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三

測試用的領域輕輕蕩漾。

是的。第七天不但能看到人類和黑貓,領域也能使用了。卻是史無前例的輕薄、稀疏,但依舊跟蜘蛛網一樣能起相當的警戒作用。

變態的靠山。許夢槐真正的死劫。

「走!」準人瑞穿牆往下跳,一路狂奔出變態靠山的感知範圍。

跟著她跑的黑貓琢磨過來,開心的說,「呀,渡過死劫了呢!這任務意外的簡單和簡短…」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無言,將原主魂魄裹著鬼氣,挪出來給黑貓看。於是斑馬貓差點變成白貓。

原主的狀態依舊很差。退化到她認為最安全的狀態:四肢著地,長髮覆面,發出奶狗可憐的嗚咽,常常縮成一團。

精神完全失常,甚至連人類的心智都無法保持。

準人瑞都不敢想她生前到底遭遇到什麼非人的虐待,才能將她折磨成這副樣子,
連死亡都無法洗滌她心靈的巨創。

讓事主渡過死劫並不是任務的最終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將歪斜的命運線拉回正軌。一個精神失常,無法保持人類心智的事主,在她恢復正常健康之前,任務都不算完。

但這也太困難!!

「沒事。」準人瑞將原主挪回自己的左心房,「讓她在安全舒適的環境待一段時間,先不用管她。」

「…不先來個心理治療什麼的嗎?」黑貓完全憂慮了。

「首先是我不會。其次是,我不太相信心理醫生那套胡言亂語,搞不好醫生都無法說服自己。」準人瑞淡定,「不過是嚴重一點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罷了。如果我們都還活著,還能夠開方治療…」

很可惜都是鬼了。喵低祖媽學過怎麼超度封滅鬼魂,從來沒學會怎麼醫鬼。

「不過也沒差。根據我得過某些心理疾病的經驗來看,舒適安全的環境和充足的睡眠其實是第一良方。」

準人瑞又加強了一層輕緩的束縛,強度大約等同擁抱。原本抖個不停的原主終於
安生了,陷入溫暖的沈睡中。

她沒有說出口的是,其實她十來個任務下來,也總結出一個經驗談。大部分的事主心靈都充滿傷口,想真正痊癒必須打開肇因的心結。

很惡俗卻很簡單粗暴,讓罪犯付出足夠的代價就可以了,簡稱復仇。

但在那之前還是先將自己的實力提起來,不然啥都是空談。變態靠山只踏入她的領域,就讓她震盪到想吐了,還談什麼復仇。

「咱們還是先談談,現在我到底是什麼情形。」準人瑞揉了揉額頭,「人不人鬼不鬼,一點底都沒有。」

快變成白貓的黑貓凝重的掃描了好幾遍,抱著胳臂苦思冥想。要不是心事重重,準人瑞會覺得抱著胳臂蹲坐著的斑馬貓還挺萌的。

「此間天道…很有原則。」黑貓謹慎的說,「羅的魂魄還是得層層解封。但即使是天道也無法改變羅的本質。其實升為大道之初的正式員工…妳可以理解為雖然依舊是魂魄,卻是魂魄形態的肉體。既擁有魂魄的特質,也擁有部份肉體的特質。」

就是說嘛。沒道理在紅樓世界的太虛幻境是各種巔峰,這兒卻連摸張紙都摸不著。

「別的鬼魂是層層修煉,我是層層解封,是吧?」準人瑞嘆氣。

黑貓苦笑。

其實他不太在意解不解封,他真正頭疼的是許夢槐的發瘋狀態。這得磨多久才能導回正軌啊!!

幸好他不知道準人瑞真正的計畫。不然就得變成白貓石化直到任務結束了。

 

有些東西是連天道都無法封印的。比方說,望氣。

不要覺得鬼魂不吃不喝還能修煉好像很棒…別傻了。鬼魂還是需要能量,來源還很單調。要不就是需要陰氣,要不就需要供奉。

供奉就先不去想了,香火處是兵家必爭之地,她個連張紙都拎不起的新鬼擠都擠不進去。

但是比依靠本能的鬼魂強的是,她能夠望氣,然後從學得很粗略基本的風水裡淘出個陰氣純淨,適合涵養鬼魂的地方來。

千年大墓當然陰氣很豐沛,但太雜駁了,完全詮釋何謂事倍功半。

其實真正的陰氣並不傷人,撲面反而有溼潤清涼之感。畢竟人類乃陰陽相濟之體,要是會排斥陰氣或陽氣…說真的人就活不久了。

只是陰氣比陽氣更包容,往往能與冤氣怨氣等等晦氣相容,真正傷人的是晦氣。

要找到完全沒有晦氣的純陰之地不簡單。

那是眼相當不起眼的山泉,只有臉盆大,卻能泉映雙月。

但是此等福地洞天絕對有主,還是條頗有道行的竹葉青蛇。別人靠近絕對沒門,在林子外迷路到死都別想看靈泉一眼。

可這絕對不包括身懷公子白蛇蛻的準人瑞。

竹葉青惶恐的差點第一時間讓出靈泉,準人瑞好說歹說才讓他打消這念頭。

沒辦法,此界連蛟蛇都成了傳說中的傳說,更別提蛟或龍。

於是在這個強力的蛇房東庇護下,準人瑞開始了層層解封的生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