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一

命書卷拾貳 你不認識的她或他

 

格子貓尊者和準人瑞沈默的看著唯一的檔案。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以下犯上還能有啥好,唯一檔案是必然的。但是…

打破窒息般的沈默,準人瑞開口,「我不知道,原來危險度的顏色還有七彩的。」

「沒事。」斜格子紋的黑貓平靜的說,「其實我也是頭回看到。」

【Google★廣告贊助】

事實上,標籤上的顏色是流動的,如晚霞般瑰麗幻化無窮,並不真的是歸整的七彩。

分類也很有趣,是為「未來」。但這分類可太廣了。為了照顧來自不同時代不同文化的執行者,通常都是以他們的本世界的認知畫標籤,對準人瑞來說,就是她離世時的「未來」。

可「末世」是「未來」,「星際」也是「未來」。這個「未來」實在太奧妙了。

「不要緊的,」黑貓安慰她,「上回的任務噱海了,夠妳死個五六次。」

可向來抱持樂觀態度的準人瑞卻很想說,恐怕炁道尊會讓她「死不足惜」,積分可能不夠用。

所以這次她更謹慎的確認了藥物槍彈是否充足,公子白和公子青的蛇蛻,荊棘也早早的幻化到紅寶石戒指上形成戒台,鈕扣型充氣娃娃是否攜帶上了。

雖說上個任務上線就掛了,但後期還是非常有用的不是?

 

做足了一切準備,結果上線也險些掛了。

道尊上司的怒火特麼的可怕。

她被條西方龍(?)的龍尾掃到牆上,只差103點血就掛了。滿場都是怒罵和哀號,人群像是秋後的稻子一片片的倒下來。

然後紅寶石戒指乾脆的不見了,手裡握了根木棍,棍頂還長了幾片樹葉和小花兒。

「特麼的范余妳到底會不會補?!」一聲怒吼在準人瑞耳邊炸起,「不會玩補師就不要玩!馬的智障!」

準人瑞接近反射的回嘴,「小智障說誰?」

「智障說妳啊說誰?!」

這孩子打嘴炮都不會,看這可憐的。原本湧起的一絲怒火也平和了,準人瑞甚至笑了笑。

雖然看不到紅寶石戒指也感覺不到,但是加強檢索功能還是很強悍的。一下子就發現罵人的是他們團長,小中二一個,已經躺屍了。

躺屍還能說話,此刻應該不是現實。

「不要死!死不得啊!」黑貓驚慌的喊,「這兒死也要扣積分!」

「有沒有人性?還有沒有人性啊!」準人瑞大罵,忙著翻包包灌各色藥水兼拔腿就跑,「敢不敢給我五分鐘看資料?敢不敢讓我知道我現在是誰能幹嘛?敢不敢?」

「祭師啦!妳可以給自己補血!」黑貓的嗓子都牽絲了,哀得那一個淒涼。

補師?準人瑞往腦海一搜尋,心口一涼。是的,技能表滿滿的補血技能,從瞬發到需要吟詠半分鐘的大聖療術都應有盡有,還有各色buff技能…但是戰鬥技能只有一個「懲惡術」。

她倒是將自己的血補滿了,但是在場百人團已經趴下九十九個,唯一還站著的就是她這個虛弱的補師。

最糟糕的是,身後那個跑起來地動山搖的西方龍(?)咆哮著追殺過來了。

即使加了疾風術,原本短腿的補師也沒快到哪去,而狂暴化的西方龍大概十秒後就會追上她。

「別怕!」黑貓鼓勵她,「牠的血只剩1%!沒有多少了…」

「那到底是多少血?」準人瑞靠著地形和走位迂迴著躲避西方龍的吐焰。

「…不到十萬。」黑貓弱弱的說。

聽起來好像不是很多,準人瑞也大致熟悉了施法方法,吟唱後特意將懲惡術砸在西方龍後頸血肉模糊的要害上。

暴擊!

跳出一個極大的…「-30」。

但是被龍焰餘波波及,準人瑞腦袋上面飄出了個「-3000」,血嘩啦啦的又是血皮。

「不到十萬?!」準人瑞怒吼。照這種豌豆般的攻擊,她得跟牠磨到什麼時候?!

「這隻黑龍是不死不休的主。」黑貓焦慮,「而且照計算妳跑不過牠…只能看看能不能宰了牠。積分還是很珍貴的,能救就救一點吧…」

這是場堅苦卓絕的戰役,觀者落淚思起傷心。準人瑞幾乎把所有的戰鬥經驗和身法素養全用上了,時時命懸一線,最慘的時候只有八滴血。到後來完全放棄只能打出三十點血的法術,拿出包裹裡的白板刀劍貼身砍了…因為要害攻擊三倍傷害,加上砍在同部位會有重傷加成甚至出血加成,最高能砍出五百。

最後這條西方龍大部分是被自殺--不死不休的西方龍跟著上吊橋,而跟十輪大卡車一樣大的西方龍實在沒估算好吊橋最高負重,而翅膀早就受傷到不能飛了。

於是牠踩塌了吊橋,像塊石頭似的掉進深深的溪谷,砸出一個大坑。

至於準人瑞呢?別傻了,她是補師,擁有最多的補血技能和最豐富的增益狀態。當中有個漂浮術,她才敢這麼玩。只是很不優雅的摔倒…戰鬥這麼久心力交瘁了。

「我覺得我乾脆讓牠殺一次還比較划算。」準人瑞異常疲憊的說。

「不。妳在這裡死一回扣的積分是真正死亡的八成。」黑貓心灰意冷的說。

「…靠北喔!憑什麼?」準人瑞又驚又怒,「這不過是個全息網遊!!玩網遊哪有不死的?」

黑貓欲言又止,最後自暴自棄的嘆了口氣,眼眶又溼潤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