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四

大道之初的產品皆是精品,品質有絕對的保證。

哪怕是充氣娃娃都是如此。

便攜式鈕扣型充氣娃娃,能夠用魂魄攜帶,自動生成生化人,只擁有本能。一個任務只能使用一個…除非損壞了,才能啟動下一個。

之前準人瑞只是買來備用,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用上了。

事實上,沒人這麼用的…真想玩分身有更堅固耐用的生化傀儡,可以用精神或法術遠端遙控,並且可以重複使用…當然價格也非常高入雲霄。

【Google★廣告贊助】

充氣娃娃的功能就是,避免以身飼虎而已,並不包括精神或法術遙控…最少沒人開這種腦洞。

但此界的準人瑞身分是什麼?她就是一個鬼。鬼魂修煉到厲鬼就有附身天賦,何況現在形同鬼王的準人瑞。

講白了,充氣娃娃就是沒有魂魄只有本能反應的肉體,照大道之初的規則,屬於該界事主的複製體,準人瑞的附身可以說是嚴絲何縫,一點違和都不會有…甚至不用全魂投入,只要一根頭髮絲般附著的意念就足以遠端操控了。

這和玄尊者能夠分身八百萬有異曲同工之妙,黑貓也的確提點過。

所以將尤盛文和道士都嚇出點毛病的,不過是個準人瑞遠端附身的充氣娃娃。能夠死一個再出現一個,也不過是隨身攜帶著另外兩個鈕扣大小、備用的充氣娃娃罷了。

那點魔氣相侵蝕大道之初的精品,真的還滿拼的。

但因為道士不知道,所以被調虎離山了。

 

尤盛文還是給他們造成了小小的麻煩。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準人瑞坐在車裡遠端操控充氣娃娃,黑貓恐嚇驚嚇尤盛文,讓他按路線逃跑。

但是這個殺了幾百女人的變態,卻有顆玻璃心,不堪負荷產生無數裂痕。機緣巧合下,化為龍頭人身的怪物,並且將封禁打破,導致出現在大街上。

有路人尖叫逃跑,但更多路人拿出手機以為是拍片。失去理智的怪物,滿心只有毀滅與殺意,發出一聲讓汽車警報器齊齊長鳴的咆哮,就要大開殺戒。

「人類。」公子青很不爽,衝著尤盛文吼,「半吊子閉嘴!」

他舞騰於空,額間的光絞擰成獨角,長吟悠遠,宛如低音炮般,所有聽到的人類都如痴如醉的呆立。化為怪物的尤盛文更慘,他整個倒在地上痙攣,根根汗毛豎立。

原本收得好好的「觸手尾巴」通通衝出體外,卻軟綿綿的癱著,並且流出可疑的液體。

「噁。」黑貓實在受不了,大腳一踢非常神準的將他踢入一里外的後車廂。

老子認了。黑貓自暴自棄。讓老子跟這玩意兒同車是對老子的侮辱。恩賜後車廂已經是佛心來著的…boss要關小黑屋還是變白貓都無所謂,別讓老子再多看他一眼。

準人瑞還在對戰狀態,最後是黑貓開的車。

咳出幾串黑煙喉嚨很乾的公子青,沙啞的叫卯日蹲在後車廂的方位,啼足了九九八十一聲,滌蕩一切魔氣,讓道士真正的抓瞎。

準人瑞抽回意念後,有點可惜白丟了一個鈕扣型充氣娃娃,但是結果非常滿意了。

難怪玄尊者說要帶上公子青和卯日。她沒算到尤盛文會化成半龍怪物,幸好公子青和卯日為她補足了闕漏。不然真要功虧一簣了。

「公子青太厲害了。」她讚嘆。

他不太好意思的笑笑,「都是祖上遺澤…聽聞祖上有龍的血緣,似虯獨角。我只是有點返祖現象…嚇嚇半吊子還行,其他還差得遠呢。」

…沒想到偶遇的蛇也有這麼大的來頭。這真的是「偶遇」嗎?天道您老人家要不要下來聊聊?

對這世道有多不滿啊您?

 

尤盛文清醒的時候已經恢復人形。畢竟他只是一時驚恐突然化形,跟某種貓頭鷹受到驚嚇會大變樣差不多…還不足以一直維持龍首人身的模樣,離化為魔龍也差得遠。

只是他趴在一張手術台上,四肢被捆死,脖子也被固定,動都不能動。

但是他空懸朝下的臉正好對著一個平板電腦,直播他看不見的角度。他的觸手尾巴根根僵直的固定著,既不能動,也縮不回去。

那個女人,槍擊他的女人,正滿臉厭惡的戴橡皮手套。

「…幹什麼?妳想幹什麼賤貨!他馬的信不信我X死妳破鞋!我非…」

那女人冷漠的像是片香腸一樣,將他一根「觸手尾巴」切下一小片肉。

「住手!」他慘叫,涕淚四溢,「快住手!」

那可不是真的尾巴,那也是他的當中一個命根子。

「被你姦殺的女人一定也喊過,『住手』。」準人瑞的聲音很輕柔,「你住手了嗎?」

然後她又斜切了一小片。

尤盛文慘叫,拼命想跺腳掙扎,可惜被綁得太緊了。還沒切完一根「尾巴」,他已經厥過去了。

沒事兒,扎幾針就清醒了。

「你以為我願意呀?」準人瑞嘆氣,「我戴了三層的手套,處理骯髒噁心的孽根我也很委屈好嗎?」她手下不停,刀攻極為優秀,每片幾乎大小一致。「但你殺了三百五十七個女人。光死亡無法消除你的罪孽。」

「好好享受吧。」

其實對他還是太仁慈。這些觸手塞入被害者所有能塞的地方,造成撕裂傷,甚至破壞內臟。

她實在辦不到,只能輕描淡寫的切切割割。

「殺她們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對!」痛到發瘋的尤盛文大吼,「都是她們的錯!都是女人這群崇拜大雞雞的賤貨的錯!要不是她們崇拜大雞雞…都是賤人、賤人!就是想幹這些賤人所以我才會上當被騙了!變成怪物都是破鞋害的!殺掉賤貨破麻有什麼不對!!我也一定要殺掉妳,爛貨妳等著…啊!!」

準人瑞面無表情的施展了雷華圓舞曲。雷電從尾巴的傷口灌入,尤盛文因此抽搐昏厥。

「這樣對待你也是的。」她的聲音很平靜,卻平靜得如此危險。「都是你這種垃圾,害我得了仇男癌,看到男人就煩,毀壞我對愛情天真的期待,和人性的信賴。偏偏這種罪行,通常是男人幹出來的…都是你帶累了你的同性,害他們時時要處在被我毀滅的可能裡…你要怎麼跟他們賠罪?吭?怎麼賠罪啊!!」

準人瑞並沒有一次就讓他死,甚至還做了適度的醫療。

那些觸手尾巴很神奇,被割掉還會再生。沒事兒,再割掉就好了。再強的再生力也是需要營養和生機支撐,並且能夠被消耗。

總有一天能夠被割到再也生不出來。

三百五十七條生命。便宜你了,因此你能再活三百五十七天。

除了第一天碎剮,之後準人瑞就煩了。她每天只來執行一次全體宮刑,就不管他了。麾下不收了幾個厲鬼?讓他們去換營養液和鹽水就好了。受驚嚇?關我什麼事。

等第三百五十七天尤盛文被割斷喉管,面目全非的他再也想不起別的,只感到解脫,輕鬆。

但他只慶幸了七天。

因為他發現,死亡不是終點。頭七他的鬼魂就被收入一個小葫蘆裡頭,並且交給了被他殺害的女鬼。

準人瑞會煩,可是恢復神智的許夢槐對處刑一直樂此不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