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四

原本以為到此為止,但是這世界的孩子真是超越她的想像。

某天早上,她提著一大籃菜,半路上就讓個年輕人堵住了。

漂亮英俊,身材高挑,開著一輛可以買棟樓的豪車,熱情友善的想載她回家。

你是不是傻?還是以為我是真傻?要不是加強檢索顯示了這是萊因德的兒子秦祥麟,她就將他拍扁在旁邊的牆上好嗎?

用把妹的招數招呼老太太,怎麼看都像變態殺人狂。這孩子腦殼下真有腦漿嗎?

【Google★廣告贊助】

「孩子,這裡是紅線。」看在萊因德的份上,她善意提醒,「五分鐘後就會被鎖死等待拖吊。」

此界的交通警察是分外有效率的。

「范太太!」秦祥麟急著喊,「我真的有點事想跟妳談談!」

能跟我談什麼?準人瑞狐疑。本來不想理他…結果驚駭的發現,他居然是那個女主靜靜的男一。

這麼多任務世界,她真的很少能和平的和改版男主面對面。考慮了幾秒,她同意…在一百公尺遠的速食店跟他談談。

坐在嘈雜的速食店,明顯感覺逼格不夠的秦祥麟一臉尷尬,裝著的逼也搖搖欲墜。準人瑞想笑,稚嫩的像是剛破殼的小雞,卻意圖撐起優雅和格調,實在是很難不笑。

這小破孩的意圖很簡單,不管言語裝飾的多麼華美,就是想告訴準人瑞,跟他爸萊因德談談戀愛無所謂,但是結婚太複雜也不可能,希望她能尊重孩子們的願望。

準人瑞真是啼笑皆非。在他開口之前,她已經隱密的按下手機的錄音。原以為秦祥麟要跟她談男一男二和女主間的情愛糾葛,誰知道居然是子虛烏有的屁事。

「等等等等。」準人瑞無奈,「你是否誤會什麼?我跟萊因德還沒見過面呢。」

「快了。」秦祥麟微笑,「從虛擬到現實,通常都是從手機開始。我爸可沒有一整天給人撥手機的習慣。」

孩子,臉上笑著,手卻握拳是哪招?果然是小破孩。

「首先,你能安心一下下,我對萊因德沒有意思,我們就只是朋友。第二,」她睥睨的看著秦祥麟,「你爸想跟誰談戀愛結婚,那都是他的權力。就算你們有血緣關係,他還是個成年人。」

她有些興趣缺缺的將自己那杯咖啡的錢擺在桌上,提起菜籃。

「等等!」秦祥麟扯住了籃子,「妳要多少錢?」

準人瑞真的笑了,無奈,感到無窮的荒謬。「你覺得你爸爸能賣多少?我理解,畢竟你爸只有你一個孩子,你繼父也只有你一個孩子。為了錢你也不想你爸再婚。」

她終於沒忍住變色,「垃圾。」

將他的手臂一扭,然後猛然的將他的臉壓在桌子上。秦祥麟慘叫了一聲,忍住痛吼,「羞不羞恥?都這麼老了還想著結婚?還不是看上我爸的錢?你不替自己想也替深淵想想?」

真是令人失望的男一。她就覺得奇怪,改版中那個高富帥聰明智慧家財萬貫的男一,為啥成天泡在遊戲裡當「大神」,哪家研究所這麼清閒…從來沒見過他去上學,居然能名列前茅,這真是太神了。

改版作家的智商和邏輯真是太令人絕望。

「特麼的滾。」她猛然壓了手,秦祥麟更慘叫一聲,「再來煩我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然後她提起菜籃離開。

當然,她還是被警察傳去做筆錄。之所以沒將他掄牆幾百遍,就是因為眾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不好實現。她敢動手自然是力道把握的很好,並且那小破孩拉住她的菜籃不放,有搶劫的嫌疑。

好了,都是誤會,她也願意大方原諒那小破孩。

於是調解成功,除了秦祥麟異常不滿,大家都很和平的接受這個結果。

 

「頭痛了吧?誰讓妳發那麼大的火還動手!」黑貓端著托盤過來,上頭有著藥和水,「別以為妳很健康!」

強撐著從警局回家就垮成一堆的準人瑞捧著頭,吃了藥後呻吟,「別念了,我頭疼。」

黑貓強忍著不說話,卻見她虛弱的拿起手機,將秦祥麟的語音檔一刀未剪的直接寄給了萊因德。

「我、我以為妳會保護喜憨兒的脆弱心靈,將這事兒瞞起來呢…」黑貓瞪大眼睛。

「為啥?」準人瑞納悶,「我跟他兒子起衝突當然要讓他知道實情。不然友誼的小船豈不是說翻就翻?」

黑貓被問住了,「呃…我也不知道。我以為是你們文化圈的風俗習慣呢。總是為某人好然後隱瞞實情導致一連串的誤會什麼的。」

「快忘掉這種愚蠢的情節,省得你也變蠢!」準人瑞被自己太大的聲音搞得頭更疼,「坦誠才是人際關係最好良方。」

「那妳怎麼不寄給你兒子?」黑貓不解,「他們是同個戰隊的,都在競爭同一個女主角。」

「想聽實話?」準人瑞捂著額頭。

「那當然!」

「因為那熊孩子不是我的朋友。」準人瑞笑得一整個幸災樂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