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一

所以,萊因德說,「我和我兒子吵架了。」準人瑞立刻低頭看著睡在他懷裡的小星星,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他說的是現實生活裡的親生兒子。

此刻他們剛滅團了一群意圖清場的青少年,屍體還沒釋放靈魂呢。屍體雖然不能說話不能密語,但是拼命的在當前頻道用文字洗頻。

雖然很可能立馬有大批人馬來復仇,但是在碧藍湖畔,她還是默默聽他傾訴了…即使他總是開了頭就停不下來。

於是她知道,萊因德的兒子比范余娟的兒子大兩歲,在他兒子十二歲時,他老婆忍受不了沒有愛的生活,毅然和他離婚…然後帶著兒子嫁給萊因德的上司。

到現在萊因德還在付前妻贍養費。

【Google★廣告贊助】

兒子常對他抱怨,都是他的錯。只埋首工作,忽略了他媽媽才導致家庭破碎。內疚的萊因德不知道如何彌補,只能塞錢給兒子。

但是兒子這回卻是要他說服他的「爸媽」,因為他想結婚。

可兒子還在讀研究所,尚未自立,這婚從何結起。而且女方要求房子車子和大筆聘禮,不說繼父拒絕,他媽更不願意,連萊因德也被這復古到不行的要求震驚了。

於是大吵一架,最後兒子粗暴對他吼著「你不是我爸」,揚長而去。

「我想都是我的錯。」萊因德很沮喪,「我不該因為爸媽逼我結婚就結婚,還把個無辜的小生命帶來世上。他小時候不這樣的…」

準人瑞望著他,「所以,你外遇了?家暴了?賭博喝酒吸毒不賺錢養家?」

「不!」萊因德非常震驚,「我怎麼可能這麼不負責任?結婚後我每天玩遊戲不到兩個小時!園區工程師不是人幹的活妳不知道嗎?何況又有了孩子…養小孩是很忙的。」

準人瑞揉揉額頭,「我不懂,你錯在哪?沒人是完美的。小孩子不是天使,父母也不是神明。」

「或許是我不該答應離婚。」萊因德沒什麼底氣的說。

「人家都把下家找好了,你不離幹嘛?抱著老婆的腿哭?」準人瑞笑了一聲,很冰冷理智的說,「十歲的孩子就能選擇跟老爸還是老媽生活吧?他選了你前妻,不是你。」

「妳幹嘛說這種扎心的大實話?!」萊因德帶著鼻音吼。

「沒辦法,我就是誠實女士。」準人瑞聳聳肩,「而且我要提醒你,他已經成年了。過去已經過去,你不能為他做什麼。成年子女想從父母這兒獲得房子車子銀子,我建議還是等遺產。」

「不然你是害他。成年子女不滾出家門吃苦奮鬥,莫非你希望他們永遠趴在你身上吸血嗎?你不可能永遠活著,我們會老會死,說不定還有意外。他們得先學會用自己的一雙手。」

萊因德瞪大眼睛,吃驚的看著她,「喔天啊,妳兒子對妳怎麼了?妳是遭了多少罪才有這樣冷酷的大澈大悟?愛呢?親愛的魚,愛呢?父母子女間的愛呢?」

「愛是雙向的。」準人瑞起身,從包包裡掏出魯特琴,「快站起來,現在愛不能拯救我們,雙腿才能…快跑啊!」

烏鴉鴉的人群已經舉著刀槍弓箭法杖衝過來了。

最後疾行術還不足以拯救他們,必須跳湖逃生…畢竟看起來很靜謐美好的碧湖底下滿滿的食人魚,他們能水遁靠的是小星星的龍威,對方可沒半個養龍的。

只是湖面太大,他們差點力竭淹死,還是小星星活拖死拽將他們拽上岸。

談心真是個技術活。準人瑞感慨。尤其要慎選時間地點才行。

他們倆躺在岸邊草地喘氣。天空很藍,白雲慢悠悠的滑過,小小的野花搖曳著。

「…他曾是我的小星星。」萊因德有些哽咽的說。

準人瑞嘆了口氣。「所以你現在又有了個小星星。」

聽到自己的名字,小星星將頭塞在萊因德的肩窩。要不是太累,準人瑞真想走開…盯著人哭實在很不禮貌,萊因德又太真性情。

她能做的也只是將臉轉開。

其實,走過那麼多世界,她就沒見到哪個世界認真將家庭關係納入教育系統。學校不教,一代代的家庭功能越來越退化,惡性循環。

其實沒人天生會當父母。然而社會對父母的要求也讓人無所適從,再好也不夠好,再壞,也能被原諒。

這還有點邏輯嗎?結果就是父母子女都受罪。

總覺得,人類文明進化的道路實在還很漫長,無比漫長。

 

雖然之後萊因德再也沒跟她提過現實的事,但準人瑞對他的容忍度的確提高很多。

現在他怎麼喋喋不休準人瑞都能淡定以對了。

因為現在的萊因德面臨更嚴峻的考驗。

小星星升成二星階了。重量和力量大增,戰鬥形態有頭牛那麼大,而且,他不太會控制力道。

萊因德正在費力的訓練他控制力,結果令人鼻酸。

現在他就被撲過來的小星星撞出去,慘叫著化成天邊一顆星…真的摔死化成白光了。

她決定去重生點等他,畢竟目測重生點比較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