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三

「…羅小姐,妳在嗎?」蔣問晴弱弱的呼喚救了黑貓,準人瑞立刻將他一甩,顯現了真身飄在蔣問晴面前。

「我在。」

蔣問晴勉強一笑,「是我要分手的,不是他的錯。他、他對我一直很誠實。一起頭就告訴過我,他是享樂主義者,這輩子不考慮結婚的事情。」

準人瑞點了點頭。這個她知道。蔣問晴的男朋友姓夏名風,非常人如其名。家裡好幾棟學生公寓,他只管收租和管些瑣事,有大把的閒暇時間,但是又無所事事的別具一格。

【Google★廣告贊助】

白天混圖書館,聽說想把整個圖書館的書都看完。晚上就是玩,能夠欣賞歌劇也去搖滾演唱會。國際標準舞跳得超讚,卻也會玩滑板。喜歡旅行、運動、閱讀。

最可貴的就是心腸不錯,對蔣問晴是真心的,總帶著她到處玩。

「但是我太喜歡他。」蔣問晴努力保持笑容,眼淚卻還是滑過臉頰,「越來越喜歡他。早晚我會逼他結婚,將他改變得面目全非。

「羅小姐,這不行的。妳看看我,看看我。我就是被另一個人強迫轉化成這樣,以愛的名義。妳看看我,曾經有多痛苦。我喜歡自由自在放飛的阿風…但我終究和他不一樣。對不起,我不是黑馬…我不需要草原,我要的是家…

「我很愛他,羅小姐,我很愛他。我不想折了他的翅膀。」

她撲入羅小姐的懷抱,沒有溫度,是一片清涼。之前有很多猜測,但現在她什麼也不想。

羅小姐是她的朋友。最好的朋友。是羅小姐一路支持著她,不然她早就走不下去了。

準人瑞輕輕撫摸蔣問晴的頭髮。比她想像的還善良啊,這孩子。

這就是她為什麼忍受超時以秒計費的緣故。

 

後來蔣問晴沒有成為「Dark Horse」…表面上。

本性難移,她畢竟是個乖乖女。見識過繁華,厭倦得很快。和男朋友分手之後,她在年齡的最後期限考過了高考…她大學原本就是圖書館系,也很幸運的考上,成為一個公務員,一個真正的圖書館員。

比原版提早許多年。原版中她到五十歲才當圖書館員,而且佔的還是工友的缺…偏遠小學沒有辦法。

收起華服,收起化妝品…收起美麗與嬌媚。

像是將所有的青春都燃燒殆盡。

面對上了高中的繼子,她溫和的像是一個朋友。受她的影響,陳家駿也喜歡上科普書籍,常常交換書單。

是的,不是科普小說,是看起來有點乾巴巴的科學普及書籍。電視她也只看 Discovery。

一個理化數常常在及格線掙扎的人,卻喜歡這些,實在很不可思議。

但是,準人瑞知道,她依舊飽富魅力。即使包裹在保守套裝之中,依舊散發著成熟智慧的魅惑,僅僅是垂眸也能讓人臉紅心跳,雖然她無意如此。

沒白白給她洗腦。幹得好。準人瑞給自己點個讚。

可是腦容量有點小的黑貓看不出來,「結果她也沒有如妳所願的…」成為野獸或黑馬什麼的。

準人瑞笑得意味深長,「不需要。本來就是激勵她…憑什麼原主非得照著我規劃的路走?我又不是上帝。」

…妳不覺得妳的標準一直在浮動嗎?!妳為什麼不說因為我爽?這樣還比較不違和!

但是膽子也很小的黑貓沒有勇氣吐槽。

 

等陳家駿高三的時候,不得不搬出來。

因為陳家已炸鍋。

保姆遭受池魚之殃,被解雇了。陳家駿遲疑的問蔣問晴能不能幫她找個工作。

準人瑞很感興趣,慫恿蔣問晴將保姆接收過來。有正義感的八卦電台啊,這可不是容易出世的物種。

保姆倒是欣然前來。在她嘴裡陳家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陳家駿浪子回頭,在所有人沒有心理準備下,神勇考上第一高中,名次還很靠前,震驚全家了。

功利的陳渣男和老虔婆立刻將陳家馳扔到一邊,殷勤的對陳家駿噓寒問暖。他奶奶還公然放話,說陳家駿才是正經婚生子,所以才這麼有出息什麼的…

這可真的惹到江阿姨了。這話是什麼意思?諷刺他們家小馳是私生子?會是私生子該怪誰?

於是蜜月期正式結束。婆媳關係急速惡化,好人的面具也龜裂了,再說,既然已經上位,誰還肯經年累月的裝賢淑啊?

好了,開始鬧了。婆婆和媳婦開戰,陳家馳當然護著他媽,婆婆對伶牙俐齒的媳婦沒辦法,還拿她生的雜種(?)沒辦法?於是掐得雞飛狗跳。

陳家駿吧,上高中辛苦,晚上還得補習,哪管家裡兵荒馬亂。陳渣男吧,跟前兩段婚姻一樣,家裡吵就躲,哪裡不是安樂窩?

於是安樂窩的小三又食髓知味,姓江的還不是小三上位,她行為什麼我不行?扎破了一打保險套後,成功有身孕,挺著肚子裝小白花,怕孩子頂著私生子的名義不好聽,看能不能假離婚先娶她…

熱鬧得不堪聞問。全家的火氣都頂天了。

湊巧蔣問晴她前公公的中風症狀經復健好多了,然後病成這副德行的老色鬼,偷偷掐了保姆的屁股一把,保姆炸了,嚷了出來。

早就滿肚子火氣的老虔婆顛倒黑白,跟保姆撕扯了一番,將她開除了…

保姆能給他們好過嗎?之前八卦得還含蓄,這次公開揭密大放送…程度大概是非搬家不可的地步了。

 

跟改版真是大不相同呢。

其實也很容易了解。有很多國家發生國內衝突的時候,就會趕緊將矛頭轉移到國外,以求消弭矛盾團結國內。

陳渣男和江小三能那麼情比金堅其實蔣問晴功不可沒。她越鬧,這對狗男女就越團結感到更相愛。蔣問晴這「外侮」把自己給解決了,還不有個身心巨創的兒子需要關懷照顧嗎?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共抗外侮的時間有了,愛情的基礎也穩了,自然幸福快樂。

那時小中二早把自己作死了,連個疙瘩都沒產生。

結果二話不說,「外侮」蔣問晴拔腿就走。少了「外侮」這塊煉金石,加上一個優秀沒空作死的小中二,不用推波助瀾都要翻船了。

「居然還驚動了我媽呢。」陳家駿冷笑,「讓我跟她走。我呸!沒考上一中之前為什麼不問我?我長到這麼大難道沒媽希罕她?!」

「說什麼話來著?」蔣問晴喝斥,「到底是你親生母親,尊重點!」

陳家駿跟個鵪鶉似的,狗腿的笑了一笑。

準人瑞覺得完全可以放心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