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

可能是生存壓力太大的緣故,軍貓和軍犬相處的很和諧。必要的時候甚至會相互支援。

但也實在太和諧了,軍貓這種逢十二點跳舞的異徵也傳染給軍犬了。

這曾經造成短暫的恐慌。畢竟太容易跟殭尸狂舞的奇景掛鉤,懷疑是否貓狗也染上殭尸病毒。但是經過重重疊疊不厭其煩的體檢後,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貓狗別說染上病毒,健康更上一層樓,強壯得不得了。

【Google★廣告贊助】

就像現在還是不明白殭尸為何整十二點popping,貓狗齊步搖滾同樣也是世紀之謎。

「牠們,聽懂了天道的歌聲。」準人瑞不解的說,「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跳舞。」

馮道更不解的看著她,「劉先生,這不是應該的嗎?隨天籟而舞謂之『祭』。」他看著瞪大眼睛的準人瑞,訝異了,「難道你們的世界不是這樣嗎?」

在馮道出身的仙俠世界,最高信仰是「天」。天老爺運行的聲音謂之天籟。

不管是名門正派天師之流慎重其事莊嚴雅樂以待,還是他師父拿根筷子敲破碗,都是音樂舞蹈以饗天,是為「舞拜天地」。

這不獨獨是人類的專利,萬物也能與天籟和鳴共舞,萬物之老者能成妖成精,也是對天籟理解得夠深,且舞且拜多年才能脫穎而出。

 

「…所以殭尸這是…打算修煉回人類嗎?」準人瑞覺得有點好笑。

「活尸絕對無法變回人類啊。」馮道嘆息,「他們已經死了,死亡那刻魂魄已經粉碎,被魔氣操控了。但因為他們曾經是人,最容易修煉的種族。即使被魔氣操控,被排斥在老天爺的規則之外,還是會本能的渴望回歸規則…所以他們會依天籟舞拜。」

…被死亡的軀殼所困,哪怕魂魄粉碎,也還是,在設法自我超度,以求輪迴嗎?

本來很科學的病毒與殭尸,被很不科學的解釋過,有種淡淡哀傷的詩意呢。

「老天不長眼。」準人瑞喟嘆。以萬物為芻狗。

「胡說。」馮道難得的反駁準人瑞,「天災是定數不可違。可真的讓情況如此慘烈的卻是人禍。凡人造的孽卻怪天老爺,這可不對。」

準人瑞居然無言以對。

全球雨之後,各地疫情有輕有重。會一發不可收拾,是疫區自覺健康的人恐懼的搭各種交通工具逃走,還有人隱瞞家人發病,然後潛伏期一過,死全家順便死別人全家。

不能說是誰的錯…只是怪老天爺也不對。天道也是受害者。

馮道有些尷尬的看著沈默的劉先生,其實他是有感而發…卻不是因為這個世界。他覺得這個世界實在無辜。真正人禍不斷的是他所出身的仙俠世界。

實在不願回想耗盡一切卻徒勞無功心灰意冷的過去,馮道硬轉了話題,「那麼,這世界的天籟是什麼樣子?」

準人瑞遲疑了。「呃…很難形容。我想辦法…讓你聽聽看。」

 

現在都進入軌道了,準人瑞也閒下來。

雖然超級不科學,但是準人瑞提出的符陣異常有效、容易執行。這玩意兒叫做「八卦辟邪陣」,是琴娘世界村鎮常用防禦陣。想抵禦大能打架的餘波那是無可能,但是對付獸潮或活尸那是輕而易舉。

本來就是山野村巫爛大街的野路子,能有多難?馮道很快的就能掌握布陣。材料也不複雜,需要許多貴金屬,例如金銀,和一些上佳的玉。在末世這些東西一文不值,盡量用吧。

基地原本是軍事特區,預計容納三十五萬人。現在卻收容了兩百萬人口,自然不能人人都住在銅牆鐵壁的特區內,另外用鐵絲網圈出一個外城。

不是不想築起城牆…而是交通斷絕、孤島狀態的基地,鋼筋水泥等等通通都匱乏。能把鐵網拉起來通電,已經是非常盡力了。

但是這樣簡陋的防禦工事,平日還勉強能行,萬一殭尸攻城真的就疲於奔命,外城的難民真的是純炮灰了。

可非常不科學的八卦辟邪陣一立起來,可以說讓鐵絲網圍牆短暫的有鋼筋水泥牆的功效,雖然不能解決一切問題,卻可以爭取更多時間。

雖然陣眼是口髒兮兮的鐵鍋,而且指定放在趙司令官辦公室。但是司令官都不說話,其他人只能閉嘴。

準人瑞只打算插手防禦,其他的,她不得不旁觀了。

實在劉新夏沒有那麼多時間。而且,她覺得該多信賴趙司令官一些。

這人實在是個足智多謀的梟雄。別的基地還在為了一點食物打破頭時,他已經發動整個基地開始耕種。

這時候誰有那美國時間種水稻了,蕃薯、馬鈴薯等等塊莖植物,大軍出動防護清理殭尸,搶時間讓基地居民上去耕種,然後就不管了…反正殭尸不會去啃秧子,能收多少算多少。

真正大頭是水耕。用最少的土壤種植最多的糧食。

雖然最後配給的食物都是糊糊,味道不敢恭維,卻養活了兩百多萬的人口。

然後,他硬堆人命堆出道路暢通,就為了運輸鐵料、汽油等等原物料。

…的確。若一直保持孤島狀態,文明勢必不斷倒退。舉個例子來說吧,軍工廠再怎麼完善,沒鐵料就是一廠子廢物。就算有鐵料能生產出槍枝,可火藥呢?沒火藥哪來的子彈。

這些都不可能是當地資源。

所以物流一斷,所有基地都成了孤島。這些孤島不用十年文明就會倒退到難以想像的地步。

但一般人不會想那麼遠,就算宣導他們也不相信,只是仇視讓他們住外城、辛苦勞役還吃「餿水」的獨裁者。

可惜獨裁的趙司令官很殘。不滿意的直接拖出基地,掰掰不送。還想造反請你吃槍子兒,這點消費趙司令官還耗得起。

不是劉新夏欣賞他,說真話,準人瑞也覺得這傢伙相當有氣魄。

 

馮道舉一反三,教起來毫不費勁兒。而且這位抓鬼專家還相當的回饋了超度亡魂封滅厲鬼的知識…雖然在這個世界用不著,將來應該有用得到的地方。

準人瑞漸漸將防禦的事兒交到馮道的手裡,他也幹得很出色,最後從她的助手累積軍功成了庶務六課副課長。

她更多的是投身在第一線。畢竟目前能指揮軍貓的人很少,她是最厲害的那一個。

除了跳舞這點有些無言,她麾下的軍貓個個是勇猛的戰士。

最勇猛的是隻玳瑁貓,可說是三十六隻貓裡的隊長和先鋒。總是第一個發起攻擊,並且帶動所有軍貓的節奏,眼神冷酷,猙獰癲狂,完全是個亡命殺手。

但是有回無意看到下班後的玳瑁,消毒出來撲在主人懷裡,撒嬌的喵嗚,委屈柔弱的不得了。

主人心疼死了,顫音喊著,「我的小心肝欸…受罪了呀~」

準人瑞顫著雞皮疙瘩扶牆而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