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三

只是每天十二點的大螢幕通常是錄影播出,對準人瑞和馮道的日常沒有什麼妨礙。

但是趙司令官終究是個非常標準的獨裁者。

所有的獨裁者興起之初,都非常熱情的推銷自己。比方說希特勒,不然你以為他為啥熱衷於激情澎湃的演說?在台上燃到要燒起來也是很費力氣的。

所以個人羞恥心根本不算事兒,可以堅決的扔到一邊。這麼富有渲染力的場合,絕對不能讓那兩貨獨享超級巨星的待遇。

我才是唯一的主角。我才該享有所有的崇拜。(趙司令官內心宣言)

【Google★廣告贊助】

於是舞台必須搭,趙司令官必須在台前「演出」,準人瑞和馮道也別想跑,紅花也得綠葉配,他們倆非來當御用配角不可。

…趙司令官玩脫了呀。準人瑞默默的想。當初羞憤欲死,現在卻開始講究服裝儀容,連帶上台的侍衛「伴舞」標準越來越嚴格。

這形象真的一點一點崩毀了…吧?

嗯,其實沒有。

民眾超吃這套的,自己一面狂舞一面對著台上肅容踩斧頭幫舞步的司令官尖叫,少女被帥暈過去是常態,一點都不稀奇。

原本暗潮洶湧的地下革命黨和不滿份子勢力日漸萎縮。

準人瑞扶額。她覺得來到這個歡脫到離奇的末世,三觀就不斷的遭受挑戰。

 

或許是不滿份子發現越來越事不可為,於是偏激的化身為恐怖份子,想幹票大的。

好吧,準人瑞從來沒搞懂恐怖份子的訴求,不管是本世界還是任務世界。

就好像吵鬧打架甚至殺了丈夫,都不能挽回變心的另一半一樣,她就是不懂恐怖攻擊能達成什麼訴求。

總之,在某次現場演出後,場面最混亂的時候,恐怖份子發難了。主角趙司令官和配角準人瑞與馮進都是他們的刺殺目標。

結束的也非常快。隔著人牆,恐怖份子們就滅團了。

呃,你們不會以為多智近妖的趙司令官一點防範都沒有吧?別傻了。現在握有將近完成的疫苗的,是他。人望暴漲到令人髮指的,也是他。

他對基地的掌控接近百分之九十,雜在人群中保護他的特種部隊忠心破表。

恐怖份子剛舉槍,就被鎖定目標被子彈打得跟篩子一樣。

這場恐怖攻擊誤傷的人倒有一打,應該被刺殺的三目標連人都沒看清楚。

準人瑞有些意外的是,負責刺殺她的居然是個女性。要不是加強檢索發揮作用,她都沒發現地上那個手背有疤的屍體竟是改版女主角。

…欸?這對嗎?

她懷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心情,仔細端詳這些恐怖份子的屍體,發現缺了改版男主角。

後來聽說,這個叫做「民主聖光」的恐怖組織首領逃了。她想,那應該就是改版男主角吧。

不知道是劇情太強還是劇情太弱…他們終究還是走到趙司令官的對立面。只是缺乏異能和金手指,同時缺乏疫苗這張王牌,到底還是小打小鬧的一敗塗地。

結果身為首領的改版男主角跑了…不對,根據殘黨驕傲宣言,這叫做保留革命火種。

…佩服。果然人類什麼行為都能粉飾太平。哪怕是很狼狽的逃跑也不例外。

 

準人瑞活得比預計的久。

道路保持暢通後,趙司令官收繳了一倉的中藥材,通通撥給庶務六課了…反正其他人也不會用。

劉新夏的執念很深。她一直想看到正式疫苗的誕生。雖然她已經不在了,但是準人瑞還是想滿足她。

她幾乎將畢生所學都用上了,勉勉強強多延了一年的壽命。

自從「民主聖光」傾覆後半年,原本不定時的殭尸攻城,突然變得有規律,越來越密集,甚至開始有些頭腦,知道要如何正確的堆屍,用物理性壓垮鐵絲網,以至於傷亡越來越慘重。

好像有人指揮似的。

嗯?好像比改版時進展更快?太早了。

疫苗也比原版和改版更早出世。因為時間很緊迫的準人瑞仗著趙司令官默默的撐腰下,理直氣壯的插手和高壓了。

正式疫苗誕生時,準人瑞笑得所有人膽戰心驚、噤若寒蟬。

昏暗的末世終於要出現曙光了。

趁著天上的衛星還沒掉光,她說服趙司令官,將「壓力釋放操」放送全球。能有多少人接收到算多少吧。

做完這最後一件事,她全副武裝的悄悄離開了基地。

為她送行的,只有整整齊齊的軍貓。靜默的看著她如鬼魅般飛躍鐵絲網,飄然而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