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九

準人瑞將垂危的小雞取名為卯日。

這是二十八星宿中的卯日雞,是天下雞的本命。先命個貴名壓命,這是以毒攻毒的法子。

的確是搶到急救的時間,終究準人瑞不是獸醫,剛破殼沒多久的小雞又非常脆弱,百般救治還是即將一命嗚呼。

不得已,準人瑞動用了自己靈魂本源救了卯日。這招還是第一個任務時,還什麼都不懂莽撞的替林大小姐的頸傷縫合,用的就是自己的魂魄。

【Google★廣告贊助】

那次有多吃力這次就有多吃力。上回還在人身裡涵養,這次乾脆是鬼了,涵養艱難。為了這隻小雞她大病了一個禮拜多,之後也病歪歪了半年有餘。

這還是公子青依舊對她開放靈泉溫養的結果。

為什麼準人瑞很少發這種爛好心呢?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但是逆轉生死是大號的恐怖…對準人瑞來說特恐怖。

你也可以說她心腸冷硬了。這也沒辦法,經過十來個任務的焠鍊,她的眼界硬拔高到一個超然的角度。舉手之勞當然沒問題,但是盡力後就不再介懷。

她會一反常態的硬將小公雞救下來,是因為這隻小雞身上有微薄到近乎於無的,天道的氣息。

天道自有安排。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安排而已。

但是半年後,她勉強將自己養好了,卻懷疑起自己是否錯覺,這隻死雞根本沒有什麼安排。

是的,卯日非常靈性,畢竟他還有少許準人瑞的靈魂本源--不是鬼體,是最基本的本源。

他聰明,幾乎有三四歲小孩的智商,能聽得懂大部分的人話。更難能可貴的是,在鬼窩裡長大,依舊至陽至剛,幾乎沒有一個鬼魂敢靠近他,讓他神氣得囂張跋扈…對準人瑞卻意外的諂媚巴結,超級識時務。

但是他半夜三點半就開始雞鳴。那時候正是準人瑞睡得最熟的時候。

畢竟她只是服從此界規則,分類於鬼魂,事實上她還真不是。她晚上的時候還是要睡覺的,哪怕睡得晚點,一兩點才上床。

所以準人瑞鬧鐘消耗得很兇…睏到眼睛都張不開時,手邊有什麼扔什麼,鬧鐘總是最近的那一個。

卯日會消停下來…幾分鐘。等準人瑞迷迷糊糊睡著時,他又開始練習打鳴。

準人瑞消耗了一打鬧鐘後,憤怒的鄰居再不受恐怖鬼氣的影響,拼命敲門想殺雞,準人瑞正視了這個問題。

鬼口越來越多,真不適合繼續住在城市的套房裡。但搬家也不是一蹴可及的,她還是得先處理了卯日。

於是卯日驚喜的發現,他可以跟主人一起睡了…然後才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麼好事。

因為他練習打鳴時,主人不再用鬧鐘扔他,而是乾脆的將他一把拎過被窩,很危險的將手虛掐在喉嚨上。

打鳴的本能和可能的死亡,即使是被鬼親養的雞,還是硬把本能憋下去。

後來他成了一隻早上九點半才打鳴的公雞。因為那才是準人瑞起床的時間。

 

「嗯,唔,」在鬧得最兇的時候,黑貓支支吾吾的說,「寬容點吧…妳知道的,他大概,可能,跟『那邊』有點關係。」

「哪怕跟大道之初的頭子有關係,妨礙我睡覺就是死罪。」準人瑞語氣很淡的說。

然後就看著準人瑞暴力馴雞。

實在不能怪我怕她。黑貓想。不是我方太孱弱,只怪敵方太殘暴。

這隻二貨雞也算好膽了,完全不害怕下鍋呢。晚上差點被掐死,白天就完全忘光,以為自己是老鷹的飛到羅的肩膀上,撒著嬌兒跟著出門。

二貨,瞧瞧你的個頭好吧?五大三粗雄糾糾氣昂昂一隻五彩大公雞,自以為還很嫩的滾著撒嬌兒…雞皮疙瘩都產生一斤了好吧?

…而且那是我的位置吧!!有沒有點敬老的觀念??!!

事實上,沒有。長大的卯日雞囂張得敢跟玄尊者打架。

準人瑞不得不把他們倆都掄牆讓他們冷靜點,後來煩到不准任何人(貓或雞)坐在肩膀上。

她深深感覺到家裡人口(寵口?)太多的煩惱。

想到預備搬去的獨棟別墅離公子青的靈泉很近…覺得頭痛又深了一層。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