情好多了…或許是準人瑞願意被呼悠。

黑貓一直沒有說話。直到睡覺前,他才訕訕的說,「羅,妳比我想像的還善良。」

「這跟善良無關。」準人瑞回答,疲倦的抹了抹臉,「我、我一直覺得女人是比較自律、和平的性別。所以我可以理直氣壯的厭惡高犯罪率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結果…我錯了。」

黑貓靜默了一會兒,將下巴擱在準人瑞的肩膀上。「人類就是會得志就猖狂,跟性別沒有什麼關係。」

準人瑞笑了笑,雖然笑容有些苦澀。「重塑三觀不容易。」

「是的。」黑貓慎重的說,「過程很漫長,所以不要急,慢慢來。」

 

就像是準人瑞的本世界打老婆的人讓人非議,女尊世界打老公的人也招人說,不是普遍現象。

她也慢慢的平復心情。緊接著,御史團要返京了。

距離京城五十里,初冬的第一場雪剛好下了。冒雪趕路,昏暗的天色下,飄忽過一聲貓叫似的低泣。

準人瑞緩韁,靠著路旁慢行。

她的領域依舊留存,雖然還是弱化版,幾乎沒什麼用…卻讓她五感特別靈敏。

那是一聲兒啼。

她逆向跑馬,整個御史團都因此混亂停頓,卻喊她喊不住。

撥開雪和蓬草,破舊的襁褓裡的小兒已經發青,顫抖的發出微弱的哭聲。臍帶還沒脫落,不知道凍了多久。

這還能活嗎?

尚書大人氣喘吁吁的追過來,看了一眼,惋惜的說,「作孽啊,活不成了。」

準人瑞看了她一眼,用一隻手解衣,將幾乎凍僵的小兒貼著肉裹著。「會活的。」

「殿下…」

準人瑞頭也不回的上馬,如箭般奔往驛站。

其實她知道這叫做「洗兒」。事實上就是溺嬰的粉飾說法。在她的本世界,據說古代被溺被棄的多半是女嬰,在此界,被溺被棄的卻是男嬰。

懷裡這小兒的父母說不定還心軟?最少是扔在下雪的道旁而不是扔進馬桶裡。

不想生就別生,此界的避孕藥非常發達。有女人用的甚至還有男人用的。生下來卻因為性別決定生或死…準人瑞的確因此怒火高熾。

呵呵,人類。自稱文明的人類。

奔到驛站,她拒絕別人照顧這棄嬰,只催著要熱水和大夫。這個小生命非常堅韌。在生命最初凍了大半天,還能發出求生的啼哭。

他會活下去。

雖然不是早產兒,準人瑞還是用了袋鼠護理,讓他貼在自己的胸口,輕輕按摩細小的四肢。渡過最開始的危險期,第三天就能有力的吸吮乳汁。

女尊世界已經會使用橡膠了。只是沒想到只用在奶瓶上,實在很特別。

吃吧吃吧,努力吃吧。會吃就有力氣,有力氣才能長大。

父母沒有偉大到神明的地步。他們不足以決定你們的生死。

所以,不要害怕,努力長大,走上你的人生路吧。

這是你應得的。

也是身為同族的我,應該為你作的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