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一

命書卷拾貳 森然

 

發下來的檔案倒有一把,標籤形形色色,只有一點相同;危險度通通是遮蔽狀態。

準人瑞想立馬將炁道尊掄牆數十,摜地板數百…如果不是打不過他的話,真的立刻以下剋上。

斑馬貓形態的黑貓蔫蔫的嘆了口氣。

「沒事兒。」準人瑞很樂觀,「這次準備得很充分。」

【Google★廣告贊助】

待在自己的房間也不是光做出那串沒什麼用的風鈴,她特別炒了一鍋培元丹.改和強效辟穀丹。最大的突破就是將體積儘可能的縮小,朝仁丹的體積邁進了。並且訂製了掌心雷能用的子彈,備足了四十發。

從黛玉那兒得來的荊棘,也在房間的園子裡培養過,努力煉化到最迷你。

不管是科技世界還是仙俠世界都有應變的能力,完全沒有問題。

 

怎麼說呢?不愧是炁道尊精挑細選的任務,總是有各式各樣的「驚喜」。

甫上線,視角還沒有完全恢復,她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喀啦」,劇痛,視線完全傾斜。只來得及瞥了黑貓一眼,斑馬貓臉露出錯愕和氣急敗壞,就模糊在霧氣中,最後眼前一黑。

有幾秒,準人瑞才反應過來。

靠北喔,做了那麼多的準備有屁用,上線就死了啦!而且應該是被折斷頸骨死掉的!

上個任務就很哭夭了,這次更哭夭!直接死!你也給我反應時間啊!沒反應時間搞毛!看吧看吧,上線就宣告任務失敗…

咦?她難得看了一眼自己的個人面板,任務狀態還是「執行中」。

她看向自己的手,難得是霧化狀態,而且左手可以穿過右手…真的是霧。左顧右盼了一會兒,發現自己在一棟三房兩廳的公寓內,卻一個人都沒有。

而且,她可以穿牆。

她隨機拿的那個任務檔案的標籤是哪個來著?呃,記得是「現代」對吧…

底下好像有灰塵似的兩個小字。

準人瑞努力回憶,託賴升上正式員工的超強記性,她想起被忽略的兩個字乃是「靈異」。

…………

等等!就算是靈異也該是我當天師,而不是我當鬼吧?!準人瑞都要咆哮了。

 

從來沒有當過鬼的準人瑞束手無策。

不要說黑貓不見了,全世界的生物都不見了好吧?她能夠看到的就是建築、石頭、天象…連根草都看不到。

然後非生物也沒有。比方說,跟她同形態的鬼魂連根毛都沒見著。

孤零零的,只有她一個…還有腳邊顫抖哭嚎的原主魂魄。

原主的魂魄根本不成人形了,蜷縮發抖的像是隻沒有毛的狗。無法溝通,她的思緒除了恐懼還是恐懼,再多就是無止盡的疼痛。

暴露在死寂世界的原主像是被剝掉皮膚面對,哀號、呻吟,顫抖的求救。

可是準人瑞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救她。

轉變成這種形態,記憶抽屜完全鎖死,準人瑞只能瞪著上鎖的抽屜乾瞪眼。原主魂魄的記憶混亂瘋狂,什麼都讀不出來。

黑貓,關鍵時刻總是精準的掉鏈子,準人瑞就沒指望過。

肉體死亡了呀。沒有左心房可以收納了,現在如何是好。

煩惱並且百無聊賴的準人瑞試著開啟紅寶石戒指…鬼魂狀態下,大部分的充分準備都看得到摸不到,只有荊棘還能稍微驅使一下…冒出紅寶石戒指形成一個精美的戒台。

…這有毛用!

準人瑞真的咆哮了,氣得心臟狂跳。

狂跳?心臟?

懷著不可思議的心情內視自己,完全摸不著頭緒的發現,她擁有五臟六腑經脈血管。氣海也有,只是上鎖了,瞧不見有沒有元嬰。

…現在她到底是什麼東西?人不人,鬼不鬼?

但是原主實在哭得讓她頭疼,離遠了哀號,離近了呻吟。

所以她異想天開的試圖將原主塞進自己的胸膛。然而原主居然化作一股煙,躲進了左心房,啜泣聲漸漸低下來,縮成一團的睡著了。

耳根終於清靜了。可是問題一點都沒有解決。

叉著胳臂,準人瑞深思。

她決定,不管打不打得贏,回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將炁道尊往牆掄上一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