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二

很幸運的,準人瑞和馮道沒第一時間槍決。很不幸的,他們倆被關了禁閉。

趙司令官的基地不留「監獄」這種沒有用的東西。毫無價值卻不是造反的罪犯直接扔出基地…槍決的子彈比他們的狗命珍貴好吧?還有價值可壓榨的押出去勞動到死為止,當炮灰使用。

所以他們被關在司令總部的小黑屋餓了兩天。

然後,然後就被放出來好吃好喝的伺候。

望著他們倆的趙司令官一臉複雜。

【Google★廣告贊助】

趙司令官容貌俊秀,可氣勢逼人。怎麼說呢?他有些像Hellsing(厄夜怪客)裡那群戴著眼鏡的神經病…譬如因特古拉.范布魯克.溫格慈.赫爾辛格(阿爾卡特的主人)的性轉版。

但他會長年帶著微微神經質的氣質,卻是因為他有個老毛病…他失眠。

尤其是末世以來,他肩膀的重擔簡直是難以承受之重,更惡化了這毛病。

這場荒謬的「祭天」之前,他已經有一個多月沒能闔眼了。

他很焦躁,更喜怒無常。沒失眠過的人不知道他的痛苦,基地的事務千頭萬緒,只有他才鎮得住場子。早已經過度運轉的腦子還不能休息,簡直要沸騰燃燒。

沒有暴虐的大開殺戒實在是他意志力過人的表現,趙司令官從來不是脾氣好的人。

結果荒唐至極的祭天簡直要把他的暴戾點爆,他可是拿出畢生的修為才沒將那兩個混帳格斃。

實在是這兩人的能力太可疑了…居然能讓他失去控制,可能是某種可疑的催眠術,太危險了。

他絕對不承認丟人的一面被看到,既然不能滅口最少也得關起來省得讓人亂說。

但是悶著火氣闔目休息…他居然睡得一夜香甜並且的睡過頭。

趙司令官扶著脖子。在椅子上睡得太熟的結果就是落枕了。

…這可能是偶然,絕對不會是那個蠢到爆炸的祭天所致。

可第二夜,他忐忑的在床上躺平,然後睡得跟死了沒兩樣,勤務兵費了好大力氣才將他叫醒,趙司令官還意猶未盡的咂吧嘴。

多久沒享受到睡眠的甜美了?全身充滿力氣,心情平和開朗。

刷牙到一半,趙司令官一噎,差點把泡泡吞下去。

難、難道?那個蠢到有剩的祭天,真的有用?祭天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慶幸沒有發火槍斃那兩貨。

所以現在還能把這兩貨從小黑屋放出來問明白嘛。

這兩貨倒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是聽完如此不科學的「天籟論」,趙司令官揮手,將這倆送去基地醫院好好的檢查一下,尤其是腦子和精神。

基地不能放倆精神病亂竄,還管著重要的防禦系統,太危險了。

最後非常科學的體檢報告放在他面前,他扶額不語。

如果這兩貨是正常的,那是什麼不正常呢?他一直以為「八卦辟邪陣」什麼的,都是異能者的故作玄虛,他不在意,有用就行。

然後一本正經的告訴他,這是符陣法訣什麼的,功法什麼的,能夠修仙什麼的…而且他會丟人的跳舞,是老天爺的天籟所致。

趙司令官的三觀都碎了。

但他終究是當代梟雄,粉碎的三觀很快的重組起來。對於無法了解的玄幻,直接撥到一邊,非常務實的只取實用的部份。

 

一開始,祭天只限於軍方高層。趙司令官依舊覺得很丟人,但是效果非常顯著。在壓力爆大的末世,快高壓出精神病的是全人類的共同問題。

在第一線力扛的軍方更是常在緊繃得要斷裂的邊緣。不明真相的軍方高層在「壓力釋放操」之後,非常驚喜,強烈希望能推廣到全軍隊。

最後內城異常奢侈的開放政令宣導用的大螢幕,中午十二點準時播放「壓力釋放操」。

還別說,雖然很多人暗暗詬病不就是電子舞曲,但是嚐到一次甜頭,就明白謂啥會叫做「壓力釋放」。每次渾然忘我的跳過一個鐘頭,對人生就充滿了希望,覺得什麼難關都能夠渡過了。

扛活特別有勁兒,睡覺特別香甜,並且覺得下一秒會更好,莫名的產生信心。

本來只在內城風行,但是喇叭那麼大,會傳出去呀。於是靠近內城的外城難民也無法控制的手舞足蹈,一樣能夠「壓力釋放」。

最後乾脆在外城也設立了幾個大螢幕,全民一起釋放壓力。

於是就產生了奇觀:中午十二點一到,牆外殭尸popping,牆內全民外帶貓狗不遑多讓,飆舞飆得超級起勁。

當然,操作DJ盤的準人瑞和拿著白羽扇領舞的馮道大紅大紫了,享受超級巨星的待遇。

每天準人瑞都要將臉笑酸。她還算好,馮道出門不戴墨鏡口罩都要寸步難行了…現在最貴的是羽毛,誰沒拿把羽毛扇子跳舞就追不上流行似的。

等等,明明很嚴肅的祭天搞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但是,最讓人無言的但是。

但是天道的歌聲,因為一個基地的聆聽,居然嘹亮許多。

準人瑞覺得,果然天道的心思你別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