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三

少年帶來筆記和講義。筆記還細心的拷貝好,標上各種顏色的重點。

準人瑞真是深受感動…然後感覺到更多的尷尬。

「…謝謝。」她侷促的溫柔一笑。

少年的心百花怒放,春天降臨了。

【Google★廣告贊助】

杜芊芊有張清秀的、巴掌大的臉孔。一種知性美,完全是典型的好學生。不到肩膀的長直髮,三七分,夾著一排黑髮夾固定,露出光潔的額頭。帶著細框眼鏡,笑容中總是壓抑著悲傷,並且帶著脆弱的堅強。

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他知道芊芊總是面對著空空蕩蕩的家裡,沒有媽媽,爸爸總是忽略她。

讓人無比心疼。

他想讓芊芊快樂起來。他已經好久沒看到芊芊不帶悲傷的、真正的笑。

…可惜少年和老太太的腦波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

精明的準人瑞察覺氣氛中帶著太多的粉紅色,毅然決然站起來翻冰箱,「等等啊,看我連杯水也沒倒,太失禮啦!」

不、不用啊。薛濤的手伸在半空中,有點失落。不要把我當客人。

準人瑞倒了杯果汁,然後飛快的削了個綜合果盤,連叉子都準備好了,七彩繽紛的端出去,色香味俱全。

這個年紀的小孩子還是很容易轉移注意力,而且,怎麼吃都吃不飽的。所以憂傷還沒發芽,已經被食慾淹沒了。

準人瑞非常親切的招呼少年吃水果,並且詢問學校發生什麼趣事。說真話,一個寫作七十五年的準人瑞作家想呼悠十五歲少年,那叫做桌上拈柑,什麼力氣都不用費,就可以讓他如沐慈風中。

短短半個小時就能逆轉「杜芊芊」的既有印象。

可惜沒辦法完全逆轉。

因為準人瑞送薛濤出去的時候,少年輕輕的將手放在杜芊芊的肩膀上,「照顧好自己。」然後漲紅著臉,匆匆的下樓…連電梯都忘記搭了。

準人瑞僵住,目光朝向剛被拍過的肩膀。然後,她感覺到頭疼與糾結。

她的演技非常不行。最少,她沒辦法跟十五歲的少年演什麼純愛。

曾孫的孩子都比他大好嗎?她沒有戀童癖好嗎?

這真是她死後最大的危機。
在她銷假那天,凝重的複習內功心法--真不明白為什麼一日千里,短短一週就恢復了三成功力--她想著今天一定要跟薛濤分手。

結果搭電梯下樓,電梯門一開,少年眼神溫柔,笑得一臉陽光燦爛的遞上三明治和牛奶。

準人瑞卡殼。

薛濤有些害羞的低聲,「走吧。」然後走在前面,發現杜芊芊原地發呆,「芊芊?」

準人瑞四肢發僵的跟上…發現薛濤跟她保持三公尺的距離。

欸?喔。對喔,這時代的國中生還含蓄得要死,所謂一起上學放學就是保持三公尺一個走前面一個走後面。連等女朋友放學都必須要鼓起莫大的勇氣,並且還要常常被訓導主任耳提面命,不小心會記過。

…真是個可愛的、純情的年代。

準人瑞將心放在肚子裡。這個分手問題還不是很緊急,等考完高中再說。這種連手都不牽的「初心者階段」,她那可悲的演技也能敷衍。

她小小的開心起來。

偷偷回頭看她的薛濤,整個心都充滿了甜蜜蜜的楓糖味兒。

芊芊開朗了好多呢。

沒有抱怨沒有悲傷也沒有痛苦的芊芊,讓他稍微有點不習慣,但是,也更喜歡她了。

果然我很愛芊芊。少年堅毅的對自己點點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