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二

戀愛能夠火速提升女人的自信和魅力。蒸騰著生命力和魅惑的狀態不但讓女人更美麗,甚至會輻射影響周圍的人。

第一個遭殃的是剛剛步入青春期,滿腦子黃色廢料的小中二,繼子陳家駿。

讓他能忍受補習的枯燥和繁重功課的,也只有週末週日和繼母聚餐。繼母男朋友的出現簡直天崩地裂怒不可遏。

尤其是繼母越來越美,在他心裡的比例越佔越重。在曖昧衝動的青春期加成中,逐漸變質了。

準人瑞發現了,可蔣問晴也發現了。

【Google★廣告贊助】

中二少年欺上來時,蔣問晴給他的胃來了一記重拳,將他推搡到牆邊,來了一記壁咚。

少年心跳如鼓。繼母面無表情的俯瞰他,精緻描繪的眉眼美的令人不敢直視。

沈默良久,蔣問晴將撐在牆上的手收回。「你還記得我是誰吧?我可是你媽。」

少年蠕動嘴唇,蔣問晴卻搶在前頭,「你想說,我不是你媽?」她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想清楚了再說。我沒有亂倫的習慣,更沒有戀童癖。」

「…我不是孩子!」陳家駿受傷的低吼。

「你若不是孩子,就不需要我這個前後媽了。」蔣問晴指了指開著的大門。

可憐的中二少年泣奔而出。

等他走了,蔣問晴費盡力氣才將大門關上,並且頹然的坐在沙發上。

「…好險。」她將臉埋在掌心,「真的,好險。」

準人瑞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

「我、我以為都過去了。可是,可是…其實我還是很恨他。有機會毀掉他的話…我差點就下手了。我原來、原來是這麼可怕的人…」

「可妳放過他了呀。」準人瑞的語氣難得的溫柔。

「因為我也愛他啊!」蔣問晴哭了,「他才剛高過我膝蓋就養著他!給他洗澡餵飯講故事…十年啊十年!養塊石頭十年也會有感情啊!但他不走投無路根本不會想起我…我有多愛他就有多恨他!」

「其實,」準人瑞微微滄桑的說,「親生的兒子也差不多。」她嘲諷的笑笑,「『燕燕爾勿悲,爾當反自思。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

蔣問晴愣了一下,反覆咀嚼,悲愴越來越深,俯地嚎啕,「爸爸!媽媽!對不起對不起…」

準人瑞無聲的嘆了口氣。所以她一直將養育子女當成責任和樂趣。若要計較得失,先得算她是否將父母債償完,才能坦然向子女要債。一代追一代的,簡直是惡性循環,弄得跟買賣似的,親情反而沒有…搞什麼,不如把養子女的錢拿去投資。

…說是這樣說,但是她也沒能那麼超脫。投下了感情,總是會陷入愛恨漩渦。

 

可看似軟弱的蔣問晴卻飛快的堅強起來。

她還是會去接陳家駿回家吃飯,在他面前卻開始素顏以對,不再那麼熟不拘禮,保持距離。

陳家駿茫然失措,又想克制又衝動,兩個人的關係異樣緊張。

最後是準人瑞幫了一把。

這麼說吧,當兩個人實力差不多的時候,追求方會有妄想,覺得加把勁兒就能比肩。可兩個人實力差距巨大到有個聖母峰時…追求方只能跪了,什麼妄想都不會有。

準人瑞教小中二散打,將他骨頭都快打散了。他終於想起,看似嬌弱的繼母,是能將他「掄(牆)數十,驅之別院」的金龍鑲框、等級滿滿問號的世界首領。

畢竟只是春心初萌時…少年哪個不春心初萌個十回八回,滿腦子只有什麼什麼衝腦。適當應對後,很快的,不應有的心思快速退潮…事實上他國三了,水深火熱中,更沒心思瞎想了。

蔣問晴看似一片大好,而且準人瑞的任務即將結束的當口…蔣問晴跟男朋友分手了。

「什麼?!妳要留下?!」黑貓整個暴躁了,「妳瘋了啊?妳是蔣問晴她媽?要包山包海包一生啊?!她不會有事的好吧?原版那麼慘都慘過去了好吧?妳現在是正式員工了,超過時間扣的是積分,還以秒計費妳知道嗎?!」

「你不懂。」準人瑞將黑貓搡到一邊去。

黑貓暴跳,「我會不懂?羅!她並不是過去的妳!!」

「那當然。」準人瑞獰笑的掐住黑貓的後頸搖晃,「你不知道嗎?有時候我不喜歡聽實話。」

被晃暈頭的黑貓眼眶溼潤了。

他一定是最沒有尊嚴的上司。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