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一

有身分證(假)的準人瑞賣了一個防毒軟體,雖然非常低調,還是足以買下獨棟別墅和周圍的土地…包含了公子青的領域和靈泉。

能夠用極低廉的價格買下,那自然是因為這附近鬧鬼鬧得非常厲害,以至於她買下時找不到任何一家裝潢公司願意上工。

她不得不瞎掰自己是個「天師」,還露了一手。結果被呼悠飽了的裝潢公司立刻來上工,保質保量,盡心盡力,只求能跟「天師」打好關係,給個平安符辟邪符之類的。

這倒不難。為難的是,讓一個鬼給辟邪符,這個立場到底是…?

【Google★廣告贊助】

據說很有用。那當然,不說辟邪符原本的功效,就是準人瑞留在上面的氣息…解鎖到現在,準人瑞好歹也是個鬼王水準,舉世能和她抗衡的鬼魂是個位數好不好?

此是別話。

總之,裝潢公司很給力,連地下室都達到最佳效果,為啥一個地下室得隔音隔塵到這種地步,裝潢公司上下都沒有絲毫懷疑。

天師嘛,說不定還要閉關什麼的,當然得隔音防火防盜防止走火入魔啊。

準人瑞還沒開始呼悠,人家都替她找好理由了你看看。

一直很忙的黑貓直到入住半個月才發現這個看起來似乎很眼熟的地下室,他都快潰了。

「羅!虐殺這是個壞習慣,不好!大道之初絕對不鼓勵這種行為…」

「才不是。」準人瑞閒淡的說,「只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稍微嚴重一點的體罰,而已。」

「妳為什麼不乾脆說這樣妳才爽?這還比較值得相信!」黑貓痛心疾首。

準人瑞從善如流,「是,這樣我才爽。行嗎?」

黑貓眼眶溼潤了。都是折騰殷樂陽那混帳東西,將羅引誘得這麼壞!

一直沒有動靜的許夢槐突然怯怯的觸碰準人瑞的情緒。準人瑞的心情一下子低落很多。

這孩子還是動物狀態。和她溝通的方式不是語言,而是像她用蟬鳴領域控制的蜘蛛或螞蟻那般,用情緒渲染。

她安撫著依舊四腳著地蹲伏著的許夢槐,「是,這是為了尤盛文準備的。他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不能只是死亡。」

好一會兒許夢槐才聽懂,她呆了好一會兒,才顫抖的呻吟,哭泣,然後咆哮,一聲又一聲,一聲又一聲。

終於對外界有反應了。

也是從這天起,她開始凝聚「皮膚」。

此界的鬼魂是這樣的。頭七之前,什麼都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任何生物,就是有個安全期能夠凝聚一層保護膜,沒有這層「皮膚」,鬼魂無法抵抗人間陽氣,日日會宛如活剮一般。

完全瘋掉的許夢槐沒能凝結這層皮膚。直到現在,才慢慢的長出來。

就算先喚醒的是仇恨也沒關係。最少是個開始。

 

等將Tff檔案完全清完,許夢槐清醒的時候比較多了,清醒的程度也比較深。現在她能暫時的用兩腳站立,雖然還是痀僂,可已經是非常大的進步了。

畢竟是在原版中成為第一任閻羅王的人。能夠堅持幾百年復仇到底,在身邊聚集舉世所有鬼魂的最強鬼王。

即使是完全瘋掉,還是本能的感同身受,公平正義獲得伸張時,她的喜悅是那麼的激昂而豐盈。

果然還是合拍的原主比較好。這樣為之努力的時候,才會感覺到充滿動力。

滿月陰氣最純淨的時候,準人瑞會將許夢槐放出來,牽著她去靈泉找公子青喝茶。大概是害怕人類,尤其是男人,反而對動物有好感。在公子青身邊時,許夢槐都很平靜。

她也不怕黑貓,連應該害怕的卯日,都表現了相當的和善。

「我就是為她來的。」準人瑞對公子青說。

公子青輕輕啊了一聲,同情的點點頭。「人類術士總是特別可怕。」

「是個道士。」準人瑞糾正。

公子青嗤了一聲,「那等詭徒哪有資格稱『道』?渣滓一隻。別侮了吾等遵道修行的妖怪。跟他師父一樣垃圾,他師父殺了條病龍,以為吞服如意寶珠可以成魔龍…結果只成龍一息就暴體而亡了。那個詭徒將他師父化龍的屍體碎剮帶走,還不死心,拿同類做實驗呢。」

…這段閒聊的資訊量太大了。

「做什麼實驗你知道嗎?」準人瑞追問。

「我知道得不是很清楚…」

準人瑞失望了,公子青又說,「我只知道A市那幾個人類的小崽子。太稀奇了,我們幾個同道…妖怪同道組團去看過希罕了。」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