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五

亡者榮耀那群小中二,其實準人瑞不看在眼裡。

她會徒步趕路,主要是她身上沒有錢。而榮耀之路的傳送陣貴到靠北。

其實吧,原主在遊戲中說不上呼風喚雨,但也是混得小有名氣…是個邀約不斷的副本指揮和牧師。

若不是她脾氣太壞,說不定會很搶手…但是她帶團時的風格實在太尖銳太蠻橫,讓許多團隊對她又愛又恨,往往拓完荒就付錢結算從此再也不見。

但是她當主補就非常出色,並且沈默,所以邀她主補比副本指揮還多得多。

【Google★廣告贊助】

嗯,需要說明一下榮耀之路這個全息網遊世界。

只有一個種族,就是人類。職業也就是戰士系、盜賊系、弓箭槍手系、法師系四大類。

牧師是法師系中的一轉職業。同樣是補師的還有薩滿和德魯伊…相較起來,牧師反而是數量最少的。

這得提到榮耀之路一個超級坑爹的設定。所有的技能,只有指向技沒有指定技。

近戰的的戰士系或盜賊系沒什麼大問題,近距離砍總不能砍不中。弓箭槍手系有被動技能名為「瞄準」,多少能夠提高準確率。

法師系就可憐了。

柔弱的法師沒有瞄準這個被動神技,必須要站定吟咒施法,手一歪就可能打偏到十萬八千里去。至於地圖砲式的AoE,不好意思,需要的法力很多,一天或幾天才能施法一次…威力越大,技能冷卻時間越長。

所以可能法師擺了半天的pose,唱了半天的法術,終於把大火球唱出來,咻~的一聲,剛好哥布林往旁邊一步,於是轟轟烈烈的大火球打到旁邊的無辜行道樹。再次擺pose,哥布林已經逼到眼前毆打你,然後你再也沒能施法成功,憋屈的被毆死了。

弓箭槍手系就算沒能決戰千里之外的將怪物打死,最少他們身輕如燕,跑速是所有職業之冠,能夠邊跑邊調戲怪慢慢風箏死。法師系跑速是所有職業之末。

所以,以攻擊法師為職志的,要不就是非常有毅力,要不就是非常有天分,然後有固定團照顧,不然真是非常稀少。大部分選擇法系的還是往奶爸奶媽的道路走去了…最大宗是薩滿,因為可以穿鎖甲,可以插治療圖騰,不容易死還能幫忙敲怪貢獻點攻擊力。

其次是德魯伊,穿皮甲,血多皮厚,能夠跟近戰並肩,補血量小,但多半是瞬發,也不容易失手。

牧師…很尷尬。

服飾最飄逸,技能最聖潔燦爛,但是布衣薄如蟬翼,血少腿短,通常都小心翼翼的在二十碼以外施法,補血量多,但是幾乎都要吟唱…而且因為太遠,又不能指定目標,往往容易補錯,或者是乾脆的miss。

你能想像在主坦九死一生的生死關頭,然會主補牧師手一滑,補血miss嗎?或者是乾脆補到旁邊滿血的刺客嗎?

最糟的是,作為榮耀之路唯一有團補技能的牧師,技能的冷卻時間是三天。而且補血技能的仇恨值都相當高,但是薩滿和德魯伊都能扛幾下等主坦將怪引走…牧師扛不了,只能無助的等死。

更別提,牧師那悲情的唯一攻擊法術「懲惡」,幾乎斷絕了所有單練的可能。

於是牧師成了二十人以上大團才會帶上一個的buff專用機。最少在進入戰鬥前上buff不會miss,就算miss也無傷大雅,補上就行了。

所以牧師通常是花瓶。

如此可以得知,原主身為牧師,卻能夠成為常被外聘的主補是多麼的厲害。

之所以這麼厲害、賺錢無數的主補,會身無分文,就是因為她將賺來的錢全默默的寄給了她那便宜兒子。

瞧瞧,這就是慣兒子。別開玩笑了,準人瑞會這麼慣那個小中二嗎?

當然不。

她徒步北上就是想去王都,那兒跟全榮耀之路世界相通的拍賣場。

準人瑞想來個大換裝。

 

「…我記得妳是牧師,法系。」抵達王都拍賣場,黑貓忍不住開口了。

「我是。」賣掉幾把倉庫裡堆著的魯特琴,準人瑞漫應。

「法系重視的是智慧對吧?其次是精神!力敏法袍是什麼鬼?!然後妳居然買法劍!在所有法系武器中,它加成是最低的!」

「但是基礎攻擊最高,而且這把法劍還額外加了力量。重量…也是牧師掄得動的。」準人瑞脾氣很好的回答。

黑貓啞口無言,「這樣妳的懲惡威力只剩下一半。」

「是啊,打黑龍從三十點血降到剩下十五點。」準人瑞聳聳肩,「降好多哈。」

換完裝後,準人瑞揮了揮劍,原地跳了跳,自我感覺異常良好的進了競技場,申請個人競技。

五分鐘後,對方哭著投降。

畢竟應付一個滑溜如泥鰍,總是砍不中但對方總能砍中你,被凌遲的非常崩潰,而且,人家還是個柔弱的牧師…誰都會想要哭著投降。

只用一個巴掌就將敵手的寵物老虎玩得團團轉的黑貓傻眼。

「…羅,妳是牧師…吧?」

「榮耀之路的自由度很大的。」準人瑞點點頭,「既然有力敏布衣的存在,那當個牧師劍客應該也可以。不然,這類裝備設計出來幹嘛?我不相信這麼精巧的全息網遊會設計出沒用的裝備。」

「…說不定他們就是隨機亂湊屬性呢?」

準人瑞對黑貓神祕一笑,「但對我相當有用,不是嗎?」

這是個非常擬真的全息世界。當然,她不可能在這兒練無雙心法。但是,花架子似的無雙劍法和身法還是能夠有很好的效果…雖然都是歸於「普通攻擊」。

可攻擊要害照樣有三倍的傷害獎勵。

她覺得會在此玩得相當愉快。

的確如此。

只是她打了一個禮拜的競技場,卻讓對手個個增添了心靈深刻的傷痕,也榮獲了「凌遲者」、「剝皮魔」這類的綽號。

因為她總是不痛快的給人致命一擊(因為攻擊力實在不夠),卻瑣瑣碎碎的砍人無數普通攻擊,讓人哭著崩潰投降之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