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六

然後萊因德就發瘋了。

他一直堅持老骨灰的格調,寧可餓死也不買遊戲幣。但是突然大批購買榮耀幣,要知道榮耀幣的幣值跟現實貨幣幾乎是一比一。

「萊因德別瘋了!」準人瑞阻止他。

他眼神卻很堅毅,「沒事的。墓地、葬禮、健康保險、養老院…這些錢我都準備好了,甚至安樂死的錢都留下。放心,又不是建立戰隊俱樂部,這麼點錢不算什麼。」

萊因德吐出一口氣,「這些都是我自己賺的錢,我想要活著的時候愉快的使用。現在,就是我最愉快的用法。」

【Google★廣告贊助】

「爽完就死嗎?」準人瑞嚴肅的看著他。「預留安樂死費用」讓人很不安,雖然她知道此界安樂死是合法的。

「別傻了。」萊因德發笑,「這世界美好的事情那麼多…為什麼我要為個狼崽子去死?」他的笑容有點扭曲,因為剛升級為三星的小星星跳上他的肩膀…堅持了一分鐘他還是倒地了。

三星階的小星星有隻小牛寶寶那麼大,難為他顫顫巍巍的站在他爹肩膀上,可惜他爹還沒換上力量裝備好撐起他。

「你還是先把裝備準備好再幫小星星升階吧。」準人瑞憐憫的說,一面刷著各級治癒術。

 

然後她也見到了戰隊另外五個成員。清一色的…召喚師。

「…我不懂。」看著他們兩隻戰寵以上就手忙腳亂,這樣的隊友真不是對面派來的嗎?「他們有什麼用?」

「他們只需要將戰寵五隻召滿,自動攻擊,站在那兒等死就行了。這就是他們團戰時的功能。」萊因德非常樂觀的說,「然後我們就能收割對方的人頭了。」

這是何等天真的想法。

大概是準人瑞的眼神太鄙夷,好像隨時要放棄治療,萊因德趕緊說,「別別,不要覺得不可能好吧?挑戰賽的賽程有兩種,第一個是雙人組,第二個是五人組。雙人組我們是不可能輸的,關鍵是五人組團賽。」

「對面只有五個人,拜託。戰寵?別鬧了,我們有小星星,還有妳的格子貓。對面就算帶不死鳥或鳳凰都沒用啊!」

準人瑞肩膀一疼,被觸碰到心靈傷口的玄尊者,面目猙獰的也用爪子在她肩膀上製造傷口。

「你為什麼不抓他?又不是我說的!」

「我想。但我不能。」黑貓咬牙切齒。「我是守法的大道之初一員。」

準人瑞一默。畢竟黑貓落到格子貓的地步,她終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所以默默忍了。

只是萊因德一擲千金的大換裝,黑貓差點將眼睛瞪出來。

「羅,難怪妳會把積分給耗掉一半多。」黑貓不可思議的說,「之前你們根本就是裸體上陣吧?」

準人瑞呵呵兩聲,「其實,競技場還沒死過。」

黑貓滿腦袋問號。

「就是,打了幾次架。」準人瑞含蓄的說,「有個小白目硬要買小星星,那怎麼可能…小白目揚言要見萊因德一次殺一次。嗯,我們讓他改變了主意…畢竟他掉了好幾級。」

「羅。」黑貓逼視她。

「他的保鏢比較多。」準人瑞辯解。

黑貓揮手不讓她再說,「妳跟我發誓,再不這麼做。」

「放心吧,」準人瑞笑容燦爛,「王都百里內大約沒人敢跟我們動手了。」

這讓黑貓有股強烈的不祥感。他顫顫的搜尋…發現羅和喜憨兒在京畿赫赫有名,是為「剝皮雙煞」。因為他們總是喜歡凌遲為樂,不給人痛快死(其實只是單純攻擊力不足)。

多麼充滿土匪氣息,儼然一對雌雄大盜。

「好歹顧及一下咱們大道之初的榮譽呀!」黑貓掩面。

「綽號又不是我取的,這個鍋我不背。」準人瑞決然的說。

「…………」

 

挑戰賽報名非常熱烈,即使要計入競技場勝率,還是有幾萬戰隊報名。明明同時有上萬個戰隊在比賽,但是小星星戰隊的觀戰區還是第一時間滿了…卻都是為他們的敵方加油。

「你們這個人緣…羅,妳老實說,你們到底做了什麼?」黑貓的頭都疼了。

「其實我真不知道。競技場打贏太多人?還是打了幾次群架將幾個城捲進去?不想加入任一公會?還是人想清場我們反而清了他們?…」

「行了行了,我不要聽。」黑貓泫然欲泣,「拜託不要死。貸款需要boss簽名…我不覺得他會簽。」

「說起來不該將他掄牆…一次。應該多掄幾次才對。」準人瑞懊悔。

「閉嘴!」黑貓憤怒了。

不知道是對面太業餘,還是黑貓太憤怒。雙人組時只靠小星星和黑貓就滅了對方。五人組時才輪到準人瑞補刀,腿短的萊因德還沒趕上。

萊因德大聲歡呼,遞了幾顆魔法寶石慰勞小星星,並且掏出一條烤魚想給「格子咪咪」。

然後他就讓黑貓撓了一爪子,被氣勢洶洶的黑貓追得跑了半個王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