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四

一直堅毅的跟花崗石一樣的準人瑞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整條大街的殭尸整齊劃一的跳舞…這你能信?

她深深覺得,這是她在世的時候,對殭尸電影吐槽太多的報應。嗯…不管電影內容是恐怖是熱血還是催人熱淚,只要一演到人類轉化成殭尸的畫面,準人瑞都會噗嗤一聲笑出來。

只差配個樂就可以popping了,在地上爬的都是標準breaking。總是令人瞬間出戲,太好笑了。

結果真的遇到了,她就笑不出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

為了轉移注意力,準人瑞佈下一個隱蔽陣。這陣很簡單,只是遮蔽生氣、味道。事實上這陣在琴娘世界是百姓用的普通小陣,用得最多的是獵戶埋伏用,效果聊勝於無,有機會騙過嗅覺驚人的魔獸。

不過此界殭尸和琴娘世界的魔獸相比,那是螻蟻比大象,純屬侮辱人。所以隱蔽陣效果非常好…

那之前為什麼不用?

呃,因為這個民間陣法的陣眼需要一口佈滿鍋底灰的鐵鍋。在普遍使用不沾鍋的此界,這陣眼純屬為難人。要不是這家小吃店應該開了幾代,有口傳家炒菜鍋滿足了鍋底灰的條件,準人瑞也只能抱著腦袋燒。

刮下一點鍋底灰,混著自己吐的血,拿出毛筆和所剩無幾的黃紙,畫完符安陣眼,祈禳祝禱,啟動了隱蔽陣。敲門的殭尸越來越遲疑,最後終於安靜下來,卻還是在門口徘徊。

那當然。除了陣眼勉強滿足標準,當陣體的符未免也太克難!但是保一兩天的平安應該是可以的。

這家小吃店沒有被洗劫,可能是因為老闆老闆娘很兇殘,也可能是周圍的殭尸多到更兇殘。可熟食自然全腐爛了,電冰箱簡直是毒氣室。

米麵都長了蟲子。幾乎沒什麼可吃的了。

感謝上蒼的是,她找到了肯定過期的奶粉,還有一大包還沒拆過的米麩。堆在一大堆辣椒醬下面,可能買到都忘了有它。

更好的是,這家傳統小吃店還在用瓦斯筒而不是天然氣,自己還有個小水塔。在末世發生一年多了的此時,這水可能不太適合使用,但神棍技能不是白給的。

投了淨水符,洗了陣眼鍋,燒了一鍋開水,奶粉加米麩濃濃的沖一大碗,邊吃準人瑞差點邊掉眼淚。

她做任務以來,可能九死一生,但是吃穿用度沒被虧待過。這是頭回淨餓了兩天,同時身受重傷。

飢餓、虛弱、疼痛、朝不保夕。果然之前十個任務都還是新手保護期…最少吃得飽穿得暖有病也給治。

這兩天餓到只能靠吃藥…培元丹。可惜只有一小瓶,也快磕完了。沒辦法,紅寶石戒指的容量就是這麼迷你,只有兩個拳頭大,能塞的東西很有限。

若不是找到食物了,恐怕啃完培元丹,她就得啃公子白的蛇蛻了…

吃飽了終於有閒心想其他。

不知道玄尊者怎麼樣了?希望別受到太重的懲罰啊。想著想著,傷重疲憊的準人瑞開始點頭,眼睛漸漸睜不開,蜷在沙發上睡著了。

又是那一道劃破天際,縹緲又響亮的聲音。

猛然驚醒的準人瑞轉頭看鐘,十二點,凌晨十二點。

從鐵捲門旁邊的氣窗看出去非常刺激。晚上的殭尸比白天還活躍。這天還是滿月,滿大街的殭尸寂然無聲,卻跳得更嗨。

這很明顯是舞曲節奏。原來不是幻覺。

但是這聽不到的聲音…好像有點熟悉,又很陌生。她試圖張開領域,就聽不見了。

不是,不是人為的。呃,應該說,不是生物或死靈發出來的。星際運行、潮汐起落,自然的,諸多巧合產生的聲音。

她試圖深入虛空探詢來源…然後猛然撞上邊角,七竅流血的暈過去了。

 

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這感覺太熟悉了,畢竟不是她第一回撞上天道的邊角。

只是,誰來告訴我,這個天道的歌聲為什麼是電子舞曲?

遇到一個非常另類的天道該怎麼辦?急,在線等。

頭痛完,她將血污的臉洗乾淨,又煮了一頓奶麩糊。正吃著,才發現她居然輕鬆多了。內臟疼痛減輕,斷骨完全癒合,能夠正常行走,甚至能小跑了。

怎麼回事?天道傷害補償嗎?

這時候,她就很想念玄尊者了。他不在實在太不方便,想問都沒地方問。


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