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四

杜芊芊和薛濤不同班,所以在樓梯口就分行了。

薛濤停下腳步,眼神溫柔的目送杜芊芊。準人瑞大人笑得該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首次用心電感應對著左心房的原主魂魄咆哮,可惜一點反應也沒有。

她恨這種涵養原主魂魄的制度。

【Google★廣告贊助】

幸好很快就上課了。她完全的專注--當朱訪秋太久的後遺症--專注到一個境界是非常玄妙的,心中除了知識的咀嚼消化和記憶,其他的完全無感。

雖說能力所限,有些老師未免辭不達意。但大部分的老師還是挺有料的,經驗也豐富,尤其是完全陌生的文科,特別新鮮,準人瑞大人聽得津津有味。

太投入了,所以後座的同學對她惡作劇,她也遲鈍的沒感覺出來。

其實吧,那位男同學陳山海也並不是討厭她。相反的,他還有點喜歡杜芊芊,但是杜芊芊早有男朋友了。

他說不出是生氣還是怨恨還是不甘。總之他就是想要杜芊芊注意到他。

好不容易坐到她後面,偏偏她開學就生病請假好久。醞釀了好幾節課才鼓足勇氣想惹她一下,讓她生氣的轉頭瞪人也好。

上課惹她她才跑不掉。

於是陳山海用圓規尖輕輕刺她…杜芊芊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終於他發怒了,用力的扎了她一下。

這次,杜芊芊終於有了反應…雖然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回頭看了他一眼,立刻舉手。

「老師,我後背被扎了個洞,好像流血了。」準人瑞語氣平靜的說。

老師以為她開玩笑,但是周圍的同學尖叫了起來。

雪白的白上衣後背,血跡慢慢擴散開來。

杜芊芊被送去保健室,陳山海被叫去訓導處。
其實傷不算重,就是被扎了一眼兒有點疼。準人瑞默默的想。男生真是太頑劣了,難怪她是萬年仇男症。

原本聽說陳山海被叫去訓導處,她打算算了。可沒想到,導師居然來保健室勸她,既然是小傷,還是原諒陳同學吧。陳同學說他不是故意的。

準人瑞一臉的詫異,但她終究不是真的小孩子,與其被壓迫得接受道歉,不如痛快應下。

這世界可真神奇。對霸凌者無比寬容,總是要被害者原諒霸凌者,因為「他們都是孩子」、「只是比較調皮」、「好孩子要有寬恕的精神」。

但是被害者反抗呢?馬上就會被追究,被認為「沒想到她(他)是這樣的人」、「為什麼不告訴老師」、「還以為他是好孩子呢,沒想到…」

嘖。誰不是孩子啊。這些大人邏輯死掉了嗎?

準人瑞從來不認為「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因為她有仇當天就報了,除非是條件有所限制,那也是越早越好。

再者,這次被扎傷了,她突然被觸發了一些被掩蓋的記憶。

是的,杜芊芊也曾被陳山河欺負。最後她跟薛濤哭訴,那個溫柔的男孩子衝動的為她報仇,固然將陳山河打進醫院,他差點因此把手給廢了,還背了兩支大過。最後因為住院和右手不靈活,和一中擦身而過。

準人瑞大人雖然不是戀童癖,但是疼愛乖巧的小孩子。更不希望一個好少年因此差點致殘。

這是小事嘛。準人瑞淡然的想。自己來很快。
第二天學校就出大事了。

陳山河被打暈在男廁所,後背被扎了五個洞。雖然也沒流多少血,但終究是暈了一夜。

嫌犯似乎呼之欲出。

同學連帶老師的目光都集中在杜芊芊身上,她的眼神卻特別無辜。

雖然她也被警察伯伯叫去作筆錄,也紅著眼眶回來。但是最後卻發現她有不在場證明。

杜芊芊被刺傷敷藥後受了驚嚇有點發燒,在保健室休息了一堂課,那是當天最後一堂課。之後是薛濤帶著書包直接將她接回家,一路上的監視器都證明了她的行蹤。

陳山河則是被叫去訓導處,最後走向男廁所…然後就待了一夜。
其實,若不是陳山河往保健室探頭探腦,裝睡的準人瑞大人也不會發覺他往廁所方向走去。

她知道學校裝有監視器,但是預算有限的學校,應該不會無聊的將監視器裝在外牆。

果然呢。

保健室距離男女廁所只有三個教室遠,外牆還有不錯的落腳處。更好的是,氣窗還開著,上課時間除了陳山河一個人,也沒別人了。

原本只是偵查看有沒有機會的準人瑞,果斷當場把仇給報了。

可惜沒有圓規,只好將兩根黑髮夾併攏…傷口還是太小。

有的時候,準人瑞也覺得自己沒有成為罪犯,實在是犯罪界莫大的損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