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九

準人瑞扔了件長T恤和一條浴巾讓小中二去洗澡,就開始煮飯了。

不管她對孩子再生氣,從來沒有罰過他們餓肚子。人生已經很辛苦了,吃飯是少有的亮點。剝奪吃飯的權力,那簡直太殘忍。

就算是個囂張跋扈的小中二也不例外。

等餓得受不了的陳家駿匆匆洗了個戰鬥澡,頭髮還在滴水的衝出來,鍋燒麵剛好上桌。

【Google★廣告贊助】

放了很多菇類、紅蘿蔔丁和馬鈴薯丁,洋蔥和泡菜。還有魚餃蛋餃蝦餃,和一顆蛋黃跟布丁一樣的荷包蛋。細拉麵浸在湯裡,好吃得停不下來。

趁他還在吃的時候,準人瑞炒了一缽蛋炒飯,外帶一小鍋味噌湯。最後一點不剩的讓陳家駿消滅了。

…十四歲的小孩真能吃。正是半大小子吃窮老子的年紀。

其實陳家駿還有點意猶未盡。但是他想留點肚子吃點心。

「好了。你可以說話了。」準人瑞給自己倒了杯紅茶,「我在聽。」

陳家駿眼淚差點又掉下來,果然後媽待他最好。於是毫無保留的將底漏了個乾淨。

「你爸爸和奶奶喜歡陳家馳…那是當然的。誰不喜歡聽話懂事功課好,嘴巴甜會巴結的小孩?」準人瑞淡淡的點評,「你實在太不靠譜。」

陳家駿大受刺激,跳了起來,「憑什麼?憑什麼?!我才不要巴結爸爸和奶奶…」他吼了出來,「我們是親人、家人!家人間還要諂媚巴結那還是親人嗎?!」

唷,小中二意外的純潔。居然會相信親人之間存在毫無條件、毫無保留的親情。

事實上,不是。除了種種條件和經營外,其實父母子女間的感情還受適性影響。所謂適性最簡單的解釋就是緣份。這點是父母都知道,卻全力掩蓋的祕密。

同樣是自己的孩子,就是會特別疼愛某一兩個,跟智力榮耀和能力沒有正關係或關係不大。

以前陳渣男和老虔婆是沒得選。現在不是有更貼心而且還優秀,適性更相合的孩子嗎?這兩人都是甩手掌櫃,髒活累活不會插手,只負責跟穿得乾乾淨淨洗得香噴噴的孩子玩。

「別傻了。」準人瑞嘲笑,「你已經過了最好玩的年紀…都開始冒青春痘了。」

「青春痘」正好命中陳家駿內心的痛,他暴吼一聲,忘情的想推前後媽一把…下一秒他讓「柔弱可欺」的前後媽直接掄在牆上。

整個後背、四肢百骸都痛得要命,剛剛緩過氣,他破口大罵,「你他媽幹什…」最後一個字還沒吐出來,又被往牆上一摜。

「等等…」他慘叫,前後媽卻沒等他,又迎來了第三掄。

直到第五掄他才醒悟,涕淚肆溢的喊,「對不起對不起!我再不敢了!對不起!」

準人瑞從善如流,鬆了手,「知道錯了就好。放心,我很有分寸的,連淤血都不會有…就算想驗傷也驗不出來。」

陳家駿掩面痛哭。

「所以你沒得選,只能回家巴結你爸和你奶奶了…誰讓前後媽太可怕。」準人瑞輕鬆的說。

旁觀並且尾巴爆炸成松鼠尾的黑貓無言。自己把槽吐完了可以麼?留點餘地給人吐槽啊真是…

不過他跟小中二感同身受,差點也嚇哭了有沒有?

讓他意外的是,以為小中二會奪門而逃,沒想到小中二糾結的問,「可、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做。」

「那簡單。」準人瑞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可你確定,要讓我教你?我已經跟你沒關係了…所以下手有點殘。你還是先回去想清楚再說。」

陳家駿既害怕又有點依依不捨。準人瑞特別幫他叫了計程車,還是能夠載上腳踏車的計程車。

雖然很兇,嘴巴也很壞。可、可是,後媽在這種小地方…那麼溫柔。

所以,其實,她還是很愛我的,對吧?我不是沒人要的。

「計程車在等了。」準人瑞想趕人了。

「…留下來不行嗎?」陳家駿不看她,倔強的嘀咕。

「當然不行。」準人瑞斷然拒絕,「等你爸你奶奶告我誘拐?我就掄了你幾下,也痛不了多久,不至於就要報復吧?有什麼事情手機不能連絡的?快滾!」

陳家駿對著她綻放了一個少年純淨的笑容,推著腳踏車跑向計程車。

…是否誤會並且腦補了些什麼?

一回頭,黑貓呆滯,蔣問晴根本就是將她往死裡崇拜。

黑貓說,「體罰是不好的!羅,有什麼事情咱們可以慢慢說,保護兒童人人有責!」

蔣問晴說,「為什麼呢?羅小姐?您太厲害了…我對他再好,他、他就是不聽話,可您只是將他往牆上掄幾下,他什麼話都聽了,還沒有炸毛!」

喔,這兩個問題倒是可以一起回答。

「沒辦法,有的孩子就是賤皮子,不往牆上擼幾下不爽。」準人瑞神情很輕鬆,「體罰可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不是誰都玩得起的。連最厲害的調教師都未必能掌握當中的度。姊姊有練過的,小朋友可不要輕易嘗試。」

黑貓和蔣問晴的內心都冒出一串兒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