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七

之後她找個機會做飯給薛濤吃,少年樂瘋了,完全吃撐。

已經撤去鎮壓的原主依舊裝死。

準人瑞的頭好疼。

杜芊芊對薛濤到底是個什麼想法,她到底該不該跟他分手。

但是那頓飯後,薛濤跟她上學放學時,越來越常走神,越來越常轉過頭偷看她…結果就是,時不時的撞上電線桿、行道樹,或是老師。

準人瑞的頭真的好疼。

【Google★廣告贊助】

她無意搶奪杜芊芊的人生,更不想搶她的男朋友--哪怕將來他們會分手。

是,她的確非常不喜歡杜芊芊,對杜芊芊也有種隱約的羨慕嫉妒恨。但這不代表她會違背原則的成為一個竊佔的小偷。

算了,這讓杜芊芊自己去煩惱好了。準人瑞對自己點點頭。不過是五六年的時間罷了,不必著急。
給自己做完心理輔導的準人瑞淡定的渡過據說很要命的國三,並且考上一女中。

薛濤開心得要命,因為他考上一中,和一女中就隔條大馬路,馬上跟杜芊芊約定每天一起搭公車。

準人瑞淡定的同意了。

最後她高中沒有跳級。因為衡量杜芊芊的個性…她覺得這孩子恐怕應付不了跳級的壓力。

這讓準人瑞應付功課後有點無所事事了…所以就比較關心部落格。

大概是國三的課業壓力,和初來乍到手忙腳亂的暴躁。準人瑞真心反省過,她傲慢了。

她用一種睥睨的姿態鄙視著「愚蠢的凡人」,但是她都活了近百歲,這些孩子才十幾歲。想不到那麼全面是應該的。

準人瑞開始耐著性子回答那些幼稚的問題。例如:

問:站主大人!落單就挨打怎麼破?急!在線等!

…三天前的問題。在班級被排擠…就和別班被排擠者結盟啊。當朱訪秋時嚐到「讀書會」的甜頭,準人瑞非常熱心的推銷「讀書會」,團結就是力量。

仔細觀察吧,霸凌者最喜歡欺負一個弱者,卻不會撲上去欺負一群。

結果讀書會真的辦起來了。受害者開始結伴,儘可能減少落單機會。

既然有讀書會就免不了要推薦規章,曾經麾下有幾萬精英腦殘粉的準人瑞,免不了教導怎麼融入團體,怎麼讓自己勇於開口…

舉凡談吐穿著閱讀範圍,全都在她洗腦範圍中。

準人瑞開始強推「清貧生活態度」。

崇尚簡單、乾淨、質樸。視名牌如浮雲。一切非自己賺的錢買的名牌都是邪惡的,包括爸媽買的。

所以沒什麼好炫耀,也不值得羨慕別人的炫耀。

為什麼要洗腦這個呢?很簡單,這是要樹立個讀書會的精神,給這些半大孩子一種集體優越感。

青少年最容易和父母衝突,除了功課就是花錢。功課吧,太多人關注了。但是花錢卻值得洗洗腦。減少衝突,多一點自持,很重要。

霸凌受害者普遍缺乏自信。她不可能一一去輔導功課,讓他們取得成績的自信…太不切合實際。

但是可以給他們一個簡單執行的優越感、群體榮譽感。讀書會嘛,結伴讀書難道有錯嗎?

至於和原本班級恢復人際關係…算了吧。先杜絕傷害,建立新人際關係,找到同盟,先站起來比較實際。
不管是誤打誤撞也好,還是真的命中要害也好,總之,這個起源於「受害者的逆襲」衍生的「讀書會」真辦起來了。從一開始的結伴避免霸凌,到推行清貧生活,最後真成了一個互助小團體…最後各校的讀書會還結盟了。

準人瑞開了個討論板區給他們自由發揮。

後來各讀書會還是會跟板主大人求援。只要有時間準人瑞就會回答。

從安放針孔攝影機的技巧,到「人人拿出手機制裁校園霸凌」的執行步驟與宣傳,到最後問題五花八門,卻幾乎沒有板主大人答不上來的。

板主大人腦殘粉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為了大人的性別也戰得不要不要的。

有人強力主張板主大人是男生,都能駭進國防部的頂尖駭客怎麼可能不是男生。但也有人強力主張是女生,因為板主大人曾經對衛生棉品牌如數家珍,並且做出很好很強大的比較表。

板主大人笑而不答。

但是讓腦殘粉崇拜得發狂的是,咱們大人允文允武。

文能駭進各大國高中院校的監視器暴力蒐證,武能蓋布袋執行天懲。

不管是男是女,腦殘粉都想嫁給大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