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三

黑貓默默的跟著準人瑞慢跑過大半個南區。

雖然所在的城市算是很小,但是規劃和大城市沒什麼兩樣。高聳如山的大樓,空出來的大片安全島、小公園。道路像是行走在峽谷中,直接日照不多,風大。

空氣不算太好,天空也有點暈黃。但也還是健康範圍內,很少有紫暴警報。

此間的環保不叫做環保,叫做「種族自救」。光這點就讓準人瑞感到此間世界最少相當誠實並且務實。

【Google★廣告贊助】

坦白說,地球不需要人類拯救。因為地球的開始和結束可能跟人類都無關。生命的開始和結束於地球也無意義。

破壞生態對人類而言,也只是縮短人類這種族的時限。再多好聽並且崇高的口號也不過是,人類繼續破壞環境就得提早滅絕種族了,所以必須自救。

所以她並不討厭這個誠實的世界。

停下來休息時,暈黃的月亮懸在樹梢,果然,有點兒像檸檬…檸檬切片。

小心翼翼跳到行道椅,觀察羅真的平靜下來,黑貓說,「羅,咱們談談吧。」

「好像咱們談談總是你被呼悠瘸了?」準人瑞嘲笑。

「呿。」黑貓唾棄,「羅,別想轉移話題。是的,妳和范余娟有些地方很相像…但妳終究不是她。不要為她亂發火。」

「剛你還說我就是她呢,現在又這麼說,自己不會混亂嗎?」準人瑞嗤笑一聲。

黑貓啞然片刻,「這是他們母子的問題。范淵雖然可惡,但是范余娟也不是全然無辜。妳不要太討厭范淵,這不公平。」

「我又不是天道,並不需要考慮公平。」準人瑞淡淡的說,「是啊,我能明白,范淵沒有什麼大錯,但范余娟也沒有不對。說穿了就是母子的情感頻道不在同一個,簡單說就是個性不合。」

「范余娟的情感太內斂,實在沒辦法抱著孩子親親說愛你小寶貝,也不會說睡前故事這類實在太蠢的事,她甚至不會教小孩。范淵卻希望自己擁有別人家庭有的一切,就像教科書般規範的『美好家庭』『完美母親』。」

「我懂。但是,我終究基底是個老太太,是人家的母親和祖媽。我感同身受,自然會站在范余娟這一邊。注意,我曾給那死小鬼許多機會,從來沒有真的關上門。如果他希望我能哄他,那別傻了。」

「我不會那麼做。抱歉我就是個偏心任性的老太太。」

黑貓捂臉半晌,自暴自棄的吼,「都是妳兒孫寵壞了妳!妳就是個被寵壞的祖宗!」

準人瑞卻沈默良久。黑貓抬頭,卻看到她陷入一種,溫柔的惆悵。

「…他們倆都比我早走。」她頹下肩膀,「但是直到他們走了,我雖然悲傷,卻也暗暗鬆了口氣。他們都是,一輩子堂堂正正的好人。其實我,不適合當母親。」

在檸檬色的月光下,準人瑞似乎,沁滿悲傷。

她驀然站起來,轉身慢慢的跑上小路,像是滿滿的、寂寞的月光。

 

那天她沒再上線,而是美美的睡了一覺,一夜無夢,醒來神清氣爽。

然後她才發現手機滿滿的短訊洗頻。

這是個很有趣的app,可以視為榮耀之路專屬的line。只要是榮耀之路加了好友,就能從遊戲裡傳到手機,或是手機互傳。

她在榮耀之路只有一個好友,二貨龍爹萊因德。

所以她回了短訊,簡單的說,「沒事。」甚至加了個笑臉符號。萊因德火速回了個笑臉符號,終於不至於洗暴她的手機。

上線後,萊因德有些笨拙的說,「小孩子總是腦子不太健全,大人必須包容…不然早氣死了…哇啊~」

撲上來撒嬌的小星星將他頂飛了五公尺。

「…有進步。」準人瑞淡定的替去掉半條命的萊因德補血,暗暗心電感應,「玄尊者,將嘴巴閉起萊,不然要流口水了。」

「我好像知道為什麼妳愛跟他們鬼混。」黑貓悶悶的回答,「生活總是需要有些驚奇。」

「友誼。是友誼。」

「………」妳能收起看待喜憨兒般的憐愛眼神,我就相信是友誼。黑貓默默的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