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

等蔣問晴倦極入睡,黑貓狐疑的看著她,嘀咕著,「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準人瑞微微一笑,卻沒有正面回答,「蔣問晴遭遇了太多家庭暴力。」

黑貓困惑,「就是這兩年她婆婆才敢對她動手。」

「不,」準人瑞肅容,「從她嫁進來的第一天就被家暴了。難道你以為她是天生的懦弱和自卑嗎?不是的,這是很精緻的精神暴力,並且很常見。只因為那個女人愛他,所以男人就能用這點要求她改變。只要不斷的暗示她,不用責罵也能將之貶低得一文不值,不依附自家男人就一無是處,甚至無處可去。」

【Google★廣告贊助】

只要放大她所犯的所有微小錯誤,哪怕只是忘了檢查繼子功課,都能細心又傷心的和她「談談」,然後溫柔大度的「原諒」她。

再犯錯誤也不用費神罵她甚至打她,只要不理她就能讓失去自信的她手足無措,恐懼得像是世界末日。

不消一兩年,就可以放置play了。因為她已經沒有勇氣也沒有自信了,親朋好友父母還會告訴她這是個多麼好的丈夫…讓她徹底孤立無援了。

「玄尊者,你知道我的吧?」準人瑞溫和一笑,「我的字典裡沒有『寬恕』兩個字。」

「羅,妳別亂來!」黑貓的聲音都繃緊了。

「放心,我有分寸。」

胡扯!妳從來沒有個毛分寸!

 

其實準人瑞真沒打算使壞。說起來算是雙贏吧?蔣問晴對繼子還有一點不忍,繼子也不是那麼無藥可救。

在她看來,調理個小屁孩不算事。

但是,只論陳家,有個優秀的孩子,是好事。但是有兩個優秀的孩子,卻是大難事。兩個都非常優秀,陳渣男和老虔婆,會為難,非常為難。

因為那兩個人渣對孩子抱持一種功利的取捨。傳宗接代對他們來說跟買保險一樣,為的是「養兒防老」,而不是想要同自己孩子同走一段人生路。

當中一個特別優秀的孩子卻跟他們不同心呢?這代表能給他們更優渥晚年的孩子看破手腳,成年後有飛出掌心的危機。

這變數一生,加上江阿姨不是個省心的料,可陳渣男偏偏褲腰帶很鬆…陳家可就熱鬧了。

她需要做的,不過是將陳家駿掰正。照蔣問晴那令人無奈又可愛的軟心腸,會很好的接棒下去。

光想想陳家必然的分崩離析,就覺得相當有趣呢。

弄懂以後的黑貓抖了抖。果然,羅一直都相當可怕,而且越來越可怕。

 

準人瑞沒打算花很多時間。

其實陳家駿智商沒問題,有問題的是家庭。蔣問晴也真是夠了,繼子老是欺負她,她還是忠實又堅定的壓著陳家駿好好讀完小學,基礎算是相當堅實。

國中也沒那麼難,荒廢的時間也還不算長。

需要的只是比較靠譜的補習老師。符合要求的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只是她堅持要女老師不要男老師才多花時間罷了。

沒辦法,陳家駿長得唇紅齒白,比例上來說,男人是變態的機率比女人高多了。就算過去不是變態保不定未來不是變態。她可沒有時間去懲罰變態…那時傷害已造成,懲罰管毛用。

陳家根本不管陳家駿,哪怕他在外殺人放火搞不好還得看到報紙才知道,更不要說準人瑞自掏腰包給陳家駿請家教。

本來陳家駿很抗拒,準人瑞只睥睨的看著他,「所以我是白費一片心?是我自作多情?行了,以後別找我。把電鈴按穿了我也不會開門。」

「媽!不要!」陳家駿急出一身汗,「不、不就是補習嗎?我去還不行嗎?!」

實在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聽話。跟他爸離婚後,後媽變得很兇,一言不和就掄牆,一時忘情對她吼叫會被提著扔出門外。有事沒事就會被她諷刺。

可、可是。被她嘴雖然很生氣,但也很好笑。誰都不把他當一回事…只有後媽會做飯給他吃,給他縫掉了的釦子。衣服小了,會帶他去買。

說不定他是害怕,很害怕。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什麼都寫在臉上。準人瑞淡淡的想。

「你啊,要活出自己的價值。」準人瑞氣定神閒的說,「還想不想讓你爸你奶奶瞧得上你了?不想巴結諂媚?行啊,用成績單亮瞎他們的狗眼。又不是什麼難事。」

呼悠個小中二,真是殺雞用青龍偃月刀。小中二不要說找不到東西南北,連上下都分不清楚了…就這麼嗷嗷怪叫的跑去補習,往看起來很高大上的目標奔去了。

只有一個問題。中二繼子一天要給她打三五通電話,整天賴就沒有停過。

…煩死祖媽了。

可蔣問晴超喜歡跟小中二傳賴。

然後有回,將身體讓給蔣問晴熟悉,準人瑞回右心房養神…不小心養到睡著。醒來時發現蔣問晴跟著手機螢幕的舞曲舞動青春了。

準人瑞看了好一會兒,舞動得非常忘我的蔣問晴才察覺準人瑞醒了。

颼的一聲,她立刻縮回左心房,速度之快讓反應有點不及的準人瑞差點摔了一跤,並且羞得好幾天裝睡裝得叫不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