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一

命書卷拾壹 popping

「其實,」黑貓有些不安,「多休息些時候也沒關係,妳已經脫離新手期了,自由度大很多。」

準人瑞看了黑貓一眼,「沒事。我愛工作。」

事實上,她喜歡任務沒錯…不如說她喜愛閱讀。但這麼急著去工作的緣故…是想趕緊去賺錢。

自從她將積分花乾淨,黑貓的心情每天都是陰天。雖然她不怎麼在乎活不活這事兒,畢竟她活夠了。可讓黑貓這麼擔心,總覺得過意不去。

再說,黑貓欠了一大筆的積分…被炁道尊坑的。

【Google★廣告贊助】

她自覺是個負責任的飼主,寵物債飼主還…雖然黑貓嚴厲的拒絕了。但她總不能乾看著不是?

可等任務檔案到手,準人瑞立刻後悔了。

她不該將積分花到只剩下夠買一碗泡麵。

因為這份獨一無二的任務檔案,危險度是遮蔽狀態,分類是「末世」。

「靠!欺負人這是!!」黑貓跳起來,手機撥號到一半才發現上面有個紙袋,內附張小紙條和一粒藥丸。,標明這個案件是「特急件」,還是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特別撥下來的。

看完紙條,黑貓安靜了好一會兒,淚眼婆娑的說,「羅,妳的命好苦~」

說真話,她也這麼覺得。

 

末世標籤的案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可以說是最不受歡迎的任務。而這份案件會特別發到準人瑞手裡,是因為她擁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健康屬性」。

聽說一個厲害得不要不要的神器上司,推算了滿天星斗那麼多的執行者,才發現了熠熠生輝的準人瑞,有那麼微乎其微的仗著外掛完成任務的機會。

…怎麼聽起來超級不靠譜?還有,那粒藥丸是幹嘛的?

「為任務量身定做的止痛藥。」黑貓有氣無力的說,「完了完了完了…」

「不要慌。」準人瑞老神在在,「酬勞怎麼樣?」

這時候還能想酬勞?!但是黑貓仔細看了案件檔案…「超多。比做二十個紅色任務還多!失敗懲罰…居然這麼少?還能透支積分額度呢!」

「幹了。」準人瑞非常乾脆。

現在她也算明白大道之初的尿性了。越難的任務,酬勞越優渥,失敗懲罰的條件越寬鬆。

不這樣誰想賣命啊。

她一把將止痛藥吃了。

 

一上線,她就明白為什麼特別配發止痛藥…特麼的都先吃止痛藥了,還是痛得要命…程度跟無麻醉拔智齒差不多。

然後她發現自己不能動。抽搐了一會兒才發現,下半身被半樓高的廢鐵給壓住了。這個時候她是趴著的,左手腕銬著一個手銬附帶鐵鍊,另一端銬在一個手提箱的把手,距離她大約有兩公尺左右。

左手腕已經看得到骨頭了啊。

而且她快被「擠」出來了。

準人瑞立刻汗了。這經歷好熟…跟孟蟬死在手術台的感覺簡直一模一樣。上線就掛是哪招啊!!

若不是黑貓大腳一踹硬把她踹進原主的身體,真的掛定了好吧?

這不是最糟的。更糟的是,有兩個襤褸的像乞丐的男女走過來,卻不是來救她的,而是想搶她的手提箱。

「喂!」準人瑞大喝,第二個字吐不出來,倒是吐了一大口血。

這對情侶(?)被嚇了一跳,男人拔出槍居然對準了她,開了保險準備扣板機了。

即使狀態差到離死只有一釐米,準人瑞能被槍殺了也真別混了。從紅寶石戒指裡摸出手槍,反而先發後至,先把男人拿槍的手廢了。

「滾。」準人瑞冷冷的說。如果沒再吐幾口血,其實還滿帥的。

「妳怎麼可以隨便傷人!」女人對她尖叫。

靠北喔。又痛又虛弱的準人瑞連話都不想對她說,直接又廢了她拿著球棒想上來行兇的右手。

「滾,或死。」準人瑞的耐性快耗盡了。

這兩人跑得跟飛一樣。

呆滯的黑貓這時候才找到自己的舌頭,「…他們倆是男女主角。」

準人瑞悶悶的看他一眼。啥鬼?

「改版裡的男女主角。他們…本來會征服世界一統江湖。可妳把他們的右手都給廢了!」

那又怎麼樣?黑貓真是越來越不著調了。

「也、也順便把他們的異能廢了…」黑貓抱住腦袋,「未來他們一個火系,一個水系!還有空間呢!靠的是他們倆戴著的情人戒…剛那兩槍,妳廢了他們右手順便把戒指也廢了…」

…剛登錄,改版的劇情線就被破壞到這地步,徹底不可控。

原來槍法太殺也不是什麼好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