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二

敢開「男塾」這個腦洞,自然是準人瑞深思熟慮後的結果。

女尊世界和男尊世界還是有不同之處。

作為劣勢性別的男性,遭受的壓迫還是比男尊世界的女性輕微些。

首先,母親是優勢性別,對於篤定是自己後代的孩子都是相當愛護的,有娘家撐腰,嫁出去的兒郎被虐待而死的總是比較少。

【Google★廣告贊助】

不提其他,就算是性侵都不甚流行。倒不是技術性問題,而是性侵後的結果得優勢性別的女性買單。已經實踐了優生學的女性沒事幹也不想給自己找事。

男性地位的低落主要還是經濟地位和對家庭貢獻度太低造成的。

這樣就好辦多了。

一起頭就呼籲「女男平等」,在當今的社會文明之下,叫做沒事找抽。但是換個角度,「父智則民強」,聽起來就靠譜多了。

想想吧,孩子小時候都是父親在帶的吧?會有樣學樣吧?結果父親是個文盲,能學出什麼好來?

好夫人總得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吧?可都是媒妁之言,倒底靠不靠譜?人家貴公子都養在深閨人未識,萬一媒人嘴胡咧咧呢?人說好夫旺三代,這不能開玩笑啊!

所以想要一個聰明智慧十全十美的好兒婿,還是得到官方認證的男塾上上學。瞧瞧這個同窗名單,不是宗室就是名門啊!這時候就締結未來夫人外交名單,這是多靠譜的事情!

這麼一呼悠,本來堅決反對的人也動搖了,好像真像回事似的。

 

準人瑞本來就沒打算從平民百姓推廣教育。別傻了,歷史告訴我們,從來沒有這樣成功的例子。

最開始的教育本來就是貴族教育,能推廣到官家子弟都還是慢慢爭取來的。人都會追求社會地位的上升,自己辦不辦得到還另說,但是希望後代能辦到那是鐵鐵的。

有這一份嚮往,才會鼓足勁的往上爬。

只要將「男塾」的「貴族新郎學校」名聲立穩了,不怕「公務員新郎學校」不冒出來。等嚐到了足夠的甜頭,就會開始公家或私人辦學,「平民新郎學校」也會漸漸出籠。

所以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先開針對宗室的「貴族新郎學校」。

為了完善並且永續教育,她甚至還翻了工部所有存檔。

這麼說吧,這世界從來不缺乏智慧的閃光…也就是說許多發明早就已經出現,只是缺乏運用起來的伯樂。

女尊世界也是如此。雕版印刷已經非常成熟的當今,不可能沒人想到活版印刷。只是沒受到重視,被踢到角落而已。

需要的,只是一點改良和修正。

她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到改良活版印刷,儘可能的符合當代的科技和工藝進展。

準人瑞還是認為,教育還是國家真正的基礎,是重中之重,並且需要慎之又慎。她還親手編了數學和自然課本。這可能只是小小火苗,卻能夠透過新郎學校的畢業生,傳承到下一代。

 

「我還是覺得,女男平等,一妻一夫是最好的。男人也不該龜縮在家裡沒事幹,對他們也未免太好。」她對著皇甫彰感慨。

「胡說八道!」皇甫彰發火,「幹嘛老想這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妳明明有才…」憋了半天,皇甫彰吐出口氣,「順了帝母的意也行。妳能靠譜點,我安分真當個賢王,也不是不可以。」

準人瑞笑了。皇帝充滿幽默感,皇甫彰終於獲封,卻被封了個賢王。只差沒當面告訴皇甫彰,寧願將皇位傳給刻薄的皇甫彬,也不會傳給她,乖乖當副手吧。

「那不行。」準人瑞回絕,「再沒兩年我就要『瘋』了。」

皇甫彰揚起拳頭當回答。

這幾年裝病,準人瑞倒是將武藝精進不少,已經能跟皇甫彰打了個勢均力敵了。最少不會鼻青臉腫…衣服底下就不好說了。

照例打完,準人瑞翻了條皮繩串的手鍊給皇甫彰,「喏,千萬別拿下來。還有,離賀小公子遠點。」

皇甫彰無奈,繫在腕上。「我能看上那個水性楊花?等等,妳該不會又犯病吧?他真不是什麼好的!」

準人瑞搖了搖手,「得得,這種事情講緣份,我還沒見到半個順眼的。」

皇甫彰狐疑的看著她。

吃逼不過,準人瑞吐露心聲,「看到那片落腮青,不要說下口,我都倒胃口了。」

「…妳這審美是不是有問題?!」皇甫彰受不了。

其實是妳們審美太寬廣。準人瑞都想暗彈珠淚了。

 

給皇甫彰的皮繩手鍊…是的,就是公子白蛇蛻取下來的。

賀小公子還是被穿越了,那位種馬如期而至。不過賀種馬的家世其實還滿一般的,改版中能夠風生水起,是因為攀附上皇室女皇甫彤。

現在呢,皇甫彤長年多病,已經算是退出交際圈,賀種馬想見面都難,何況攀附。但這傢伙不愧是改版主角,招惹了皇甫彬不算,還想方設法的要招惹皇甫彰。

皇甫彬就算了。這傢伙心裡只有權力和皇位,賀家不上檔次,賀種馬大概只會被她白玩。

但是皇甫彰個性太認真,萬一被賴上樂子就大了。

雖說女尊世界的男人沒有處男膜,卻有守宮砂。結果賀種馬得到一個祕法,可以偽造守宮砂。女尊世界也有處男情結的問題,賀種馬就是靠永無止境的守宮砂騙到一卡車的女人,一開始人人都以為是他的第一,卻沒有人知道只是之一。

照皇甫彰那種認真嚴肅的個性,「酒後亂性」一定會負責任。穿越而來的賀種馬根本不知下限為何物,下春藥什麼的一點負擔也沒有。

不得不忍痛捨一點蛇蛻給皇甫彰。這可是她相好的未來皇帝,不能開玩笑的。

本來呢,準人瑞是想左右一下賀種馬的親事。將他嫁到山南水北去,這樣還能造反真的就佩服他。

但是一打聽到跟皇甫彬攪和在一起,她樂了。

正頭痛不知道該怎麼挖坑坑皇甫彬,結果她就拉到一個摔坑好夥伴。

不但自己準備墓地,還會自己掩土呢。

準人瑞就笑笑不說話,靜靜的看他們作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