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四

蛇房東非常仰慕蛇蛻的原主,自從得知原主叫做公子白,他就非常謙卑的請自名為「公子青」。

準人瑞扶額,沈默良久後,應了。

她擔心未來跨世界認識的蛇都取名為公子系列…怎麼想都略中二。

不管怎麼說,公子青都非常關照她,不但借居靈泉,還將靈泉孕育的石珠送她一枚棲息。

禮尚往來,她送了公子白蛇蛻上的十枚鱗片給公子青。公子青高興得快哭了。

【Google★廣告贊助】

有了靈泉和石珠加持,成鬼後第十四天,她拈起一片枯葉。自此,她終於能夠取物了。

這是個重大突破,不僅僅是取物而已。這表示,她能夠如人般起居坐臥,不再什麼東西都先穿過去啥都碰不著。

這也代表,她能夠行使暴力…不管是法術上的暴力,還是武功上的暴力。

照這樣七天一層的解封,她隱隱感覺到,這是遵循喪事的「旬」為規則。她在頭七能見到人類和黑貓,二七能拈物,恢復巔峰時的15%。

大約七七就能夠恢復巔峰了。

公子青說,這進度實在太快。因為最有天賦的鬼魂最速也是七年為一期,四十九年能成厲已經快得不能再快了。再往上的鬼將、鬼王,那是以百年計,成功的只有個位數。

這世界的規則是這樣的:生物死後魂魄漸漸溢散天地,新生命誕生時重新凝聚魂魄。

問題就出在這個「漸漸」。

其他生物的沒問題,但是人類的魂魄留存在世的時間越來越長。無法自然消散的魂魄往往是被強烈的怨恨和執念捆綁。而此界並沒有天堂或地獄的靈魂轉介機構,所以造成了某種失衡。

資料不足。準人瑞默默的想。但是天道的衰頹和慢性死亡會不會跟這有關?

可也只是想了一下,就先留存不問了。因為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在三七的時候,擴大到整座山的領域邊緣又蕩漾了。變態的靠山找到這附近了。

雖然公子青再三挽留,準人瑞還是果斷懷著石珠離開了。

現在她的感知更清晰,能夠敏銳的發現變態的靠山居然是個道士。這等詭徒最煩,而且會牽連到安居樂業幾百年的公子青…絕對沒有任何人或蛇因為好心就活該倒楣被牽連。

所以她將那個該死的道士引走了…然後在他眼皮底下消匿無蹤。

琴娘世界的神棍技能還是屌打絕大部份的小千世界。

只是她覺得有點怪怪的。

畢竟,現在她的身分是鬼魂。可鬼魂執筆畫符…用的是跟陰氣同源的鬼氣。雖然你不能說陰氣不是靈氣…但她總是多少有點「奶油」(台語的不太舒服)。

 

讓那個靠山道士絕對想不到的是,準人瑞第一站是回到許夢槐遇害的公寓。

但被充滿愛意的道士掃過尾,打掃過不算,還重新裝潢過了。只是一個人的屍體起碼也五六十公斤,但是照淡淡的屍氣顯示,屍體根本沒有出這棟公寓。

她懷著最壞的打算甚至探查過化糞池…也沒有。準人瑞承認,她鬆了口氣。

可又很快的沈重起來…屍骨無存啊。連變態的氣息都消滅了,幾乎難以追蹤。

她不知道的是,道士也摸不著頭緒並且焦躁起來。

他有種獨門化屍水,可以將屍體化滅成一小瓶屍油。就是憑這屍油得以拘魂攝魄,煉化為魔頭,比小鬼還忠心好用。

但是不管怎麼驅使屍油,那女鬼就是不來,終於追查到蹤跡,卻又很快的消失。

這太詭異了。

除非有修行比他高的大能出手,不然那女鬼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同樣不知道的是,現在還不太大能的準人瑞,憑藉著異常高端的制式外掛,保住許夢槐妥妥的,不費吹灰之力。他就算是催盡功力到腦溢血也別想讓許夢槐的魂魄動根頭毛。

兩方都有疑惑,並且忌憚,所以避開了最初期的衝突。

 

鬼魂的手段其實不太好使。準人瑞嘆氣。難怪厲鬼現世報的傳聞非常少。

但她終究不是標準的鬼魂。所以嚴肅的作醮祭天後,獻上一曲「天籟」…很抱歉必須清唱。幸好此間天道走縹緲仙氣風,作曲清唱還容易,若是照上個任務的天道…必須用口技唱beatbox,她非以頭搶地不可。

天道沒讓她頭破血流七竅流血,算是默認她作弊了。

嘗試了幾次,她終於在符籙加成下,成功的凝聚身形。只要拿起洋傘,就能在太陽下行走,不會逸失太多陰氣。

除了皮膚太白,體溫太低,心跳無法測量,幾乎沒有缺點了。

只是疤痕沒辦法留下來,被搭訕得很煩。祖媽每天都必須忍住掄人的衝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