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七

準人瑞知道黑貓其實不能對她有什麼限制,但是他不在還是讓她自在多了。

畢竟,玄尊者為她做了許多,搞到現在還是格子花紋。可以的話實在不想讓他難過。

說起來愛嘮叨的小黑貓心腸實在比她好得多了。

所以半年後,范淵差點缺課太多被踢出學校的時候,準人瑞能夠非常冷酷的斷了他的生活費。

這才第一次面對面的看到便宜兒子…說真話,要不是她確定這個世界的毒品打擊非常有效率,她都以為便宜兒子吸毒得快死了。

瞧那誇張的黑眼圈,蒼白的像是吸血鬼似的臉色,充滿血絲的眼睛。

【Google★廣告贊助】

感應艙雖然也充用作醫療的一環,甚至上線可以代替睡眠。但一天十六個小時就是極限了。

這熊孩子起碼有一個禮拜沒下線…或者更多。

凡事過猶不及。她從來不信靠營養劑就能在感應艙長期健康的生活。

所以熊孩子對她大吼大叫時,她一點也沒生氣…因為這孩子連吼人都中氣不足,走路直晃了。

趁他吼叫時,準人瑞炒了盤蛋炒飯,做了個青菜豆腐湯。不管多討厭熊孩子,她還是不會用餓他們來懲罰的。

「我勸你最好尊重食物。」看他揚手,準人瑞異常冷酷的說,眼神殺氣逼人,「要知道,即使文明如此發達的時代,依舊有人在飢餓邊緣。」

范淵突然覺得,眼前的母親,非常陌生,陌生得讓人膽寒恐懼。他的手僵住,像是被凍結般。

「坐下,吃飯。」準人瑞淡淡的說。

范淵沒有動。直到準人瑞抬頭瞥了他一眼,霜寒冷淡的一眼,讓他不由自主的坐下來…差點因為腿軟沒坐準。

等他吃完,準人瑞才開口,「你知道已經成年的孩子要怎麼得到父母資助嗎?很簡單,乖乖上學就可以了。如果你覺得上學沒意義,那就養活自己吧。我發現你四肢健全智力良好,我實在想不出來你還有什麼啃老的理由。」

范淵憤慨的抬頭,「妳以為是我自己想來這個世界嗎?!是妳未經同意生下我!」

準人瑞發笑,笑得那麼的冷,「我相信你媽跟老天爺訂購的也絕對不是你這樣的啃老族,只可惜老天爺不接受退貨。」

「還有,剛剛你說錯了。你說你媽只會叫你讀書,就是為了將來賺大錢好養她…別傻了,范余娟可沒這麼沒出息。她對你的期待只有養活自己…可我覺得你連這點都辦不到。」

「行了。我不想對你說教。你已經留級了…還想得到我的資助的話,就去上課吧。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月考不通過,你就乖乖出社會謀生吧。」

范淵震驚迷惑的看著她,看了很久很久。「…其實妳早就想這麼說了對吧?妳早就想甩掉我了,對嗎?從那個賣豬肉的想娶妳被我攪黃了以後…」

賣豬肉的?準人瑞拼命回想,才有了點非常模糊的印象。可見范余娟根本沒當回事。

「呃,是早就想說了。」雖然只是猜想,「如果不想被人甩掉,就少做討人厭的事情。我不懂你們這些男人,一點都不懂。拼命測試自己親愛的人有意思嗎?」

準人瑞逼視范淵,「拼命惹她們生氣,拼命觸犯她們的底線。目的卻是很好笑很荒唐的想得到保證,保證不管什麼情形下,對她們再怎麼壞,她們也不會離開。這簡直,太無聊了。」

驚恐到極點的范淵轉身就逃了。

真可笑的傢伙,太可笑了。對世界上最愛他的人是那樣予取予求,卻還是覺得永遠不夠。輕蔑自己的母親,輕蔑的母親的職業,怨恨出生在貧窮的單親家庭。

全世界都對不起他,特麼的。

所以準人瑞非常愉快的將便宜兒子扔到心房之外。

第二天,便宜兒子打了電話給她,寄給她一張在課堂自拍的照片,證明他去上了課,準人瑞也痛快的匯了錢。

所以說,便宜兒子也沒有他表現的那麼硬氣。

但那又跟她有什麼關係?他能夠對著原主大小聲、嫌棄這嫌棄那,還不就仗著當媽的人放不下。

可惜他媽死了。真是太可惜。

 

準人瑞倒是過得很愉快。不管是現實生活還是網路生活,都挺有趣,完全是渡假。

其實她也承認榮耀之路實在太好玩了,難怪自制力薄弱的人會沈迷。因為這是個非常真實的世界,真實的像是更簡單、優化的任務世界。

當中甚至很詭異的有點兒天道的氣息。

她有點懷疑這是否從哪個世界拷貝過來的簡潔版。當她削制魯特琴的琴胚差點將自己大拇指削掉時,她看著冒出來的血納悶。

跟現實一般無異的傷口、血管分布,止血點。

跟現實不同的治療法術…乃至於所有法術。

最有趣的就是很奇幻的法術其實都有非常符合邏輯的學術系統。法術建模甚至需要用到數理化等等學問。

這很有意思,卻也讓在圖書館埋首幾個月的準人瑞感到很困惑。

可惜黑貓不在。這也是她唯一會想念黑貓的時候。

打斷她這種非常哲學的思索的,是一則全伺服器的廣播。

全伺服器廣播事實上只有系統公告,和某些有錢無處花的大爺的特權。畢竟一則伺服器廣播的大喇叭只有商城出售,而且限量供應,價格還是特麼的貴。

萊因德:殺人如殺魚小姐?呃,鯊魚小姐?還是魚販子?不管是哪個名字,魚小姐和我連絡可以嗎?

很顯眼,因為全伺服器廣播會出現在視線左上方,那是關不掉的。

會吸引準人瑞的注意是因為,「殺人如殺魚」、「鯊魚」、「魚販子」都是原主
曾經用過的遊戲ID。

尤其是「魚販子」,曾經非常有名,但那是四十幾年前的事情了。

她承認,非常好奇。所以她回密了,「我是。但請問你是誰?」

好一會兒萊因德才回密,「…所以妳真的姓范名余?這是妳真正的名字?我是三角函數啊!」

還勾股弦呢三角函數…呃?

這不是,不是范余娟的…「宿敵?」

「也不都是敵對啊!」萊因德抗議,「偶爾也會同陣營。」

「偶爾。」準人瑞啼笑皆非,「所以?你想討皮癢?」

「不不,我發現我們這次是同國,相同陣營。」萊因德異常開心,「所以我們合夥大幹一場吧!」

「…我覺得兩個六十歲的老太老頭搶銀行沒前途,你不覺得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