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八

準人瑞對這次的任務非常喜歡。

安逸穩定的生活,愛女如命的爸爸,始終如一非常可愛的少年。一直都是遊刃有餘的學霸,擁有破百萬人次的部落格,被許多不認識的人崇慕。

雖然是借來的人生,還是很值得珍惜。

唯一比較傷腦筋的是,高中三年飛一樣過去,她和薛濤雙雙考上某大醫學系,眼見都大二了,原身魂魄修復在即,少年居然還不分手。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的薛濤其實已經不算少年了,也不像國中時那麼漂亮,現在的他開始往陽剛發展。

在杜芊芊的記憶裡,這時候的薛濤偶爾會瞥向高挑豔麗的漂亮女生…早有渣男預兆了。

…呃,準人瑞承認,其實她也會偷看膚白腿長的漂亮女生。不覺得很賞心悅目嗎?她偷偷分析過,或許薛濤就是喜歡這款?人長大連喜歡吃的東西都會變,何況審美觀。

她非常平和的等待,但是薛濤卻一點動靜也沒有。依舊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她,純情的連吻都沒接過。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

很快的,她就知道哪兒不對了。

杜芊芊她爸羞澀的徵求女兒的同意,他想再婚了。

被掩蓋得最深的記憶終於被點燃、爆炸。

薛濤跟杜芊芊分手那個下午,她回家看到難得早歸的爸爸。爸爸緊張又小心翼翼的跟她說,「爸爸遇到喜歡的人。她是個很好的女人,會一起照顧芊芊的。芊芊說,好不好?」

回憶驟然斷裂。

準人瑞瞠目發現,她居然被原身魂魄「奪舍」,原身控制身體發狂的往外跑,第一時間進了電梯,搭到頂樓。

在即將跳樓的那個磨門特,準人瑞終於搶到身體控制權。

揮了把冷汗,謹慎的離開圍牆幾公尺。好險,差點功虧一簣。

然後準人瑞怒火大熾。她冷漠的對原身說,「我以為就算是豬也不會連續跳兩次樓。」,她真心想將杜芊芊拖出來掐死,「錯了,我侮辱到豬。」

即使已經緊急鎮壓,原身魂魄還是在左心房翻滾哭嚎,一點人話也聽不進去。

她說過嗎?她最討厭無理取鬧的小孩。

準人瑞將心神沈入右心室,她的魂魄驟然睜開眼睛,逼視左心房的杜芊芊。

半張美豔半張疤痕的臉孔,疤痕上的眼睛好像義眼般,泛著冰冷的琉璃色。她抓住杜芊芊魂魄的後頸,逼著面對面。

「承認妳就是喜歡爸爸,很難嗎?」準人瑞不同顏色卻相同霜寒的眼珠子和杜芊芊對視,「父母是孩子第一個神明,也是孩子的第一個體驗到愛的對象。這有什麼奇怪的?不要只用表面的心理敷衍別人敷衍自己。」

她彎了彎嘴角,沁出一個無比惡意的微笑,「直視自己,挖掘自己的內心吧。」

杜芊芊發出驚人的慘叫。

卻毫無辦法的直視自己深層的心理。

人的心理其實層次相當豐富。表面的心理層面往往是一種對自己和別人能夠解釋的合理。但往深處挖掘那就不一定了。

像是杜芊芊的表層。她想當爸爸和濤濤永遠的公主。想一直被捧在手心,被呵護、被疼愛。嚴重的患得患失讓她對爸爸非常苛求,苛求不遂異常失望,所以她攢著濤濤不肯放手。

但是深層呢?

她非常非常愛爸爸。愛到無法忍受任何人搶走他。哪怕是分一小角她都不願意。

「還有更深層。」準人瑞無情的說。

「不!」杜芊芊瘋狂大吼,「不不不!不要!」

她碎裂了。杜芊芊的魂魄碎成一片一片,像是滿地晶瑩的,月的淚光。

「蠢。」準人瑞嗤笑,「有什麼好羞愧的?男孩子幾乎都經歷過戀母階段,女孩子也差不多啊。孩子本來就是要在父母身上學到各種情感,這就是父母存在的意義。居然會把這種情感跟罪惡感掛鉤,也真是夠可以的了。」

她俯身撿起碎片中最小的碎片。紅得近似黑,美麗得像是寶石的靈魂碎片。

對於深愛父親感到深刻的罪惡感,不斷的不斷的將之掩藏在心理最深處。然而不斷的不斷的感到痛苦。

「愚蠢的公主。」準人瑞搖搖頭,將碎片帶回右心室,魂魄閉上眼睛,重新掌握身體。

…幸好她眼睛睜得快,晚個五秒鐘就要被電擊了。

準人瑞在急診室驚出一身冷汗,然後被她爸的熊抱差點勒昏過去。

她感謝這些年沒把無雙譜放下,肋骨異常健壯。
準人瑞大人在這世界多待了兩年,將碎了一地的杜芊芊涵養回來。

原意她就不是想毀滅杜芊芊。只是,若是原身怎麼都不願意面對自我,那就得自我放逐,遠去國外慢慢的,一點一滴的磨掉這點靈魂碎片。

過程自然非常痛苦。在原版本她是成功了,但那真是運氣破天。

準人瑞不想賭。

因為杜芊芊在國外十年,她爸焦慮擔心老得不只三十年。而杜芊芊跳樓死了,傷心欲絕的她爸根本連第二年都活不到。

這太不公平了。

乾脆的,置之死地而後生吧。打碎重組,拿掉她的痛苦之源。

沒問題的。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她寫過直指內心這段,非常有把握。
薛濤還是沒跟她分手。

直到大四那年,他說出讓準人瑞差點心臟病的話,「其實,妳不是芊芊。」肯定句。

準人瑞承認自己演技非常不好。因為她嚇掉了懷裡能當兇器的書。

注視著一直這麼溫柔、乾淨的眼睛,準人瑞實在沒辦法騙他。「…什麼時候發現的?」

「高中。」薛濤有些傷心,「其實國三就已經…對吧。」

她太好了。太冷靜,溫和,理智。跟她在一起充滿寧靜。

準人瑞靜默,「其實,我還是杜芊芊。只是,杜芊芊是一號人格,我是二號人格。」

嗯,換個角度說,其實也不算說謊。是鄰居嘛,一個左心房,一個右心室。

薛濤張大眼睛,「…雙重人格?!」

「是啊。」準人瑞痛快應了,「我和她是彼此認知的那款。不過我是因為某種緣故來的,或者某種緣故我又會消失。所以沒有說明,對不起。」

「不會的。」薛濤斬釘截鐵,「人格不會無故消失。」

準人瑞沒有跟他爭辯。薛濤後來不斷的問她叫什麼,被糾纏不過,她說她叫做「瑞」。

呵呵,也不算錯嘛。差點成為人瑞,很祥瑞的。

只是,還是覺得很對不起他。

算了,這些讓杜芊芊自己處理吧。準人瑞很不負責任的想。
原身魂魄終於拼好癒合了。

準人瑞多留了一會兒,看著她能掌握身體,然後跑去公司,自然而然的撲進她爸的懷裡痛哭。

公主醒了。是說,公主也有很多種啊,又不是只有公主病。

相信她會成為優雅知性的那種。

準人瑞放心的離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