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二

當了三天的鬼,準人瑞覺得以往對鬼魂可能有很深的誤解。

說不定有些鬼魂並無意驚嚇凡人。只是他們同樣的也看不見凡人,才讓因緣際會看見的凡人嚇出點毛病。

她整棟樓穿牆穿天花板的逛了一圈,還是沒看見任何人。只是第二天能聽見聲音了,六樓的凡人飆出一串驚人的女高音。

看不見人卻聽到這串女高音嚇死人…嚇死鬼了好不好?準人瑞一竄直接穿牆…穿出公寓了,砸到前面的大馬路上。

【Google★廣告贊助】

她是不太怕太陽,但是在公寓外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行動。地心引力不太有用時,就會覺得當鬼很不容易。

終於明白為什麼鬼魂會趴在牆上或天花板移動。因為地心引力不給力,而且會這樣幹的應該是新鬼。

第三天她終於克服了這問題,能夠穩穩的站在地上不亂飄了。並且死寂的世界開始出現生物…還是非生物?總之,她開始看到鬼魂,只是數量沒有想像中的多。

好幾條街才看到一個,明顯害怕她,不要說交談,瞧見拔腿就跑。

第四天,植物出現了。呃,應該說,植物一直都在,直到第四天才解鎖讓她瞧見。

第五天,終於有動物了。但她只瞧得見貓。所有的貓都對她很警戒,甚至會兇她,比鬼魂有膽子多了。但是滿街的貓不包括依舊掉鏈子的玄尊者。

第六天,看得到大部分的動物和鳥。只是別的鬼魂經過就經過,她經過狗狗們必吹狗螺,讓準人瑞很尷尬。

第七天,她終於能看到人類了。還有,眼淚汪汪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的斑馬玄尊者。

「…所以現在是?」準人瑞嘆氣。因為剛剛飛撲的玄尊者穿過她的靈體撞上牆了。

「這是靈異世界。規則比較不同。人類死掉成鬼魂,鬼魂是被承認的另一種形態。」黑貓揉著額頭說。

「哦?那麼消滅鬼魂才算觸犯天條囉?」準人瑞有點開心。

黑貓啞然,片刻才勉強回答,「…是。」

羅想幹嘛?到底想幹嘛?!雖然不想,黑貓還是炸毛了。

「消滅誰的問題還是先放一邊吧。」準人瑞嚴肅,「記憶抽屜完全打不開了,看不到檔案。原主瘋得很徹底,她的記憶一點用處都沒有。」

「…………」

黑貓手上雖然有資料,還擁有最強搜尋引擎,卻是最乾扁的第三方觀點大綱。許多細節在準人瑞手上的檔案,並且擁有原主記憶補全並完整。

現在搞到變成鬼了卻陷入根本沒有細節的窘境。

 

先說原版。

這位事主。她姓許名夢槐。

坦白說,準人瑞一聽這名字就覺得不妙,聽起來很唯美,可她絕對不會給孩子取這名字。槐樹本來就不是什麼吉祥的樹,有木中之鬼的稱號。天天夢見鬼怎麼會好?所以父母取名須謹慎,寧可取個菜市場名也不要太標新立異。

果然這位事主很坎坷,才剛二十就被個有來頭的變態虐殺了。

可就這個世界的規則而言,鬼魂再大的怨氣也必須層層修煉上去,等修到足以報仇時,仇人往往沒有那麼長的壽命。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她立誓報仇的變態仇人倒是活得超久…有來頭嘛。但是她還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糾纏了幾百年才殺死這變態,不但消滅肉體也消滅靈魂。

最後她在這個沒有信仰也沒有地獄的世界,成了第一任的閻羅王,規範了天下的鬼魂。也因此阻止了天道的慢性死亡。

然後一個三觀碎裂的作者誤將天機成靈感。

也沒怎麼了,就是替變態編了許多理由,並且弄得超熱血的,增添許多外掛,虐殺的手段也更加殘酷毫無人性。

許夢槐甚至沒有當多少時間的鬼魂。變態的靠山充滿愛意的為變態掃尾,將許夢槐煉魂成沒有神智的魔頭。

改版倒是改得很爽,三觀能有多碎就有多粉碎。沒有第一任閻羅王,衰弱的天道連第一波壞空都沒抵禦過,一命嗚呼,GG斯密達了。

 

「…哈?」準人瑞扶額,「改版是否惡意賣腐?」

「妳怎麼說出來了羅?」黑貓譴責的看她,「聽說這是創作者的裡規則。讀者可以腐,作者絕對不能承認。」

「抱歉。」準人瑞沒有什麼誠意的說。


感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