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八

在改版中,戰狼戰隊崛起於挑戰賽,堅苦卓絕的擊敗幾個從職業聯賽淘汰出來的前職業戰隊,以及背景雄厚資金也非常雄厚的新興戰隊。

當然,當中並沒有小星星戰隊。

之前新聞炒得沸沸揚揚,其實這群菁英不在意。只有小公主靜靜半開玩笑的說,萬一要對壘時,看在伯父伯母年紀那麼大的份上,還是要溫柔點。

要知道,戰狼其實就是公主與騎士團的組合。即使在公主面前會硬繃住風度和氣質顯得和樂融融,底下暗潮洶湧可是沒停過。

【Google★廣告贊助】

順著公主殿下的玩笑,已經有人恭賀秦祥麟與范淵即將成為真正的兄弟,卻沒有仔細思考騎士團其實早就是表兄弟的親密關係。

秦祥麟和范淵表面溫和的笑著,私底下已經快將牙咬碎了。

在沒人看到的地方打了一架,最終實力接近同歸於盡。打這一架的起因也很無厘頭,秦祥麟問范淵的媽還要不要點臉,為了錢硬巴著他老爸,范淵二話不說往他的臉砸了過去。

還沒對戰就分崩離析,差點就沒能晉升百強。還是靜靜發現情形不對,淚流滿面的泣訴並且灌心靈雞湯,為了心愛的公主這才都消停了。

 

跟秦祥麟打過架後,范淵遲疑許久,還是打電話給他媽了。

準人瑞接到電話真是分外詫異。

自從放牛吃草後,這孩子的成績節節上升。畢竟不給生活費這樣的核武還是異常有威力。

不過生活應該過得很緊張…跟其他成天泡在遊戲裡的同儕,必須把成績顧好又得趕上其他騎士團成員的等級並不容易。

然後這孩子僵硬的跟她寒暄。什麼天氣新聞有的沒的無意義寒暄了五分鐘。

「嗯,」準人瑞不忍心,「我記得我們好像是母子,有話應該可以直說,不必客套的。」

范淵安靜了好一會兒,準人瑞都以為他斷線了,他開口時有些哽咽,「我、我準備放棄繼承權。這樣妳跟他結婚的阻礙,應該就比較少。」

「…你說什麼?!」準人瑞覺得她聽錯了,或者那熊孩子腦筋搭錯線了。

「秦祥麟那混蛋反對,不就是因為錢嗎?我放棄繼承權,那應該就沒事了。」范淵有些哭音,「我、我已經成年了。我會去助學貸款,而且我也能自己賺錢…」

「從遊戲賺錢嗎?」準人瑞笑,無奈的,「不可能的。你的天賦不在遊戲。」

「…妳什麼意思?!為什麼總是這樣?為什麼妳總是要在我夢想上潑冷水?!」
范淵暴怒了。

「這真是你的夢想嗎?」準人瑞淡然,「還是那個女孩才是你的夢想?但那女孩的夢想是你嗎?亦或是你也只是女孩的幾分之一呢?」

「妳、妳居然監視我!」范淵有點心虛的怒吼。

「呿。」準人瑞鄙夷,「你們天天佔據榮耀之路日報的娛樂版,我想不知道都不行吧?再說,你畢竟是我的,兒子。」

范淵驚慌失措的掛了電話。

準人瑞無奈的望著手機,嘀咕著,「沒禮貌,連再見都不說。」

黑貓掩面,「妳為啥不能好好講話?明明他都先軟化了態度!」

「這還不夠呢。」準人瑞斯文的笑笑,卻讓黑貓感到一股無比的陰寒。

準人瑞不再理他,只是專心致意的寫戰報。每回對戰不管對方是強是弱,她都將對戰寫得格外精彩刺激,偶爾還會配上插圖,讓小星星戰隊的部落格維持一定的新鮮度,不但訂閱人數飆漲,並且募到不少遊戲幣,讓萊因德的經濟壓力減緩。

成立戰隊是非常花錢的事情。尤其是挑戰賽之時,沒有廣告贊助,沒有金主,什麼都沒有。

但是裝備要錢,藥物要錢,食物飲料等等,全都要錢,並且要最好的。越到後期競爭越激烈,誰不是天才誰不是榮耀寵兒,別人有的裝備你沒有,那真的要輸了。

小星星升到三星階的材料就是個天文數字。之所以不升四星階,就是因為關鍵材料需要打一個世界boss,目前沒有擊殺記錄。但也幸好沒有,不然萊因德真要宣佈破產了。

同隊的五個招喚師,王獸也要提升到二星階吧?那又是一筆巨款。加上裝備什麼的…準人瑞真覺得萊因德遲早要完。

所以她募捐遊戲幣而不是現實幣。畢竟遊戲裡出個十個五個金幣感覺沒什麼,可榮耀之路有上億遊戲人口…當中有萬分之一慷慨解囊都很可觀了。

有了錢的萊因德一點都沒體會準人瑞的苦心,他花了大半只求一把神話等級的法劍…幾乎能力壓全伺服器當前最高武器的攻擊力。

為了這把神話級的法劍,那任務真是做得死去活來,並且讓黑貓異常暴怒。因為在這神話及任務當中,準人瑞不慎死了一次。

「為了個數據化的虛擬寶物!妳說值得嗎值得嗎?」黑貓暴跳如雷,「再死一次就破表了!!妳以為炁道尊會讓我們貸款嗎?會嗎會嗎?!」

準人瑞欣賞著靄靄內含光的古樸法劍,「放心,會的。我若魂飛魄散,他的氣只能憋著了。」

黑貓張大了嘴,好一會兒才沮喪的閉起來,蹲在牆角畫圈圈。

都給你們玩好了。他自暴自棄的想。反正我就是最單純的夾心餅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