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三

來了這麼幾年,總是要人情往來的…哪怕她跟皇甫彬的感情其差無比。

準人瑞年年用竹子主題當禮物打發,皇甫彬嘴巴還是很刻薄,但是收到禮物總是得意洋洋,暗地裡還跟身邊人說皇甫彤雖然討人厭,眼光還是很不錯的…還知道她姐是個君子。

其實皇甫彬挨了譏諷卻不知情。準人瑞一直覺得這個野心勃勃的皇女標準的「志高才疏內裡空空」,非常的竹子。

【Google★廣告贊助】

跟賀種馬真是一路貨色。他們就沒想過要正道而行…不想正道也加強自己實力,比方說暗地裡招兵買馬也是條路子啊!但連這種邪路都嫌辛苦,只想賣弄些陰私小手段。

準人瑞很用心的監視他們,結果一點新意也沒有。

真的是爛大街的陰謀,準人瑞都興趣缺缺了。先給皇帝獻了個用慢性毒藥煮過的夜明珠,皇帝就愛這種玩物,把玩多了當然會開始不舒服,然後就病倒了。

之後當然是買通皇甫彰府裡的下人,將厭勝物埋在王府裡。這下就能栽贓給皇甫彰,不死也是圈禁。

這下可完美了。皇甫彤重病得不見人,皇甫彰又捲入厭勝案。除了皇甫彬,皇帝還能傳位給誰呢?

別說,雖然在歷史上這種栽贓嫁禍已經爛大街,可效果卻一直很驚人。難怪這老梗會一用再用,怎麼用都用不煩。

可惜,他們面對的是個老妖怪。而且還是個能馴養蜘蛛的老妖怪。想監視這兩貨,不過是幾隻蜘蛛的事兒。

女尊世界對蜘蛛觀感很好,是禁止殺蜘蛛的,認為「喜蛛天降」是吉兆。

這真的給準人瑞大開方便之門,半打喜蛛就成了完美的生物型竊聽器了。

養蜘蛛,她在行。

但是對手太老套,讓她提不起勁兒。真不懂皇甫彬急什麼急…皇甫彤「重病」,皇帝不喜歡皇甫彰,除了她還能選誰?會給她出這種一箭雙雕好主意的…大約是沒下限的賀種馬。

賀種馬大概是發現對皇甫彬走不了真愛路線,就改走謀士路線吧?

真是物以類聚,兩個都一樣的蠢。又毒又蠢。

 

其實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直接跟皇帝說完拉倒。可是皇帝多疑到快有心理疾病了。

準人瑞懶懶得執行了「夏綠蒂的網」。

這是她小時候看過的一本童書。一隻叫做夏綠蒂的蜘蛛,想要拯救她的小豬朋友,所以在蜘蛛網上織單字,讓大家知道小豬朋友是非常特別的豬,拯救了小豬的命。

沒有道理蜘蛛只會織英文不會織中文。更沒有道理呼悠得了外國鄉民卻呼悠不了女尊皇帝。

於是開始生病的皇帝瞠目看著「喜蛛送天書」,大怒的將皇甫彬和賀種馬一起逮來。

原本滿肚子話想呼悠的皇甫彬親眼看到「天書」,嚇得伏倒在地發抖,除了認罪,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賀種馬不愧是見多識廣的未來人,還能嚷嚷著是栽贓嫁禍,是人為訓練什麼的…結果六隻喜蛛在他面前慢慢的織了四個字:「借屍還魂」。

差點被嚇出心臟病的皇帝,對自己的骨肉還是不忍心,當然完全遷怒到帶壞她的外人…最可氣的還是個妖男。

於是皇甫彬被送去守皇陵兼圈禁,賀種馬被大卸八塊銼骨揚灰了。

準人瑞只做了一件事情。

她進宮力勸皇帝放過賀家一門老小。她說,命懸一線之人總能看到些異象。賀家一門若枉死,恐是凶兆,求帝母手下留情,為國祚綿延永久著想。

皇帝很不高興的將賀家一門流放嶺南。之後心情也一直非常惡劣,動不動就大發雷霆之怒。

最後比原版死得還早…在後宮玩命兒折騰,在皇甫彤二十,皇帝四十七歲的時候,掙命生下一女,產後大出血死了。

什麼時候懷孕,什麼時候生產,皇甫彰和準人瑞居然一無所知…解決掉賀種馬之後,準人瑞才不耐煩監視皇帝。

等人快不行了才接獲通知,準人瑞很想救皇帝,可是高齡產婦加上勞心勞力的虧損…除非她是神,不然救不回來好不好?

皇甫彰哭得跟傻子一樣,準人瑞抱著剛出生的小妹妹一滴淚也掉不出來。

想想她就明白了。皇帝太討厭皇甫彰了,寧願再生一個也不想把皇位傳給她。所以皇帝才會瞞得死緊,瞞到駕崩了。

這就叫做,「不作不死」。頭回見到親自將自己作死的例子,還是個皇帝呢。

叫她如何哭得出來。

 

皇甫彰平安登基,一點波瀾都沒有。

她心情很低落,所以準人瑞也進宮陪她,順便照顧還是嬰兒的妹妹。

準人瑞將她取名為「皇甫彪」。新皇帝罵了幾聲,卻也沒反對。

新皇帝決意守孝三年,處理完國事沒去跟後宮散心,卻總是來準人瑞這兒探望阿彪,和她一起閒坐。

準人瑞還是滿喜歡彰翁主的。只是她有點納悶,明明已經渡過死劫,為什麼任務還沒結束…左心房五花大綁的原主也涵養的差不多了啊,到底還欠缺什麼要件?

黑貓不在實在很不方便。

現在塵埃落定,宮人又開始獻慇懃了…誰能理解被一群如花包圍的感受?

直到阿彪滿周歲,新皇帝看她太無聊,讓她去皇宮圖書館琅琊閣散心時,才終於明白。

據說,琅琊閣收藏了「盤古遺藏」。是古代神人留下來的殘片。

那是一堆黃金打造的殘片,上面的文字,已經沒有人看得懂了。就是一堆圈圈和一豎。

…零與壹。這是,機械語言啊!!

準人瑞花了不少時間破譯,結果讓她啼笑皆非又震驚。

這居然是無雙心法的一部份。她不會認錯的…要知道,已經足足練了九個任務。就算不能練也在內心一再複習啊。

當中她找到了林大小姐家的家徽。

所以,那個世界渡過了壞空…代價可能很慘烈,以至於科技沒能留存。或許是因為無雙譜的特殊性,連父系社會都沒能保留,直接接軌女尊世界了。

既是無常,亦是有常。勢,也是如此。

其實都不怎麼樣。那些都無所謂。

只要還有人活著,就能貫徹兩個法則,天道就能延續下去。

當初做的第一個任務,在第九個任務又重逢了。她所作的一切,原來都是很有意義的。

她終於可以安心的走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