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七

皮包骨少年兄姓馮名道。

他和有名貳臣的長樂老不同,是個貨真價實的好人(準人瑞都覺得是聖人了)。

來自一個異常戰亂的仙俠世界。他並不是名門正派的子弟,而是民間家傳的小道。有多小呢?差不多是龍虎山天師對比下的棺材鋪師傅。會點超度亡魂、封印或抹殺厲鬼的手藝。

本事呢,算是非常低微,但是馮家在民間名氣卻很大。因為馮家子弟會週行天下,在戰亂後的戰場超度亡魂收斂屍體,沒有他們收尾,平民快要全活不下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馮家子弟良莠不齊,裝神弄鬼藉機騙色斂財的一定有,但絕對不包含馮道。他甚至不是馮家血脈,而是馮家某個長輩從死人堆裡扒出來的孤兒,後來成了他的養父兼師父。

他師父的一點慈心,在他的心裡造成了無限漣漪,生生擴大了好幾倍。

自師父過世後,十四歲開始獨立的他,一直在安撫流亡。最後在二十四歲時護著流民自我犧牲的被捲入兩個門派的法術大爆炸當中。

他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居然出現在滿地殭尸的異界。而且,還適應得特別快。

「…都聖母到穿越了,還聖母個屁啊!!」準人瑞暴躁。

瘦得跟髑髏一樣的馮道笑了,「其實他們只是害怕。據說一年多以前,這世界非常豐饒、富足、和平。一下子大變樣…他們受不了。再過幾年,就會回過神來,恢復人性。

「其實現在還不算絕境呢。」他的眼神虛無而溫和,「這世道之前太溫和,養得太嬌慣的人們還沒見過真正的人間煉獄。」

…太大愛了。這境界她就算投胎轉世一百次都看不到車尾燈。

「前輩,不也是嗎?」

「才不是啊混帳!」準人瑞爆了,「是他們硬黏上來啊!」

「可是,在我的世界,像前輩這樣的大能,早把硬黏上來的人轟成渣了。前輩還忍著他們,雖然不高興還是會分食物給他們…前輩很溫柔呢。」

「閉嘴。」準人瑞沒好氣的呵斥他。

「前輩還救了我不是嗎?」

「叫你閉嘴沒聽到?!」

頭回感覺到跟三觀太正的相處是這麼蛋疼。

跟他聊天更是充滿做惡夢的材料。覺得遍地殭尸是最糟糕的嗎?不,馮道可以告訴妳真正的煉獄是怎麼鍊成的。

大概把黃巢加蒙古入侵加李自成的戰亂乘以三,背景輔以大旱五年加水災五年,真正的十室九空。同時修仙門派還在激戰製造天災。

凡人的活路只剩下當有實力或權力者的奴隸。即使如此也未必能免除餓死或被當軍糧殺死的命運。

…說起來還真不算絕境呢。最少不用當奴隸不是嗎?面對殭尸和面對舉起屠刀喪失人性的軍漢,又有什麼差別呢?殭尸跑得還沒有那麼快呢。

「謝謝。」準人瑞喃喃著,「現在我覺得充滿信心。」

 

最後準人瑞還是將這個非常聖母的穿越者給拐跑了。別忘了她是畫虎蘭的大宗師,想呼悠暈個把聖母…聖父是小菜一碟。

好鋼就該用在刀口上是吧?救一兩個作死的路人作用微乎其微,是吧?人生要有所取捨啊,忍痛捨那幾個作姦犯科的廢物,保護人類火種的基地,這才是真正的大愛。

準人瑞承認,將馮道呼悠瘸了是有她的私心。劉新夏活不了多久了,基地的安全她實在覺得夠嗆。原版也是險險的靠運氣才避免被完全攻破…

是的,這個三年後會研發出安全可靠的正版疫苗的基地,曾經被殭尸攻城,外圍淪陷過四次。完全是靠人海戰術對殭尸海戰術硬車過去,數量極少的異能者只能作作秀當明星,對戰局沒辦法起什麼作用。

只要稍微不運氣,就要全盤皆墨。

準人瑞有把握用非科技的方法協助防守,可是劉新夏活不了那麼久。所以她一定要呼悠馮道來接棒。

可在那之前,非把他這過度聖母的個性掰過來。

只能說,聖父馮道即使經歷異常豐富,可最親、交流最多的只有養父兼師父,實在是單純得宛如一張白紙。

在準人瑞十八般武藝的煽動蠱惑下,慘敗得不忍卒睹。

短短三十幾公里的路程,還沒進基地他已經被準人瑞洗腦成功。

進基地之前,準人瑞本來為他的智商和情商異常憂慮,結果進了基地,他對「前輩」的教誨深信不疑堅若磐石,對別人的各種拉攏威脅利誘毫不動搖。

深感安慰之餘,其實準人瑞難得的感到一絲絲的心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