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八

沒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原主會在這個時候清醒。更沒想到會遇到比準人瑞還嚴重甚至病態的仇男患者。

準人瑞打了個瞌睡,竟然被趁虛而入的「奪舍」。若不是黑貓猛咬她的小腿驚醒,奪舍的原主差點將嬰兒扔進馬桶裡。

大怒的準人瑞強奪回身體的控制權,抱緊嬰兒。現在她與最初不可同日而言,用不著昏迷就將皇甫彤五花大綁捆在左心房壓落底。

若不是嬰兒號啕大哭,她立馬就讓那個蠢貨非常好看。

【Google★廣告贊助】

最後還是放出非常虛弱的領域安撫,才讓受驚過度的嬰兒啜泣著慢慢安靜下來。

被壓住的皇甫彤不斷的破口大罵、吐口水。對著一個嬰兒瘋了似的罵「賤貨、破麻」。說所有的賤人都應該在馬桶裡溺死,這還是看在他是個小崽子的份上。若是成年男人,就該怎麼怎麼虐殺…

準人瑞闔目沈入右心室,用靈魂狀態甩了一道雷符,才讓皇甫彤閉嘴--抽搐的沒辦法再說什麼了。

「她還真有連環殺手的潛質。」她冷笑的對黑貓說。

黑貓的腿都打顫了。

「羅,妳、妳下手也輕點…涵養不易,那雷差點讓她魂飛魄散了…」

準人瑞冷笑得更深,黑貓覺得全身的骨頭全長毛了。

「別跟我轉移話題。」重新掌握身體控制權的準人瑞叉腰,「玄尊者,你來解釋解釋。我以為所有的事主都會溫和而適當的清洗一些負面記憶。」

「真的,真的有。」黑貓狂冒汗,「只是,妳也知道,她死得太慘了一點…迴響也特別嚴重。妳看,孟蟬的魂魄都不在了,她留下的迴響還能深深影響妳。皇甫彤魂魄可還在…」

若不是她手裡還掂著個嬰孩,準人瑞非常想將玄尊者掄到牆上去當壁畫。

「先說明白你能死嗎?!」準人瑞對著黑貓吼了。

先說了妳還會好好的涵養皇甫彤的魂魄嗎?黑貓心裡嘀咕。然後有點懊悔讓準人瑞去仙俠世界留學的決定。

誰知道她對靈魂學掌握得如此無師自通又舉一反三。他很明白,羅真要掐斷原主的供給,讓她一直涵養不起來,已經不困難了。甚至這麼做也沒有什麼馬腳可以抓,畢竟這麼做只是多病多災,最嚴重不過是癱瘓,命可是好好的給留著。

因為常常說自己不是好人的羅,卻有種古怪而執拗的正義感。皇甫彤…還真的不是個好人。

黑貓隱隱有些明白上司幹嘛硬要將這任務塞給羅。大道之初的任務主旨是將歪斜的世界線導回正軌,並不是公平正義得第一。

有的時候事主比誰都糟心。

很多原本滿腔熱血的執行者將任務做得完美無缺,將事主形象打造得光輝燦爛。結果代班結束,安心回返。結果回頭一瞧,行了,事主將光輝形象糟蹋得一點都不剩,一傢伙從「救世主」變成「滅世惡魔」,死得非常不光彩,之前的「善良」成了「心懷叵測」「假惺惺」之類。

所有的熱血就這樣戚的一聲澆熄個透心涼,漸漸磨滅掉那些熱情了。

熱情沒有磨滅掉的會很偏激,遊走在邊緣。比方說,斷絕供給,直將讓事主殘了。這樣最少能保證不出來搗亂。

上司想磨礪羅,顯而易見。但是更為了解羅的黑貓卻很悲觀。

因為羅最可能的是不會衝動,卻冷靜的將事主給宰了。雖然她也明白事主也在「不可殺人」的範圍內。

「不管怎麼說,妳真的不能宰了她。」黑貓苦口婆心。

準人瑞微妙的看了他一眼,「我怎麼可能這麼做?」

「…妳、妳不打算涵養她了嗎?」黑貓躊躇片刻,小心翼翼的問。他真心不希望準人瑞這麼做。事主是善是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任務。

「我會好好涵養她的。」準人瑞睥睨,「所以她要多休息…在我代班結束之前,她就別醒了。」

黑貓狐疑的看著她。羅很火大,這樣的處置應該是最好的…但他怎麼有不祥的預感?

「所以,」準人瑞溫柔的笑了一下,「將你檔案遮蔽的部份,去了吧。我要最完整真實的檔案。」

那溫柔的笑,讓黑貓的耳朵差點貼到後腦勺,尾巴砰的一聲立刻炸得跟雞毛撢子一樣。

 

看完檔案之後,準人瑞低低的呻吟了一聲。

原版的皇甫彤就是個繡花枕頭,她的「中庸」,還得益於有個疼她疼得要命的皇帝,幫她搶了若干功績才勉強有的。然後該感謝當時國富民強,皇朝蒸蒸日上,當朝名臣輩出,她這皇帝只是個橡皮圖章,專門蓋玉璽和哀悼愛不可得與後宮滾床單。

好了,改版她終於求得、愛不離。為了愛她啥都肯做敢做。她會親手宰了皇帝就是因為皇帝不喜歡她愛的人,必須剷除愛情的障礙。

她會謀殺皇甫彰是因為,她的愛人悶悶不樂的告狀,說皇甫彰調戲於他。其他的兄弟姊妹則是說愛人壞話所以得死。

最後落得那樣的下場…準人瑞只想說,活該。

 

第二天她抱著孩子回宮了。本來不想太刺激皇帝,她想在溫泉山莊「養病避冬」
的。

果然她抱著嬰兒回宮的消息才傳回去,皇帝立馬砸了一個茶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