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二

看著許夢槐四腳著地的邊笑邊追著卯日跑遠了,公子青才說了「奇聞」。

至於手術詳細,請參照「肉蒲團」。總之就是將化龍失敗的殘片「種」到看廣告找上門的尤盛文身上,效果非常顯著,簡直是一暝大一寸。於是吃好到相報,推薦同寢的同學一起去動了這個無痛的微創小手術。

只是後來的副作用他們無法承受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畢竟人類不是驢子,陰莖的長度是有極限的。暴漲到三十公分已經無處再生長,於是從尾椎爆出來,而且還不只一條。

這就是所謂「觸手」、「尾巴」的真相。

他們不敢就醫,怕被送到實驗室切切割割。急著尋找神祕的「醫生」,卻人去樓空--那時道士去回收另一個城市失敗爆體的實驗品,剛好錯過。

但如果只是這樣,還能夠等,是吧?

很不幸不是爆出「觸手尾巴」這麼簡單。慾望也暴漲許多倍。那麼多條也擼不過來吧大概…於是只好外出作案。

結果出師不利,還沒得手就被發現了。他們一起逃跑回宿舍,毫無辦法的相互幫助,總算是熬過這波慾潮,筋疲力盡的睡著了。

當中一個特別有潔癖的忍受不了這種龐大的壓力,將所有睡著的同學都摀著嘴刺死了,唯一逃過的只有睡不著悄悄去找「醫生」的尤盛文。

 

「居然會想種在那裡。」公子青搖頭,「龍性本淫啊,還是個化魔龍失敗的人類,淫上加淫。這些小崽子是怎麼回事啊?命根子也敢隨便動刀,該說佩服嗎?真不懂長短有什麼好計較的,難道他們的目的不是繁衍,而是想將雌性胃穿孔?」

準人瑞無言以對。

良久才悶悶的說,「我也不懂。呃,我是女性…雌性。」

「羅尊不會那麼弱智,我懂的。」公子青溫和的笑。

…人類被蛇這麼吐槽,同感蒙羞的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準人瑞扶額良久。之後的事情公子青沒有繼續追蹤…那當然,看完希罕就回來了,弱智有什麼好追蹤。但是之後的事情光想也拼湊得八九不離十了。

尤盛文應該是跟道士碰過頭了,可能不歡而散…而且道士可能很傲嬌的搞失蹤。於是到處亂竄找解決方法的尤盛文,一面追查「醫生」,一面到處強暴並殺害女人。

許夢槐就是不幸遇害的受害人之一。

而傲嬌到病態的道士充滿愛意的默默替尤盛文掃尾,順便將死者煉成魔頭並且毀屍滅跡。要不然尤盛文早就被警察揪出來,判上十個八個死刑…或者在中科院之類的機構切切割割了。

不能擱置不管了。

雖然她並不想同時碰上兩個變態,這不是沒有選擇麼?

她問黑貓,「戰力評估上,我能完勝那兩個變態嗎?」

黑貓真不想回答,順便以頭搶地。

「…沒有必要跟他們拼輸贏好不好?!」黑貓要哭了。然後可惡的羅硬讓他讀心。影像太可怕了,心腸其實很柔軟的黑貓受不住。

「除非,那條青蛇願意幫忙,還帶上那隻二貨雞。」黑貓有些自暴自棄的說,「那王八道士不足為慮,但是他擁有一卡車的魔頭。羅,不要小看魔頭。萬一被污染了,即使是妳也需要好幾個天文數字的積分才能清洗。」

準人瑞遲疑了。她自己怎麼拼都無所謂,畢竟她的各種死亡都不是真正的死亡,公子青可只有一條命,他修到這程度不容易。

「這怎麼會是問題?」公子青不滿,「磨礪道心就是要迎難而上。我守著靈泉守太久了,難怪遲遲不能化形。若是怕死就不要修煉…老死山林不是我的心願。」

「…讓我想想。」

 

最後準人瑞買了一輛越野車,將一家大小連公子青帶著走了。

當然,現在的她能縱狂風飛行,順便將黑貓卯日公子青捲包帶走都可以…然後到地累得要死,鬥法的勝率遠遠下降一大階…她看起來有這麼傻嗎?

縱狂風沒有比開車快,除了比較帥以外。

她早過了為了耍帥不要命的中二期。

黑貓沮喪的表示,他並不是全知全能的…跟魔沾邊的玩意兒他就會失靈。

準人瑞表示諒解,早習慣玄尊者關鍵時刻掉鏈子。

她偷偷去了警局「拿」了一點證物。警方查案還是很嚴謹的,在宿舍案發生的時候,也收集到一些尤盛文的毛髮。

這點毛髮想咒死尤盛文還差點意思,但是想占卜他所在方向就綽綽有餘。

其實搭飛機比較快…但她不知道要怎麼將卯日和公子青帶上飛機。問題不是瞞不瞞得住活人…公子青就算能淡定搭機,但是她沒把握讓卯日那二貨乖乖待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