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

準人瑞真心覺得黑貓對她不夠信任。

說放心就真的好好的將心放在胸腔裡…因為她不但打算什麼都不做,而且皇甫彤一定會得「心疾」。

這麼說吧,在任何有中藥行的地方,準人瑞的外掛會超乎任何人的想像。

有些藥方真的非常精妙,自從郡主任務之後她長長短短的都有收集些。某些特別厲害的藥方沒廣傳開來,其實就是有點嚇人的副作用。|

【Google★廣告贊助】

有種叫做「三仙散」的方子,和培元丹的藥效很類似,缺點是,服用後會「致心疾」。

其實不是吃了就會心臟病,而是藥效運行時會產生心臟病的表徵與脈象。事實上啥事也沒,依舊是固本培元。

所以皇帝又摔茶碗了。因為皇甫彤年紀輕輕的就有「心疾」,沒事兒就捧心病倒。她沒懷疑是因為先帝也有心疾,只是沒這麼嚴重。

皇帝關起門來暗暗罵她老娘好幾個時辰,忍痛放棄了最心愛最像她的女兒。不過終究是她最疼愛的女兒(曾經),也很縱容的隨便她愛做什麼做什麼。畢竟有心疾的人壽命都不長。

所以準人瑞如願的開衙建府,搬出宮了。皇帝還很誇張的封了她一個親王,俸祿可高了。連她捐大筆錢財給慈善堂,收容更多棄嬰…皇帝也忍了,沒再說她什麼。

只有大皇女皇甫彰盯著她盯得讓人毛骨悚然,準人瑞懷疑她看破手腳了。

但那又如何?

她就是要將皇甫彤的「皇帝命」給掐了。中庸無能不是錯,知人善任就行。錯就錯在皇甫彤特麼是個愛情智障,還是個偏激中二。改版她先是將自家滅門了,禪讓後她愛的那隻種馬又將百官滅了一回,然後內戰…差點滅國你知道嗎?北方遊牧民族還不趁妳病要妳命啊?

這種玩意兒還想當皇帝?滾邊兒玩去吧。

反正任務要求的是,皇甫彤活著,保證她有下一代出生。當中可不包括必須為她的皇位奮鬥。

準人瑞非常心安理得的吃吃喝喝玩玩。忍痛將非離送進慈善堂,她只捐錢不再回顧了。

一來她不想讓原主盯上非離,二來她也不希望非離以棄嬰的身分儕身皇親國戚的行列。

畢竟,她無法負責到底。

 

於是「身體不好」的彤親王淡出宗室圈,民間倒是有很多她的傳說。

據說彤親王憐香惜玉,對兒郎特別關懷,卻異常自律,身邊連個侍兒都沒有。她最出名的事蹟就是打滅了纏足的歪風。

這股邪風最早來自揚州,揚州鹽商特別會玩,揚州的風塵之地當然格外奉承。芙蓉秀面楊柳腰已經不稀奇了,揚州某個創意無限的老鴇發明了「三寸金蓮」。

一下子就風靡了整個揚州,並且從風塵界往外流行了。

結果有個回京敘職的官員想巴結彤親王,送了個裹腳兒郎給親王玩賞,還大大宣傳「三寸金蓮」的好處,比方說,能讓兒郎更貞靜守男誡,體態更婀娜多姿,還可以賞金蓮什麼的。

彤親王說,來人啊,拿下。

有人覺得她太大驚小怪,有些輕薄文人還覺得「三寸金蓮」有各種妙處,應該大大推廣。

彤親王築高臺與之激辯,一一駁斥後,令纏足兒郎去鞋襪和裹腳布,讓所有人親眼見到所謂的三寸金蓮是何等殘酷。

雖然只是流行的初期,並沒有殘忍到將腳趾頭掰斷踩在腳底下,但也沒好到哪去。拿掉裹腳布就是一雙可怕畸形的腳。

「『身體髮膚受之母父,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逼迫男兒不孝於母父,這是母父不慈!私刑殘害的是我朝子民,是為不忠!姊妹應當規勸母父卻視而不見,是為不孝!不忠不孝不慈,這等門風敢說自己是讀書人?敢說自己有風骨?當下褫奪功名都不為過!」

於是這股歪風剛流行就憋回去…因為發明「三寸金蓮」的老鴇被綁赴京城凌遲三千刀了。纏足的兒郎立刻放腳,不放被舉發是不會判刑打板子…只是誰家養了纏足小妾侍婢,有官職的連降三級,有功名的革去,沒功名的,不准進貢院。

屢誡不改者,永不錄用。

有些罪行一再猖獗,事實上只是犯罪成本太低,所以罪犯不當回事。

賞金蓮和仕途比起來,這成本實在太高,顯得賞金蓮很沒有必要。

誰讓這事兒將彤親王氣著了,暈厥得差點死過去,讓皇上震怒。皇上盯死了這件事情,對纏足深痛惡絕,嚴重影響到升遷,甚至是子孫未來了。

 

皇甫彰陰沈著臉來探望皇甫彤,「有完沒完?裝夠了沒有?帝母快被妳嚇出病來!」

心情很好的準人瑞沒跟她計較,「妳不懂。我這是為妳好…要知道,一個國家開始糟蹋劣勢性別,那個國家的發展就準備停滯不前了。」

是的。她的本世界就是這樣。自從女人被殘廢之後,該國一千年就像一灘死水。

她只遺憾沒能接到本世界的古代任務。其實她最想將發明纏足的王八蛋親手執行十大酷刑。

可惜黑貓不會答應。實在太遺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