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八

千辛萬苦抵達基地後,核心實驗室的主持人親自出迎。體檢後確定身分、疫苗樣本和資料,「劉新夏」和她的助理馮道受到上上等的禮遇。

表面上。

雖然劉新夏在基地實驗室也掛了個顧問的頭銜,卻是顧而不問。

準人瑞理解。

雖然基地實驗室的人也是犧牲奉獻為全人類,但是有的人能視利益如糞土,卻無法抗拒「名」。同樣研究疫苗的實驗室何止千萬,思路殊途同歸。只是劉新夏他們實驗室走對了,其他人沒找到關鍵還在迷路而已。

所以基地實驗室既喜悅又不甘,所以隱隱的將她排斥了。

準人瑞並不在乎,相信劉新夏也不在乎。

【Google★廣告贊助】

她只是不想太閒,申請將顧問當作兼職,想找份正職。只要不搗蛋,實驗室真的什麼都願意滿足,最後將她和助理都塞進了庶務部。

因為是什麼都管、哪裡缺人哪兒支援的庶務部,所以準人瑞有機會遠遠的見過幾次基地總長,一個不到四十就成為軍事政府最高首長的男人。

頭回見到,劉新夏強烈的迴響差點讓準人瑞失態了。

說起來很妙,這位司令官姓趙名明夷。在改版裡,他是第一大反派boss,是擋在改版男女主角之前最大的絆腳石。

事實上他也的確不是什麼好人。從他爸開始就有造反的心,到他更發揚光大。要不這個首都邊緣怎麼會冒出一個「軍事特區」?

雖然父子兩代都是以「防範核戰」的理由將軍事特區建築的跟鐵桶一樣,並且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事實上這一切,都是為了兩父子的狼子野心服務。

趙明夷他爸來不及看到那天,趙明夷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結果沒等來東風卻等來了殭尸降臨的龍捲風。

他想推翻的民主政府,高層自己滅團了。在他掌控下的軍事特區,因為他的獨裁和鐵血,第一時間槍決了所有發病的殭尸(或疑似發病的患者),反而損失最小,並且最快恢復秩序,成為最大的基地,同時被視為政府的延續。

當代最兇殘的獨裁者,該基地擁有最肅殺的秩序,完全軍事管理。

劉新夏對他最寄以厚望。

改版時的她是一個很奇妙的存在。她被打爆了腦袋雖然傷重,依舊以殭尸形態存在,並且緩慢的自癒,只是使用的時間很長,並且無法移動。

但是保持神智的她更奇妙的能夠「神遊」。

可能是一種出竅,或者更乾脆的能夠以鬼魂形態漫遊。很遺憾的是,因為她靈魂已經燃燒殆盡,只剩下第三者觀點的檔案資料,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實在不明白了。

總之,神遊的劉新夏堅信獨裁鐵血的趙司令官是人類火種的最後希望。

一開始他的確也幹得轟轟烈烈…只可惜有幾個被「有效疫苗」誘惑的部下背叛,
實驗室淪陷,手握疫苗倡議民主的男女主角推翻了他這個獨裁者。

其實吧,所謂民主也就是個幌子,真正的情況是「人民放在鍋子裡煮」,比獨裁時代還慘,水深火熱起來了。

趙明夷被槍決時,劉新夏的鬼魂(?)痛苦不堪,是她第一次陷入絕望中。絕望悲傷到這個程度,卻一滴淚都流不出來…這時候她不得不正視自己不再是人類的事實。

這是她瘋狂的開端。

 

準人瑞一直在想,所謂的迴響到底是什麼。即使靈魂燃燒殆盡,依舊深深留在肉體裡。

她覺得,應該是某種強烈的執念。

像是頭回見到趙司令官,她幾乎失去身體的控制權,眼睛裡填滿了那個人,其他什麼都看不見。

幸好幾秒就奪回身體的控制權,硬生生低下頭。但敏銳的趙司令官已經看過來,即使低著頭也感到那種壓迫的如芒在背。

…可憐的女孩。劉新夏一直到瘋,到將自己靈魂燒光,可能都沒發現…歷經苦難灰暗的一生,趙明夷是她唯一一縷鮮豔的色彩。

痛苦、遺憾、失望、憤怒。無數負面情緒填滿她不再是人的人生。最後是內疚,對師友的內疚,對疫苗樣本資料被奪走的內疚,全人類滅亡的內疚。

龐大沈重的內疚將她寸寸壓垮,最後爆發成魔真不是希罕事。

這一切,顯得那一縷鮮豔很珍貴,異常珍貴。

可惜她已經不在。準人瑞默默的想。可惜,她再怎麼同情劉新夏,也不代辦告白業務。

反正她活不了多久了。最重要的還是將馮進帶起來。

 

原本以為跟最高司令官不會有什麼交集。畢竟她只是庶務部的一個小職員。

只是金子到哪裡都會發光,準人瑞到哪兒都能帶歪。

雜牌拼湊軍的庶務部在幾次殭尸攻城中表現得燦爛輝煌,準人瑞依軍功連升三級,成為庶務六課的最強課長。

趙司令官單獨接見她。

她一點都不緊張,但是劉新夏的掌心捏了滿把的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