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五

果然腦袋還是有顆不定時炸彈,不能隨便發脾氣。

是的,那個小破孩真的讓她動怒了。

她承認,自己總是喜歡想太多。有些看似定則的鐵律也會再三思考。像是家庭、父母子女、親屬等等關係。

父母的責任義務非常明確,將孩子生下來就要盡力的將他們扶養成人。過程中最好性格相合、彼此喜歡。萬一不幸個性真的不合,但也能保持禮貌盡量容忍。

【Google★廣告贊助】

長大以後的孩子就該離開家,獨立自主。或者成立家庭,或者不,但這是他們的選擇,父母應該尊重並且放手。

父母子女只是同行一段人生路的夥伴,最終還是要走向各自不同的方向。

她是這麼想,也是這麼幹。

所以她實在不能明白其他人為什麼總是希望能夠控制孩子一輩子。催著他們結婚,催著他們生子,然後孩子忙著小家庭的時候,開始悲傷孤獨寂寞冷。

這不是廢話?誰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時好嗎?求仁得仁有什麼好悲傷的?

再者,既然已經完成了養兒育女的大業,為什麼不能夠開心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她真的不懂。

可反過來,子女也像是永遠不會斷奶似的想要情感勒索父母,她也不能明白了。她還是羅清河的時候,有個六十二歲的朋友想再婚,被她的兒女罵得狗血淋頭,說她孫子都要上大學了,還想跟男人上床,不要臉什麼的。

最後他們倆差點淨身出戶才結成了婚。也沒見哪個孩子孝順養他們終老,一直都是他們倆老相互扶持。

這算什麼?任何人格獨立的成年人都應該有獨立處理情感和婚姻的權利。當父母的被教育不能棒打鴛鴦,為什麼當子女的能夠插手父母的情感?

年紀大了就沒人權了?

她和萊因德的確只是單純的朋友。但是想不想再婚跟能不能再婚大不相同。那小破孩真第一時間惹毛了她,逼她久久不出的護短冒了出來。

黑貓張嘴卻啞然,半天才疲倦的說,「羅,妳、妳的想法也不算錯…但是家庭關係據我所知並不是那麼簡單。」

「所以我才不懂,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非要搞得那麼複雜。」準人瑞捧著頭抱怨,「理智點不好嗎?人人都要感情用事,最後還不是被利益打敗。其實最簡單回歸純粹親情的方法就是,父母再不給小孩留下遺產,通通回饋社會捐掉了事。」

「羅不要異想天開。」黑貓無奈,「妳也沒這麼幹啊。」

「那是因為我死得太快。」準人瑞任性的說。

準人瑞明白這種格格不入應該是她自己的問題,她也沒想要別人照她的想法做。

所以隔天只是默默的看著異常難過消沈的萊因德。

「…非常抱歉。」萊因德低聲說。

「又不是你對我說那些屁話,有什麼好道歉的?」準人瑞有些不耐,「你是你,他是他,你們是兩個人好不好?」

結果低沈了幾天的萊因德,上線時像是吃了炸藥。

原因是秦祥麟的繼父寄了一個影像檔給他。至於內容,準人瑞沒看到,但是應該很錐心。

「我在他眼裡,只是個枯燥、無趣、無能,只會巴結他的廢物。」萊因德怒火中燒,「有兩個爸爸居然是他拿來討女孩子同情心的素材,好值得說嘴!我呸!那手操作還妄想當職業的?他還是砍掉重練吧!…」

黑貓同情的看著語無倫次的萊因德,悄悄的對準人瑞說,「繼父大人的諜報工作厲害,是多段影片精華剪輯呢!要看嗎?我可以弄到喔!」

「不用。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了。」準人瑞嘆息。很多剛成年的孩子總是要來這麼一段,鄙視年華不再的父母,總覺得他們單調乏味又無知。

「…所以我們讓他們瞧瞧什麼才是職業級吧!」萊因德憤怒又激情無限的說道。

「哈?!」準人瑞矇了。她是否漏聽了什麼,才會有這麼奇葩的結論?

總之,暴怒的萊因德準備狙擊準備參加挑戰賽的「戰狼戰隊」,不管怎麼樣都要將他兒子的戰隊刷下來。

「等等!冷靜點!」準人瑞覺得問題開始嚴重了,「我們只有兩個人!戰隊要五人,並且要有兩人候補,最少要七個人啊!」

「雇人就行了,反正都是擺設。」他非常豪氣的一擺手,「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不要畏縮,魚販子!讓他們瞧瞧我們中年人的志氣!不要當爹媽的人不是東西!」

他和小星星一起指著天空呼喊,非常激情也看起來超級傻。

準人瑞和黑貓一起目瞪口呆,齊齊湧起一股濃濃的不祥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