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四

事實上,殭尸只會對她遲疑的咆哮,卻不太會攻擊她了。

準人瑞嘆息。

或許在墜機後,劉新夏就死了。準人瑞只是仰賴量身定做的止痛藥硬借屍還魂罷了。即使再怎麼想盡辦法,這具肉體還是不行了。雖然不再具有傳染力,卻還是漸漸殭尸化。

所以她要去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為這個討厭又喜歡的世界,最後一件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

應該是有隻進化的殭尸出世了。

據改版的劉新夏神遊所述,殭尸的進化是個奇妙的過程。大部分的殭尸只有兩三年的壽命,就會腐爛到無法使用的地步。它們的食慾無窮,以啖食人類為一切。但是餓極了,也會朝其他動物下手…可說是生態的一大浩劫。

可不會繁衍的殭尸卻會特別針對某些人類啃咬傳染而不分食,以此擴大族群。這種疑似生物的行為令人很費解。

然而,在普遍會腐爛的殭尸當中,極少數會進化。這種進化很神祕的類似昆蟲成蛹蛻變。

成蛹階段,殭尸似乎會溶解重塑,產生新的器官和血肉皮膚。進化越多次,外觀就會越接近人類,並且會獲得統領控制普通殭尸的普遍異能。

照殭尸攻城的智慧程度來說,準人瑞有種不妙的感覺。

所以她才會在肉體尚未崩潰的最後,決心找出這個潛伏在黑暗中的進化殭尸。

這真是跟時間賽跑。因為…她漸漸失去食慾,身上的膿包越來越多,潰爛流湯、痊癒,然後又長出更多膿包。

幸好在她面目全非前,追蹤到這個進化殭尸。

若不是她殭尸化,擁有感應,真看不出是殭尸…已經跟人沒兩樣了,甚至是個皮膚毫無瑕疵的大美女。鬆鬆垮垮的穿了件大襯衫,神情純潔而性感,眼神很茫然。

但是她手裡拿著啃得很乾淨的大腿骨,旁邊耐性為她擦拭嘴邊血跡的,是遍尋不穫的改版男主角,「民主聖光」的首領。

然後他們倆情不自禁的接吻了,開始脫衣服了,準備滾床單了。

地上有個看起來很新鮮,卻殘破不堪的屍體。

準人瑞惘然,呼吸間都是腐朽、尸臭味蔓延的空氣。這就是末世殘敗的風景。

套路,都是套路。

不知道為什麼,末世小說裡的女主角一定要收隻帥哥殭尸王入後宮,男主角也非收隻殭尸女王人外娘…不然末世的人生就不完整。

不管殭尸王之前殺了多少人類,不管殭尸王吃了多少人。只要她或他成為主角後宮,滴兩滴馬尿,全世界都會原諒她。不原諒她就是無情殘酷無理取鬧的反派,必須被碎屍萬段然後踏上一萬腳。

抱歉,她無法接受。

以前有人說羅清河是個可悲的人本沙文主義者。事實上她並不以為是罵她,反而引以為榮。

因為,她為人類所生,為人類所養。社會可能有很多不公不義,但是綜觀文明進展,總是往好的方向行進。坦白說,不管有多少人對不起她,人類總體並沒有全對不起她。

所以三觀一直有點問題的她,遵奉了生物兩大法則。因為這兩個法則是最自私卻也最無私的法則,最接近真理的法則。

如果身為一個人類,卻厭惡並且不斷殺害人類,那不形同人類社會的癌細胞嗎?更不要提早已死去,並且變成另一種生物的殭尸。

為了種族延續,她勢必要站在殭尸的對立面,這是絕對沒有商量餘地的。

所以她不明白愛上殭尸王或殭尸女王的人是什麼心態。當她啖食你的同類時?或者你協助她獲取食物,你的同類時?

你的心情?難道愛情就可以說明這完全不合理的一切?甚至足以讓你違背生物法則?

抱歉,她沒辦法把這些人再視為人類。

「你真讓我噁心。」準人瑞開口。

殭尸女王和男主角終於發現隱藏在陰影中的準人瑞,男主角倒是學會了用左手開槍,殭尸女王面目猙獰的撲上來。

別鬧了。準人瑞冷笑了一下。

林間二十八隻蜘蛛以成網。她站在這裡不言不語總不是為了看人類和殭尸談戀愛有多獵奇。

模仿二十八星宿陣的蜘蛛網發出黯淡的光,將方圓一里內封禁…衝過去揚起拳頭。

雖然身體處處潰爛,卻擁有類似殭尸不正常的強壯,足以躲避子彈並且將殭尸女王掄著玩。

她實在異常憤怒。一個人類,居然和殭尸女王合夥,輸送無數的殭尸去海基地,造成無數人的死亡,為的只是想達成他那可笑的報復。

子彈總有打光的時候。準人瑞一拳往男主角的臉上貓下去,保證從此成為無齒之徒。

迎面痛毆後,男主角很經典的擋在殭尸女王之前,漏風的說,「不!別、別殺她…她也不是自己願意變成殭尸的!難道人類和殭尸不能和平共處嗎?非互相殘殺不可嗎?!」

「不殺她?可以呀。」準人瑞的笑容轉冰寒,「來,殺了我。」

…這不是殺不了嗎?不然需要浪費脣舌?男主角又怕又痛的一腦門汗。

發現逃生無門,殭尸女王躲在男主角後面,柔弱無助的臉龐漸漸猙獰,「吃人類又怎麼了?人類還不是吃雞鴨魚肉?妳為什麼不先檢討人類是不是地球的癌細胞?!」

唷,連說話都會了。

「沒怎麼了啊。」準人瑞踏前一步,這兩人(?)瑟縮的往後退一步,「妳有權吃,但我也有權反抗。有時候,我也覺得人類是地球的癌細胞…但這是人類的共業,關妳這不是人的東西屁事。」

人類也有可能知錯能改,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

準人瑞豎掌,如疾風閃電般,破開了殭尸女王的頭顱。

誰也別想阻擋。

 

她並沒有殺了男主角。只是撤掉二十八蜘蛛陣,跳到一旁的大樹上。

失去殭尸女王的眷顧,又沒有二十八蜘蛛陣的屏障。即使在生死關頭激發出異能,還是對付殭尸最犀利的火系,也只是讓男主角多活一點時間罷了。

殭尸女王所在地,總是殭尸聚集最多的。現在人類很難獲得,最容易獲得的就是男主角了。

他呼救、求饒、破口大罵,尖叫並且痛哭流涕。準人瑞只是饒有趣味的注視著他漫長的死亡過程。

好好享受吧,不要客氣。許多人,許許多多的人類,就是這樣無助的死亡。

來,享受你的死亡吧。

等他被吃殘了以後,準人瑞扔了張火符將他燒得屍骨無存。

然後感到雙倍的神清氣爽。她的,和劉新夏的。

果然是一樣的記恨,對這對主角攪屎棍同樣不爽。

跳下大樹,殭尸對她視若無睹,呻吟著蹣跚散去。

跟殭尸只有一線之隔啦。

準人瑞嘆氣,仰首。即使不是十二點,天道的歌聲依舊隱約可聞。想到孟蟬世界偶爾會神降於深藍的優雅天道,她笑了。天道也是有各式各樣的。

這個天道非常與眾不同,令人印象深刻。

像是聆聽,就會想要跳舞。

她不想每次離別都搞得淒風苦雨,所以才不告而別。她也不想哭著走。

每天我都跳這些舞步呢。來,舉起你的手。

準人瑞開心的在林間起舞,把王毅教她的那套全跳上了。盡情的,在靈火中popping。

彷彿聽到劉新夏開心的大笑。執念和迴響徹底消散…身體也如劉新夏所希望般,保留人類的身分,消逝於靈火中。

止痛藥終於管用了一回。準人瑞離開時滿意的想。總算不折騰祖媽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