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六

「我不懂他們哭什麼,」準人瑞搖頭,「一點都不疼好嗎?只有受損感,能夠意識到自己少了多少血而已…崩潰個啥子啊?我就是不懂。」

黑貓默然無語。其實這跟疼不疼一點關係也沒有。所有的人玩電動的時候,腎上腺素飆升,哪怕是不是全息網遊,依舊會有很強的帶入感,看到自己的角色血線陡降都會腦充血。

何況是代入感更強的全息網遊。能夠更清楚的明白自己中了多少刀,hp一洩千里…尤其是榮耀之路除了以受損感代替痛覺,其他反應都跟現實沒差很遠…長於和平的玩家不崩潰才怪。

聽完黑貓的心得,換準人瑞無語了。

【Google★廣告贊助】

「明明是遊戲。現實和遊戲他們分不出來嗎?」

黑貓安靜了很久,「羅,所以,妳把每個任務都當成遊戲嗎?」

「當然不是。」準人瑞發笑,「每個任務都是真實的。我很認真好嗎?」

「那麼妳為什麼消極放棄呢?這是很多人,很多很多人的性命和未來,一個世界。」

準人瑞停下腳步。「我沒有。我的確討厭任務目標,打算怠工…但是並沒有放棄任務。」

她蹲下來,望著格子貓臉上美麗的眼睛,「玄,你不明白親子間的複雜。原主待任務目標太好、太寵了,想要那熊孩子回歸正軌,需要來點震撼教育…相信我。」

黑貓安靜了好一會兒,嘟囔著,「…我怎麼覺得妳還是在敷衍我呢?」

準人瑞微微一笑。是的,我就是在敷衍你。

其實如果將任務仔細理解,就會明白,這個任務既困難又簡單,並且沒有脫離之前任務的範圍。

記得嗎?改版中范淵會痛苦放棄人生放棄一切,是因為他媽媽被他放了次鴿子掛了。所以只要原主好好的活過死劫,大概不用多做什麼,他就會自動原版的命運。

當然,可能完成得不好,但是大約能夠合格。

是的,準人瑞覺得自己也是夠混蛋的,置原主耗盡魂魄的遺願於不顧…但她就是這麼討厭那個熊孩子。

明明是被撫養的小鬼,從來沒自己賺過一毛錢。跩得二五八萬似的,只有自己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最要緊。

說開了也不過是,想當媽寶,可惜媽媽個性太冷靜,當不成就各種鬧脾氣耍性子。

也就只有親媽會這麼慣他…馬的她就是不想慣這熊孩子。

於是,在她在王都登記戶口一個月後,「宛如深淵」寫信跟她借錢時,準人瑞笑了。

這個「宛如深淵」其實就是范淵。其實他一定知道「范余」就是他媽,不然誰有那閒情逸致不斷給自己白寄遊戲金幣。可他裝不知道,有時候缺錢了也會寫信來借。

據聞他上國中後就不讓老媽跟他同個遊戲,就算同個遊戲也不相認,甚至跟他密語都會大發脾氣,覺得很丟人。

真可憐。那個沈默寡言又非常愛你的母親,已經永遠不會回來了。準人瑞默默的想。

所以她回信給借錢的宛如深淵,「似乎你不曾還過一分錢。」

然後脆弱的熊孩子將她刪了好友。

準人瑞做好了被迴響整的準備。可是卻異常緘默,毫無波動。

所以說,什麼樣的情感都有其額度,哪怕是母愛。說不定范余娟會將靈魂燃盡許了那個願望,也不過是最後的責任和債務,完了就是完了。

 

「他發了好大的脾氣。」黑貓納悶,「跟現實的同學吵架,跟全息網遊的朋友吵架,還兇了他的女神…為什麼?他明明身上還有很多金幣,沒有必要跟『范余』借。」

「這樣撒嬌兒要不得。」準人瑞淡淡的回答。

「…哈?」

「所以說親子關係你不懂。」

黑貓深深的感覺,準人瑞又敷衍他了,而且還不太認真。

但是的確沒有當過人家祖宗的黑貓也束手無策。其實他最討厭的就是這類任務。關鍵不在附身的原主身上,而是要原主去影響任務目標。

問題就在這兒。世界上唯一能夠正確控制的只有「自己」。

只可惜這個任務的目標沒有切入的關鍵點,只有目標的母親能夠切入。

更糟糕的是,又有菜鳥出包了,他得去緊急支援。

他心如死灰的跟準人瑞說,「羅,有個世界被玩得快掛了,我得去支援,妳…」

「放心。」準人瑞點頭。

每次聽到「放心」,他都覺得本尊需要吃顆強效救心丹之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