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三

最終善良的準人瑞還是沒下手…看見玄尊者那張可憐的斜格子臉就下不了手了。

只是跟原主的便宜兒子通過電話,她額角爆出青筋,一回頭發現玄尊者逃之夭夭追之不及,她就懊悔太心慈手軟。

這任務太爛了。

不,不是說原主的身體太破,也不是嫌原主太老…再怎麼破爛怎麼蒼老,經過孟蟬的摧殘後,比較起來范余娟還算不錯了…除了長了個腦瘤實在還算是個健康的後中年太太。

也不是因為窮,在多才多藝的準人瑞看來,沒錢不算事兒。

【Google★廣告贊助】

七彩霓虹燈的標籤、意味不明的任務目標,發完脾氣也不是不能按耐性子想辦法達成。

讓她決定放棄的,是便宜兒子的態度。

直到搶救過來第三天,便宜兒子了無音訊。準人瑞不得不打電話給他,一直都直接轉語音信箱。她卯起來打給兒子的朋友、同學,輾轉了半個班的人才通知到他--同學上遊戲通知他打開手機防干擾,她才打通給便宜兒子的電話。

想跟自己兒子連絡居然需要一個下午。她真為原主悲哀。

「幹嘛?我正忙!」不耐煩的聲音傳過來。

準人瑞深吸了一大口氣,拼命控制怒火,「不是說,要回來吃飯?」

電話那頭沈默了一會兒,「喔,我忘了。明天吧,可以嗎?媽,我現在真的很忙!…靠北喔,你們瞎了喔!是不會跑位喔!幹,又死一大片…」

準人瑞的左手在不鏽鋼桿上一握,捏出清晰指痕,語氣有點緊繃,卻還算平靜,「明天不行。我住院了…」

話被粗暴的打斷,「特麼的靜靜死了!靠,這樣妳高興了吧?!住院又怎麼樣?生病又怎麼樣?告訴醫生啊,告訴我幹什麼?我又不會看病!…」

手機有點脆弱的被準人瑞捏成幾截了。所以混帳東西後面說了些什麼不清楚。

反正無所謂,特麼的恁祖媽不幹了。原主也是個蠢貨,為了這種叉燒不如的東西,還浪費自己剩餘的靈魂。

在她看來,范余娟對那小混帳已經善盡為母的義務了。沒少他吃沒少他穿,為了養活他,每天天不亮去批魚回來零售,十根指頭完全不能看了…在科技如此發達的時代有著根除不了的風溼。

這死孩子卻覺得母親待他很冷淡,傷透了他的心。

喂,你媽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家務全都包,累死累活,還指望她笑臉迎人…你誰啊?奴隸主?

不幹了不幹了,誰愛幹誰去。

 

當天準人瑞就出院了…畢竟紅寶石戒指裡的培元丹.改也不是放假的。比孟蟬世界更好的是,這個世界還有中藥行…雖然也是沒落的厲害,終究還是有的。

而且,中醫古方還是很神祕很受追捧的。

回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將傳了好幾代的攤位給賣了。然後把家裡能扔的東西全扔掉,做了一次徹底的大掃除,將范淵的房間鎖起來…眼不見心不煩。

之後認真的把培元丹藥材辨認清楚、湊齊,炒了幾鍋確定無誤,直接把丹方賣給最大的藥廠…這倒是很快,大藥廠收購祖上古方動作非常迅速確實…尤其樣本如此神奇。

這讓準人瑞心情好了點兒。不然還得去研究程式或小說,兩者都很燒腦不是?

最後她將那台破舊的感應艙直接資源回收了,買了一部豪華全新版。

是的,她就是不幹了。她就是要開開心心舒舒服服的怠工。

這個時代多有意思啊,全息網遊盛行,甚至國家支持!至於是什麼原因,擺爛的準人瑞也懶得知道了。只知道感應艙甚至被當作輔助醫療器材,像是她的藥方中就包含「全息感應艙不低於十六個小時」。

想想吧,朱訪秋時代她空在全息遊戲裡幾十年,除了拼命讀書還幹了啥?什麼也沒玩到!白白來了一遭!

這次她可不這麼傻了。

 

「…羅,喂!羅!」消失了一個多月才敢出現的黑貓呆掉了,羅整個氣色紅潤,小心翼翼的練著無雙譜,原本擁擠陰暗的家整個寬敞明亮起來,「范余娟」的生命氣象為之一新。

但是她卻再沒理會過真正的任務目標范淵先生。

「羅,你知道小孩子有時候就是這麼熊…但妳不應該就這麼放棄掉他呀!他是任務目標!」

正在看書的準人瑞漫應著,「我沒有放棄他…我還記得幫他匯錢到帳戶呢。」

「…養小孩不是只有付錢就行了!」

準人瑞翻過一頁,「他也不是小孩子,二十歲,成年了。」

黑貓被這一堵,啞口無言。「不,不對!任務目標是『讓范淵步上人生的正軌』!」

「所以呢?」準人瑞優雅的啜了口紅茶,「我該打他?罵他?將他掄牆一百遍?沒用的,他是個成年人,我們要慢慢來。」

她對黑貓溫柔的一笑,「聽我的。我養過太多子孫了。先不要管他。」

這溫柔一笑讓黑貓忍不住的打了個冷顫。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羅應該暴跳如雷,應該逮誰掄誰牆,不應該如此平靜。

「我怎麼覺得,」黑貓嘀咕,「妳就是再不想管他了呢?」

玄尊者。準人瑞默默的想。其實有時候您也擁有野獸般的直覺。

「怎麼可能。」她泰然自若的給格子貓尊者倒了杯紅茶,「不過是戰略性冷戰罷了。放心,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

準人瑞的溫柔讓黑貓感覺到深淵般的寒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