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四

皇甫彰去探望有孕的皇甫彤。

一改剛「歸來」時的乖戾和狂躁,現在她充滿柔情蜜意,眼睛膠著在身邊的兒郎拔不下來,對待皇帝都非常敷衍。

反而陪侍她的兒郎非常緊張。

真沒想到「歸來」的皇甫彤會看上那個纏足上獻的兒郎,火速愛得欲生欲死,並且毅然決然讓他當自己第一個孩子的父親。

【Google★廣告贊助】

她還真看不出到底有什麼好的。畢竟,替他醫腳醫那麼久,羅夢客都沒上過一點心不是?

其實,皇甫彰只知道她姓羅。旁敲側擊死纏爛打不知道多久才勉強逼問出來的。

有回羅喝醉了,以劍擊缶高歌,當中有一句很有感覺。

她唱,「夢裡不知身是客」。

不知道為什麼,皇甫彰聽了,只覺得眼睛火辣辣的,心酸的當不得。

「不讓我知道名字,那我給妳取個號行不?」

羅清醒了些,「賜號?用不著。」

「不是,就是個別號。我總不能一直喊妳羅。」

她想了會兒,「就妳我知道。還有,別太難聽。」

所以私下皇甫彰喊她夢客。

 

自從阿彪滿周歲後,夢客像是去了一層桎梏,整個輕鬆起來。沒想到她在家裝病多年,裝出了一大箱子的筆記、計畫書。

她說,黑科技不可取,百姓智慧無窮,當代擇優而取就非常不得了了。她特別選了「活版印刷」、「犁」、「水車」、「滑車」。慎重的告訴皇甫彰,這些足夠改變世界、國富民強。

還有,別太瞧不起男塾了。很重要真的,男性佔人口一半,擱置不用太浪費了。反正也不用太麻煩,她已經將規章制度建立起來,物色這個山長可費了老鼻子勁兒了,以後就看山長的了。

可以的話,拜託彰翁主久久瞧一眼就行。

「…難道不能留下?」皇甫彰低低的說。

「別鬧了,大姊。」羅嘆氣,「總不能一直將妳妹關著吧?嗯,我走了以後,小心妳妹。她是個愛情智障兼中二,為了愛情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妳也是我妹。」皇甫彰倔強的繃緊下巴。

沈默了許久,羅輕嘆了口氣,「…對。」

 

幾乎是羅夢客一離開,皇甫彰就開始想她,非常想她。

要不是因為夢客,她早將一「歸來」就開始發瘋的皇甫彤毒啞了。她特別疼愛小阿彪,將她帶在身邊教養…也是因為阿彪模模糊糊還記得夢客,而且分得清楚皇甫彤不是她。

她走出皇甫彤所居牡丹苑,阿彪和非離頭碰頭的在地上寫寫畫畫,嘮嘮叨叨的念,「今有物不知其數,三三數之剩二…」

夢客淨出妖蛾子。男塾的數學課非常風行,都流行到御書房了。好像不會解幾道題,智商就非常值得疑問似的。

明明非常不喜歡男人,卻一直暗暗關愛一個撿來的小男孩。夢客實在,是非常善良的一個人。

沒把非離養在身邊,只是因為她不能長久的照顧。沒事,現在我可是皇帝,萬萬人之上,我能照顧他,替妳照顧他。

真是奇怪的人。一面對兒郎,面癱得不能再癱,只差拔腿就逃。有陣子很喜歡幫夢客開相親宴,她的反應實在太有趣。

可她卻會憐憫弱勢的兒郎。

無關風月,只是,憐憫。

怎麼辦,越來越想她。

幸好阿彪和非離都在身邊,是夢客留下來的,溫柔的遺澤。

這才覺得,她沒有離得太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